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名小學生遭校園暴力:被5名同學脫褲子用開水燙
2017/12/07 12:12 | 來源 / 雲南網

   記者 連惠玲 

  雲南網訊 “回想星期天我送他去學校,他眼淚汪汪求我不要走,我還是走了,真覺得我太殘忍了。”4天後,回憶起送兒子小龍去讀書的場景,白會珍很難受。“看到孩子身上的傷,我簡直要死了。”小航的母親尹麗飛在電話裏和記者急匆匆地說完,就趕緊回到兒子身邊,“他現在不讓我離開身邊,一談這個話題他就哭。”這是建水青龍鎮青龍小學兩名三年級學生遭遇校園暴力後的場景,兩人被同班5名同學捂頭、按手、按腳後脫了褲子用開水燙,傷痕慘不忍睹。 

  他說沒事 但在發抖 

  白會珍在電話中向記者敘述了情況。 

  12月1日下午,又到了每週五接孩子回家的時間,白會珍提前半小時到學校門口。 

  兒子小龍今年9歲,在青龍小學住校讀三年級。白會珍準備將兒子的被褥墊單收拾一下帶回家換洗。 

  “我到了他的宿舍,發現墊單和枕頭都沒了,我問他怎麼回事,他說不知道,當時沒仔細觀察孩子的表情,心裏沒太在意,因為孩子小,有時候拿錯墊單也會發生。”白會珍說,她問兒子為何墊單枕頭丟了不用校訊通告訴她,“他說校訊通爛掉了。” 

  白會珍此時還沒意識到,3天前兒子經歷了一場可怕的校園暴力。 

  “回到家,我發現他有點反常,平時回來蹦來跳去,但那天蹲下去都是慢慢的,我問他是不是屁股疼,他一下子猛地站起來說不疼。” 

  白會珍帶兒子去放牛,發現小龍外套居然穿反了。“他從來沒穿反過衣服,我問他怎麼了。”白會珍說,結果小龍非常慌張,一下子跑到草堆邊將衣服穿正。 

  “這個時候,我都沒想到他會被人傷成那樣。”白會珍事後充滿自責。 

  晚上8時30分,白會珍讓小龍換睡衣洗澡,發現兒子躲躲閃閃,“我看到他腰上側面的傷,問怎麼回事,他一下子就跳開,說沒事沒事,但身體都在發抖。” 

  白會珍心慌了。 

  “我是你媽媽,告訴我到底怎麼回事!”白會珍強行把兒子衣服脫開一看,幾乎要暈了。“他屁股上一大片都是黑色血泡,有的幹了有的沒幹。”白會珍說,兒子堅稱自己是去打熱水時不小心摔倒被開水燙的,堅持稱沒有人欺負他。 

  當晚,白會珍將兒子帶到當地衛生所,醫生說在此之前有一個傷情更加嚴重的孩子來看診。 

  脫開褲子 用開水燙 

  11月28日,對小航和小龍來說,是一個噩夢。 

  這一天他們遭遇了同宿舍5名同班同學的暴力。 

  “5個孩子打他,綁住他的手腳,用枕頭壓住他的頭,一個學生脫了他的褲子,用開水燙。”尹麗飛說。 

  這樣的描述得到了小航班主任楊萍證實。 

  楊萍說,上周五下午4時45分,小航的外婆打電話給她,“說小航在學校洗澡被燙傷,問孩子有沒有跟我說,我說沒有。” 

  上周六晚10時許,小航的母親從珠海趕回,打電話告訴楊萍,小航已轉到開遠醫院,小航說是同班同學小蘭推了他才燙傷的。 

  “當時我已經休息,但還是趕緊把事情彙報給校長,同時打電話給小蘭父母,他們說孩子說沒推過小航。”楊萍說,由於是週末,校長決定週一請雙方的父母到校調查此事。 

  楊萍說,通過調查得知,上周二小蘭對班上幾名同學說要收拾小航,同學小俊提議用開水燙。“一共5名學生參與此事,一名同學頂住門,一人用枕頭捂住小航的頭,一人按手,一人按腳,小俊脫開小航褲子用開水燙。” 

  楊萍說,她從教22年,第一次見到如此觸目驚心的校園暴力。 

  這一切,白會珍並不知曉。 

  周日下午6時,她照常送兒子到校讀書,但小龍非常不願去,“他跑到外面跟我說,他不想去讀書了,他要放牛。” 

  白會珍捉住兒子,送他去了學校。 

  “小龍一直說是自己燙的,要求我不能跟老師講,加上當時衛生所醫生說小龍的血泡幹了不嚴重,擦些藥就可以了。”白會珍說:“她當時想的是,不要耽誤孩子的學習。” 

  不過白會珍還是將要敷的藥放在門衛處,打電話給當天負責晚自習的數學老師,“說我孩子在學校燙傷了,請老師幫忙敷藥。” 

  白會珍要離開時,看到兒子眼淚汪汪。“特別害怕的樣子,他說‘媽媽你別走’,我以為他怕老師說他,我還跟他講老師即使說你也是安全教育,不用怕。” 

  “媽媽,你明天還來看我好嗎?” 

