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東青島78歲老人照顧智障哥哥 28年不離不棄
2017/03/20 12:03 | 來源 / 半島都市報

  在這座城市里,在我們的身邊,生活著很多普普通通的人,他們工作在各行各業,也許說不出什麼大道理,也沒做過驚天動地的大事情,但是他們每天都在勾勒並演繹著自己的故事,帶給我們溫暖、感動或者前行的力量。從今天起,半島全媒體記者將用鏡頭和文字記錄身邊的平凡人物,書寫身邊一個個動人的百姓故事。

  青島城陽區上馬街道上馬社區有一個特殊的家庭,78周歲的劉景垿和75周歲的妻子孫道芳在長達28年時間里,始終和另一個人共同生活,那就是他們的大哥劉景垣。劉景垣今年80周歲,自幼智力殘疾,生活不能自理,一直未婚。父母去世後,劉景垿夫婦就主動將大哥接到家里照顧。這期間他們還經歷了兒子突發腦溢血不能自理,但苦難沒有擊垮這對老人,他們對大哥的照顧依然是無微不至,不離不棄。

  像照顧孩子一樣照顧大哥

  近日,記者來到劉景垿老人家中。劉景垿夫婦和大哥劉景垣住在三間平房里,劉景垿夫婦住東屋,劉景垣住西屋。“大哥,洗手吃飯了!”中午,孫道芳做好午飯端上飯桌後,到西屋裏喊大哥劉景垣吃飯。此時,劉景垣老人正躺在炕上津津有味地看小人書。劉景垣起身來到東屋吃飯,“你洗手了?”“洗了。”“我怎麼沒看見?”被弟弟揭穿後,大哥轉身到廚房洗手去了。“就跟個小孩兒沒兩樣兒,每天飯前都得監督著,就懶得洗手,不愛講衛生。”劉景垿笑著說。

  午飯做的炸魚和炒白菜,孫道芳給劉景垣的米飯碗裏澆上白菜,又夾了兩條炸魚,“這個魚我特意炸得火候大一點,很酥脆,大哥不會吐魚刺。”每次照顧劉景垣吃飯,孫道芳都很細心,吃貝殼類海鮮時她總是先把海鮮剝皮去殼,吃魚更是得挑去魚刺,再給劉景垣吃。

  很快,劉景垣就扒光了滿滿一碗飯,孫道芳又給他盛了半碗。“大哥飯量很大,比我倆都能吃,現在一頓能吃四個大包子,以前吃六個都沒問題。”孫道芳又夾了條炸魚放進劉景垣碗裏,“再吃條吧,剛炸出來的酥脆,下頓你就不愛吃了”。

  把大哥接回家,悉心照顧28年

  這樣的情景每天都在他們家中上演,這樣的日子已經過了28年。劉景垿弟兄三人,劉景垣排行老大,劉景垿排行老二,還有一個弟弟住在青島市區。大哥年幼時由父母照顧生活起居。後來父母年事已高,倆人就承擔起了照顧大哥的責任。劉景垿覺得兄弟間互相照顧理所應當,在外工作的弟弟也經常往家送錢補貼家用。

  1989年,他們的父母在一周時間裏相繼因病去世,大哥一下子成了“孤兒”。“父母不在了,我就得養著他。當時啥也沒想,就把大哥接回家了,弟弟照顧哥哥不是應當的嘛。”劉景垿說,在這一點上,“我和老媽媽(老伴)一點爭議都沒有”,因為在他們的思想中,這就是一件天經地義的事。

  當時,劉景垿在青島第二針織廠上班,大兒子剛滿20歲,小女兒在讀職高,妻子孫道芳既要照顧大哥和孩子,還要照料幾畝地。“老媽媽(老伴)心眼好,為大哥洗衣做飯,這麼多年從來沒有半句怨言。”劉景垿說,大哥平時的吃穿,老伴都照顧得很仔細。洗衣服、換洗被褥、買新衣服這些事他從來都沒過問過。大哥喜歡吃小零食,愛看小人書,他和老伴去趕集,就算其他什麼不買,也得給大哥捎回點好吃好玩的。雖然大哥智障,但也知道家里人都對他好。這些年每個月劉景垣能領到各種補貼加起來400元,一到每月20日發錢,他早早就去領回來,給孫道芳200元,剩下200元自己當零花錢,“他就像個孩子似的,非給你,不要不行。”孫道芳說。

