六大快遞公司派送費集體上漲 專家:短期沒有上調基礎
2017/05/19 09:05 | 來源 / 澎湃新聞

  加盟制快遞公司試圖用上漲派費,來增加網點及快遞員的收入。近日,澎湃新聞獲悉,圓通、中通、申通、韻達、天天、百世等六家快遞公司已經給網點下發檔,計畫6月1日起將每票快件的派送費提高0.15元。

  “通達系”快遞公司及天天快遞、百世快遞的這一集中上漲派送費的做法,引發外界廣泛關注,部分公眾誤以為快遞費即將上漲。

  前述多家快遞公司都告訴澎湃新聞,此次上漲快件派送費與消費者支付的快遞費無關。

  “大部分商家都是包郵的,派費調整對消費者的快遞費支出沒有任何影響。”百世快遞方面稱。

  據瞭解,對於每票增加的0.15元,快遞公司總部是劃撥給網點還是直接獎勵給快遞員,各家的做法不一。韻達的做法是將上漲的派送費通過系統給網點,由網點決定如何派發給快遞員。天天快遞方面告訴澎湃新聞,如果快遞員裝了“天寶”系統,上漲的派送費直接給快遞員,有些偏遠地區的快遞員沒有安裝“天寶”系統,則將上漲的派送費劃撥給網點。

  中國物流學會特約研究員楊達卿表示,目前看,六家快遞上只是針對內部派送費的上調,不涉及上調快遞價。楊達卿進一步表示,雖然六家快遞商約占國內電商快遞市場約60%份額,但不觸及《反價格壟斷規定》有關消費者的違規行為。

  百世快遞方面告訴澎湃新聞,公司希望提升消費者的服務體驗,進行了派費調整,屬於內部正常的業務旺季調整,對商家端影響不大,消費者方面則可以感受到更優質的快遞服務。

  快遞投資者、快遞專家趙小敏向澎湃新聞表示,六大快遞公司的這次派費上漲集中行動,仍未擺脫5年前就形成的網路運營思維。趙小敏建議,快遞公司的.基本運營思路應該從總部為中心向以市場和網點為中心轉變。

  上漲快件派送費穩住網點“軍心”

  過去一年,隨著中國幾大民營快遞企業紛紛上市,對服務品質提出了更高的要求。在以罰代管、利益分配失衡的情況下,快遞公司總部和網點的關係趨於緊張。

  業內人士認為,“通達系”快遞公司及百世等聯合上漲派費,是快遞公司總部對快遞網點及快遞員的補貼行為,同時也希望借此機會提升網點服務品質。

  雙壹諮詢曾總結過快遞基層網點的三種“死法”,分別是收不到件被“餓死”、派件量大被“壓死”、處罰過多被“罰死”。因此,這一派費新政尤其有利於派件量遠大於收件量的網點。

  2017年2月,春節剛過,多家快遞公司的網點出現快件大量積壓的情況。隨即,加盟制快遞公司總部與網點的關係,以及服務水準引發外界廣泛討論。

  緊隨提高派送費而來的是快遞公司總部對網點服務品質的更高要求。今年3月15日,天天快遞就從派費、面單兩個方面進行調整,加大對網點的扶持力度。天天快遞當時表示,取消基礎派費等級考核,實行業務量指標和末端服務品質考核。派費和服務品質嚴密掛鉤,對各網點的服務品質提出了極高的要求,有利於各網點重視派送服務品質,提升最後一公里的派送能力和派送效率,進而提高全網的穩定性規模效應。

  中國物流學會特約研究員楊達卿認為,實際派費上漲後,一些快遞員的收入未必真能上漲。目前,快遞企業普遍實行以罰代管的粗放式管理,派費上漲後,可能為追求品質的罰款也將增多。

  從中國物流與採購聯合會於2017年4月發佈的2017年“中國電商物流與快遞從業人員調查”顯示,電商物流快遞從業人員中,74.6%的人月平均收入在3001元至5000元,20.44%的人月平均收入在5001元至8000元。

  直營模式快遞公司順豐此前披露,公司自有員工月度平均薪酬約為8600元,勞務派遣月度平均薪酬約為6400元。

  一名北京的“通達系”快遞公司的快遞員告訴澎湃新聞,他每天派送的快件約為60-70票。據此計算,如果這上漲的0.15元派送費全部進入快遞員的帳戶裡,該快遞員的收入每月大約能增加300-400元。

  楊達卿向澎湃新聞表示,幾家主要的加盟制快遞公司集中上漲派送費,是民營快遞企業的自律也是自救。民營快遞尤其加盟式快遞企業,由於人力、房租等成本上漲,使得加盟商下的快遞員業務激增收入難增,造成一線快遞人流失率居高不下,基層不穩。而民營快遞底薪+計件提成的收入結構下,普遍“重收件,輕派件”,但城市非核心商圈和欠發達地區快遞員都呈現“收少派多”,需要把竭澤而漁式的模式轉向放水養魚,讓一線快遞員增收。

  專家:快遞費短期內無上漲基礎

  派送費上漲的下一步是快遞費上漲嗎?

  楊達卿認為,公眾之所以關注此次六大快遞公司集中上漲派送費,或許是誤以為快遞公司要聯合漲快遞費,或者擔心接下來要快遞公司要漲快遞費。“消費者擔心的道理,就在於當快遞企業派費等增加了,就意味則人力成本上漲了,利潤攤薄了,未來或通過漲價來彌補。”楊達卿稱。

  楊達卿認為,快遞企業調整派費不無顧慮,一則擔心引發客戶商家憂慮,從而造成客戶流失,因此快遞公司需要與商家達到利益平衡。二則一家快遞公司提高派費,可能引發友商一線流失,需要與友商行動一致。“因此,這次集體調整派費,是一種集體自律。同時,基於改善一線生態,也是放水養魚搞自救。”

  多名專家向澎湃新聞表示,短期內中國民營快遞企業沒有上漲快遞費的動力。

  楊達卿認為,目前快遞費漲價的產業環境還不成熟,民營快遞企業競爭依然是膠著狀態,更多企業依靠量和規模謀求發展增量和搶佔市場時,盈利暫時還不是最重要選項。

  趙小敏也認為,現階段快遞費很難上漲。趙小敏進一步表示,從市場份額、企業現狀、服務能力、業務增速等方面看,“通達系”快遞公司及天天快遞的快遞費都沒有上漲的基礎。

  趙小敏向澎湃新聞表示,“通達系”快遞公司的市場份額總體呈現下降趨勢,現階段如果漲消費端價格,市場份額將加速下滑。“接下來,中國民營快遞公司之間的競爭,將逐步進入品牌和服務制勝階段。”

  楊達卿也認為,“通達系”快遞企業讓基層生態穩定後,提高服務品質,並對快遞服務產品結構分化,低價買的是低品質服務,高價買高品質服務。“這是市場發展的必然趨勢。”楊達卿補充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