   “媽媽星期五早點來接我好嗎?” 

   小龍央求著,白會珍離開了。 

  媽媽別哭 我不痛 

  傷情更重的,是小龍的同班同學小航。 

  當天更早時間,小航的外婆發現了孩子不對勁。 

   “我在珠海打工,我媽去接的孩子。”小航的母親尹麗飛說,當天外婆去接小航時,所有同學都走了,但一直沒等到小航出校門。“我媽媽有點擔心,去班上叫他,叫了幾遍孩子才答應。他說‘外婆,我被開水燙了,我好痛,走不了路,你帶我去打針吧。’我媽就問他吃飯沒有,他說兩天沒吃了。” 

  老人隨口訓斥了外孫幾句,她根本不會想到,年紀尚小的外孫已忍受了整整3天的折磨。 

  “怕打針空腹不好,我媽先給他煮了飯吃。”尹麗飛說,去到衛生所後,醫生說病情太重,必須到縣裏的醫院。 

   由於交通不便,小航外婆決定第二天再去縣醫院。然而次日抵達建水縣醫院後,醫生稱傷口已感染,必須轉院。 

  尹麗飛不願再描述孩子的傷情,記者從照片上看到,小航大腿中部到腰上幾乎沒有一塊完好皮膚。 

  一刻不願 離開母親 

  兩名母親發現,孩子變了。 

  週一上午11時許,白會珍接到數學老師電話,稱小龍情況有些嚴重,建議到正規醫院治療不要耽誤。 

  “我當時想著傷疤一時半會好不了,還想讓他在學校學習,但老師說學校不方便養傷,讓接回家休養。”白會珍說,接到孩子後,她發現兒子開始犯困,“我一看,傷口血汪汪的一片,我嚇壞了,趕緊去醫院。” 

  據悉,週一中午,學校向當地派出所報了案。 

  “孩子奶奶認識小航外婆,所以我們也知道小航的事。她問孩子你的傷是不是也被同學燙的?”白會珍說,兒子表情特別恐慌,連說“這個事情我不知道”。 

  在去醫院的路上,小龍才說傷害他們的人被校長和民警詢問了。 

  白會珍再次詢問,小龍才吐露了自己也遭遇5名同學的暴力。“他牙齒咬得很緊,哭著說‘媽媽你不要送我讀書了,我怕那些人再來打我,欺負我’。” 

  目前,小龍在建水縣醫院治療,但精神始終不好。 

  “他原來特別活潑,現在脾氣變得很怪,早上醒很早,然後說睡不著,我不知道該怎麼辦。”白會珍覺得自己快要崩潰了。 

   尹麗飛也一直沒再去打工。“週一我去學校看了他的寢室,他的枕頭上有血漬,當時我都有死的心了,但現在我冷靜了,知道即使我殺了那些孩子,我孩子身上的傷也不會少。我只能對那5個孩子的父母說,請他們好好教育孩子。” 

  一旦問及當日發生的事,小航就會哭,他現在一刻都不願離開母親。 

  官方通報 

  兩名學生傷情穩定 

  建水縣政府新聞辦昨日通報,12月4日中午12時50分,建水縣公安局青龍派出所接到報案稱青龍小學有學生被同學用開水燙傷。接報後,青龍派出所民警、鎮黨委政府和縣教育局主要領導及相關人員第一時間進駐學校和醫院開展工作。 

  兩名受傷學生報案前已分別由家長送往醫院治療,青龍鎮黨委政府和教育部門及時協調涉事學生家屬到醫院看望受傷學生並先期墊付了醫療費。鎮黨委政府及縣教育部門也墊付了部分醫療費並協調醫院對傷者予以特別護理。據醫生介紹,兩名學生傷情穩定,一般不會留下後遺症,正在康復之中。目前,該事件正在進一步處理中。

    (實習編輯:謝雪瑩)

港區人大選舉確認49名候選人
全國人大代表選舉下周二舉...
到北檢告北檢洩密 馬英九:忍無可忍
有媒體報導北檢獲得關鍵錄...
日本擬增疏散設施數量 防朝鮮射彈
朝鮮反復發射彈道導彈,日...
美國態度軟化 蒂勒森稱願與朝談判
朝鮮接連進行核試和試射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