丐頭控制女孩十年餘! 不工作靠女孩裸露傷口聚斂大量錢財
2017/12/07 14:12 | 來源 / 作家陳嵐微博

  小飛燕,從2歲起就被一個叫王軍的丐頭控制,就這樣光著身體暴露傷口在街頭乞討,輾轉全國。

  每到一地,王軍都主動聯繫媒體和公益機構。

  以給小飛燕治病為由,十年來他聚斂大量錢財。

  志願者一線觀察到,他每天至少2包中擋以上香煙,每餐都要有酒肉。自己家三個小孩,他不工作,靠小飛燕討錢養活,起了新房子。

  還對小飛燕說:“給你哥哥(他兒子)把娶媳婦的錢討到。”

  他身強力壯,從不工作,唯一經濟來源就是牽著飛燕在街頭乞討。

  孩子從未得到過有效治療。她的脊膜膨出和雙下肢畸形是可以治療的,拖了十年之久。

  到我們解救出來時,孩子已經出現腎臟衰竭的跡象。

  我們的戈潔大姐把他攔著在北京火車站,讓孩子送醫,他不幹,大姐不讓走,他把五十多歲的大姐按在地上正正反反打了十幾個嘴巴,頭髮帶頭皮扯下來一大塊。

  大姐被打傷,事情鬧大了。北京警方、民政陸續介入,孩子才被解救出來。安置在北京民政部門的福利院。獲得了有效治療,脫離了爬行和輪椅。

  並且有了北京戶口和身份證,而且,上學了。

  可以說,小飛燕是戈潔大姐用半條命換的自由。

  而一只裝神弄鬼的神棍,卻在那假慈悲地同情丐頭王軍,並說:王軍想念小飛燕,流了淚。

  鱷魚的眼淚你知道嗎?

  你這樣連基本是非都不分,連受虐兒童的最基本人權都可以踐踏、連喝兒童血的畜生都支持的人,我該叫你啥? “救助受虐的孩子就是在刀尖上走,一個人的命運哪能那麼容易改變,有的被遺棄的那是出路最好的,多數給弄死弄殘了。比流浪貓狗還可憐!!!我們社會對健康的正常的人都會由於地域偏見,種族偏見,歧視打擊,更何況這些生來就受到作弄的小生命” 你們竟然替畜類張目,你們半夜夢回,不怕被報應嗎?!

   (實習編輯:謝雪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