  兒子患病,又挑起重擔

  聽到劉景垿與記者在一旁談笑,劉景垣也高興起來,對記者“炫耀”道:“我去過上海,還去過蘇州杭州,坐著航空(飛機)去的……”“誰帶你去的?”“侄子”……劉景垣對有些事記得很清楚。

  但2015年6月一場意外降臨,將他們平靜的生活打破。劉景垿的兒子突發腦出血,生活不能自理。兒媳要上班掙錢養家,孫女孫子一個上大學,一個上高中,劉景垿老兩口又挑起了照顧兒子的重擔。

  兒子當時在市區青大附院住院,四個多月昏迷不醒,劉景垿老兩口每天從上馬社區坐最早一班的公車,倒三趟車到醫院給兒子送飯、陪床。孫道芳還要一個人趕回來給大哥做中午飯。“能有什麼辦法,大哥不能自理,不給他做飯,他就得餓著了,你能放心?”孫道芳輕歎一口氣。

  這樣醫院家里兩頭跑,到兒子出院,老兩口瘦了許多。兒子出院後,右半身癱瘓,大小便都不能自理。老兩口每天輪流照顧大哥和兒子。兒子家就住在劉景垿隔壁,兒媳上班中午回不來,老兩口每天要有一個人去兒子家照顧其大小便,洗衣做午飯,另一個人就在家里給大哥做飯。

  這幾年,他倆幾乎就沒有出過門走過親戚。劉景垿說,女兒家住李滄,老兩口已經很多年沒有去過了,“她家搬新家了,我都不知道她家門朝哪兒。沒辦法,家里這兩頭,哪頭都離不開我倆”。

  心聲:只要能伺候得了 絕不會丟下大哥

  不巧的是,2016年11月8日,劉景垣出門遛彎的時候被車刮倒,左眼瞼受傷縫了很多針,住了七天的院。“以前大哥每天午飯晚飯都得喝點老酒,自從左眼瞼受了傷,我就沒敢再讓他喝,怕影響傷口恢復。”劉景垿說。

  一邊是受傷住院的大哥,一邊是臥床在家的兒子,劉景垿老兩口又開始天天兩頭跑。“我在醫院陪了七天的床,年紀大了,感覺身體開始吃不消了。”劉景垿無奈地說。

  照顧兒子,有等兒子慢慢康復的盼頭,可是照顧智障哥哥,卻是一天比一天愁。“我一天天老去,等我更老了,或者先走了,大哥怎麼辦?”劉景垿說,他經常開玩笑地跟大哥說,你一定得好好的,健健康康別生病,我也好好的,能伺候得了你,這樣咱老哥倆平平安安舒舒坦坦地多活幾年。

  這些年,為減輕他們一家的負擔,街道、社區還有一些親戚朋友都提議,將劉景垣送到養老院,但都被他婉拒了。“不想送,哪里都比不上自己的家。只要我們老兩口能伺候得了,就不可能讓他離開家。他跟我們一起生活了快30年了,他的脾氣習慣我們最瞭解,他在家裏也更自由,想幹嗎就幹嗎,我們都由著他,出去生活肯定過不慣嘛。”劉景垿說,只要他身體能行,就會一直伺候照顧大哥,絕不會丟下他。

  劉景垿夫婦的善舉也感動了很多人。記者前往上馬社區採訪時,在嶴東路邊打聽劉景垿家的位置,一名在路邊擺攤賣水果的老漢一聽劉景垿的名字,立馬豎起大拇指,“聽說過,他家有個傻哥哥,他們兩口子照顧了幾十年,很不容易”。而劉景垿在2016年也被評為“城陽身邊好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