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牛裝軟件同時為540人搶票 200毫秒自動刷新一次
2017/01/11 10:01 | 來源 / 金羊網 | 點擊數:

  廣州鐵路檢察機關3年審查起訴涉火車票案5件10人

  春節將近,火車票搶票難有要成為不少市民的心結。記者昨日從廣東省人民檢察院廣州鐵路運輸檢察分院了解到,廣州鐵路運輸兩級檢察院自2014年以來共辦理審查逮捕涉火車票案件5件9人(其中倒賣車票案件4件6人,偽造、倒賣偽造有價票證案件1件3人),審查起訴涉火車票案件5件10人。

  辦案中,檢察機關發現,一些“黃牛黨”安裝了高速搶票軟件,可同時為540人進行搶票,搶票速度最快可達200毫秒自動刷新一次。

  作案手法

  一:藏身網絡,隱蔽倒票

  “黃牛黨”利用網絡論壇、社區、微博和QQ、飛信、微信等互聯網社交互動平台發布倒票信息。一旦旅客有購買意向後即轉為私聊形式,雙方商量購票信息、加價幅度等基本情況達成購票意向後,“黃牛黨”再收集訂票人員基本情況,通過網絡預訂手段訂票成功後,將12306註冊賬號、密碼一併交由買票人,由買票人45分鐘內在網上自行進行付款,取票成功後再通過網銀支付相應的“手續費”。此類倒票對像多為有一定網絡生活習慣的白領、學生,加價幅度視票額緊張程度加收5至100元不等,整個過程隱身於網絡,票販與旅客不見面,也不需要墊付購票款,降低了打擊風險以及倒票成本,同時增加了查處難度。

  二:低收高退,賺取差價

  由於預售期60天(2016年已縮短至30天)、提前15天退票免手續費等政策,大量不能確定行程的旅客搶定、囤積了多張火車票,給“黃牛黨”囤積車票進行倒賣提供便利。一些不法分子利用少數旅客貪圖方便的心理,在代售點、售票廳等地方低價收購火車票,再到售票廳退票,賺取差價。

  三:軟件搶票,加價倒賣

  打炒組民警發現,一些“黃牛黨”安裝了“吾易購票系統”高速搶票軟件,該軟件每天使用費30元,可同時為540人進行搶票,搶票速度最快可達200毫秒自動刷新一次,一旦“12306”有票,系統將自動抓取,實現與“12306”系統同步,訂票人再自行登錄12306網站支付即可。

  四:短途進站,長途乘車

  “黃牛黨”利用車站進入候車室需查驗人票證,進站乘車時不再查驗的漏洞,事先通過網絡、電話等手段囤積緊俏方向長途車票,再加價將他人的實名車票售給其他旅客,同時讓旅客用本人身份信息購買任一方向短途車票,以通過進站時實名查驗。由於上車時不再核對身份信息,旅客持他人車票得以順利上車。

  五:網購屯票,秒殺退補

  “黃牛黨”在窗口或網絡套購大量車票後,待找到車票買主後,利用開車前2小時內退票立即返庫的規定,通過自動售票機、網絡、手機等方式同一時間迅速完成退票和回搶工作,犧牲少量的退票費,將車票身份信息成功轉換,完成加價倒賣,此倒票方式也被稱之為“圈羊放羊”。

  相關案例

  3人偽造假票上百張最高被判7個月

  2015年12月中旬,來自湖南省汨羅市的湯某購置色帶、假火車票底版等工具後,糾合雲南昭通人馮某波、老鄉彭某雄到廣東江門地區偽造、倒賣偽造火車票。湯某、馮某波通過QQ群發布售票信息,招攬買家,由湯某負責偽造假火車票,馮某波負責送票,彭某雄負責開車接送。

  2016年1月5日,被害人聶某在江門市新會區大澤鎮五和村以人民幣1787元從馮某波處購得廣州至萬州的假火車票五張,票面價值共1637.5元;被害人陳某在江門市新會區會成鎮惠康路以人民幣845元從馮吉波處購得廣州南至成都東的假火車票一張,票面價值816.5元。

  2016年1月13日15時許,馮某波與被害人劉某在江門市新會區會成鎮大潤發肯德基交易廣州南至重慶北假火車票二張,票面價值共1440元,被民警當場抓獲,並從馮某波身上繳獲假火車票10張(其中交易失敗的火車票6張,票面價值共1917.5元;用於檢驗打印車票效果的試驗票3張,票面價值1228.15元;錯打已交易的火車票1張,票面價值331.5元)。

  當日18時許,民警在佛山市南海區某公寓將湯某、彭某雄抓獲,並在湯某住處查獲用於偽造假票的工具,包括假火車票底版一卷(共404張)。經廣州鐵路集團公司收入稽查處檢驗證明,上述18張已打印成型火車票及藍色底版火車票404張均為假版火車票。

  2016年4月,廣州鐵路運輸第一法院以偽造、倒賣偽造的有價票證罪判處湯某有期徒刑7個月,並處罰金8000元;以偽造、倒賣偽造的有價票證罪分別判處馮某波、彭某雄拘役各6個月,並處罰金8000元。

  專家說法

  最大問題:勞務行為還是倒賣行為?

  黃牛黨之所以有上述五種作案方式,廣鐵檢察機關分析認為有三個原因。

  首先是實名制查驗不嚴,存在管理漏洞。有關負責人指出,火車票實名制已推行多年,但鐵路部門僅在旅客進站候車查驗核對票證,進匝口未嚴格執行實名制驗票的規定,進站後上車驗票更未執行實名制驗票的規定,導致不法分子有機可乘,使得持非本人身份信息車票的旅客得以順利進站上車。

  其次是12306訂票官網存在技術、規則漏洞。“吾易”等搶票軟件的強大功能表明12306訂票網的網站技術、網站管理都存在問題。過長的預售期、提前15天退票免手續費的規定等訂票規則,在便民的同時也給“黃牛黨”利用制度漏洞進行倒票活動提供可乘之機。

  再次是新型倒票存在“定性難”“發現難”“取證難”。辦案實踐中,如何區分勞務行為和倒賣行為,是實踐中存在的最大問題;網絡科技發展日新月異,倒票違法人員、購票買家往往隱匿網絡幕後,而且IP地址難於落地,難於發現;由於倒票形式的變化,傳統倒票案件證據諸如“車票、訂票單據、證言”等幾乎為零,轉而演變為“電子數據、虛擬商品、談話記錄”等證據,收集、固定證據相對較難,取證過程變得複雜,影響了打擊力度。

  廣鐵檢察機關建議上級部門盡快出台司法解釋,對如何定性倒賣車票、倒票案件的證據標準等問題達成共識並形成文件下發,指導辦案工作;盡快明確濫用高速搶票軟件的法律責任及為搶票軟件提供信息平台的網站的法律責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