辯方逐項反駁何超明各項控罪 強調法律程序上詐騙罪全不成立
2017/05/15 18:05 | 來源 / 澳亞網

  今日(15日)上午,前檢察長何超明案繼續結案陳詞,辯方對各項控罪逐一反駁,強調控方由始至終沒有實質證據證明何超明與涉案公司有關。

  北歐遊騙公帑 辯方:已過追訴期

  澳門前檢察長何超明案審理進入白熱化階段,15日辯方律師潘愛儀在終審法院繼續就何超明涉及的多項控罪續一反駁。對於何超明被控在2005年參與丹麥國際檢察官年會,帶同妻子周小芙以及外甥續遊北歐四國,潘愛儀在結案陳詞中先提醒法庭,由於事發久遠,超出10年追訴期限,法庭必需判斷應否納入控罪,而且何超明攜眷出席會議是得到公開批示,以及有向時任特首何厚鏵匯報。雖然案發後律師團隊曾向何厚鏵求證,得到回覆是事隔久遠已忘記,但潘愛儀強調,何厚鏵從來無作否認,又反駁控訴書中指何超明“拆單”報銷旅程開支詐騙公帑,指出在一般政府部門拆單報銷是由於可以節省手續,雖然不是正常程序但為常用手法,最多只屬行政違法,絕對不能視為詐騙。

  空殼公司不成立 辯稱有實際運作

  至於被控伙同兄長何超信、姐夫李君本、以及另案被告黃國威和麥炎泰等人組成犯罪集團,開設十間空殼公司以承接檢察院工程,從中獲取逾千萬不法利益,潘愛儀強調空殼公司的定義是指沒實際業務,一般是用作逃稅,但涉案的公司高峰期有6名職員,也有繳交社保,而相關公司也有報稅,也有實際參與檢察院工程,只是部分與其他二判商合作,不能稱為空殼。至於賺取差價令檢察院有所損失,辯方認為計算損失應以同期同量的工作做比較,但廉署卻以時間久遠,難以查證為由,推斷差價就是檢察院的損失並不合理。

  辯方:未能證明公司與何超明有關

  辯方又續稱,開庭審理至今近半年,由始至終都未能證實何超明與涉案公司的關係,也沒有實質證據指向何超明曾經向涉案公司下達指示,“如果15年來都持續犯罪,怎可能一點證據都找不到”,推翻控方指出何超明“裡應外合”詐騙檢察院的說法。

  筆跡監聽作證供 辯方:無完全證明

  在庭上,潘愛儀更直指廉署調查相關案件時,未有詳細求證,指出一些監聽記錄未有依照廉署和司警的慣常做法,利用聲頻鑑定和基站位置分析,根本未能證實聲音是被告何超明本人。而在何超明家中搜出的手稿,雖然交由筆跡專家鑑定,但結果只是“很可能”,也未能完全證明是何超明親筆。

  法律上程序上 詐騙罪都不成立

  潘愛儀最後提到,何超明被控的所有詐騙罪都無控訴情況,只有檢舉情況,檢舉則不具追究成份,若無提出追究,檢察院就無正當性追究,即使起訴書視為追究,也已超過法定的追究時效6個月,強調作為法律人,從法律以及程序上,所有詐騙罪名均不都不成立。

  對於為自己伸辯的律師潘愛儀在庭上的辯證,何超明抄寫筆記,特別潘愛儀說到控方從來沒有證實自己與涉案公司的關係時,更是頻頻點頭。在中午休庭時,更走向潘愛儀輕拍一下肩膀。

  澳亞衛視記者 許捷航 澳門報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