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倍“低三下四”外交尷尬?日本人:“謙恭”和忍辱負重
2017/11/15 10:11 | 來源 / 環球時報

 

  安倍扮演“超級馬里奧”。

  【環球時報】“非常完美,我從沒見過這樣的(表演)”“我說我不會問那是不是他,但如果是他,我將非常感動……”幾天前,被問及日本首相安倍晉三的球場“摔跤事故”時,美國總統特朗普作出這樣的點評。11月5日,日本首相在高爾夫球場招待來訪的特朗普時,不慎來了個“後空翻”一周半。這並非安倍第一次在外交場合出現類似“尷尬”,很多人都記得他一路小跑去見俄羅斯總統普京的情景。身為一國政府首腦,這樣的舉動在國際舞臺上、在聚光燈下,很容易被放大,而類似情景在其他國家的領導人身上很少上演。那麼,對於63歲的安倍這麼“拼”,日本人是怎麼看的呢?

  不關國家形象,而是“娛樂新聞”?

  日本學者、記者、家庭主婦和網友這麼說

  “政府首腦在有攝像鏡頭的情況下摔倒是不應該的,這會讓人聯想到領導人的健康情況,因此應該注意避免。”

  對於日本首相安倍在“高爾夫外交”的巔峰時刻經歷尷尬的3秒鐘,《環球時報》記者詢問了數名不同領域、不同身份日本人士的看法,日本多摩大學客座講師安田俊峰從領導人健康角度進行解讀,並認為,“從這個意義上講,安倍這次是丟分了”。

  安田的解讀無疑很“正統”,而他就這個話題更想說的是“外交”。他表示,安倍外交,特別是從這次特朗普訪問日本來看,算是成功的。當然,無論是吃漢堡,還是打高爾夫,安倍所做的都是投特朗普個人所好,這體現了日本是事實上的美國從屬國的特性。安田進一步闡述道,安倍對外交、特別是美國非常重視,也非常投入……

  “那並不是新聞,像我們報刊還有其他比較正式的媒體都沒有報導。它屬於娛樂範圍,並不稀奇”,一名匿名的日本資深記者給出這樣的回答。這名記者對《環球時報》記者說,對於安倍作為日本的領導人是否合適,很難回答,因為安倍面臨的國內問題堆積如山,但單從外交角度來看,可以給60分。

  作為一名討厭安倍的普通日本女性,久保茜也沒對安倍摔跤一事表達什麼負面看法。久保茜在接受《環球時報》記者採訪時說,她的朋友們,特別是女性,認為安倍過分自負、偏執,在知識儲備上也有些不足。“他只想著和外國領導人建立關係,而我們的生活包括醫療等很多問題,他卻不關注”,久保茜說,作為國家領導人,安倍應該提出更多的主張,而不是只是討好對方。

  在網路上,議論聲要大得多。這自然與愛“搞事”的東京電視臺有關。該電視臺在航拍中捕捉到相關畫面後,從各個角度、各種距離反復播放4遍。之後,視頻被傳到網路上,點擊量瞬間突破百萬。

  對於首相的“搞笑”鏡頭,日本網友的第一反應是笑。“這要多大難度啊”“不當體操運動員可惜了”“果然是腰不好”……日本網友以開玩笑的口吻對待這則“娛樂新聞”。可是,風向很快就變了。

  “注意到沒有?安倍首相摔倒時特朗普就當沒看見,只顧自己往前走”“旁邊的安保人員在幹啥”“不用那麼急跟上特朗普吧”……日本網友似乎因首相跌倒,自尊心受到了傷害。不過,客觀地說,日本網友對摔倒的安倍基本沒有指責,即使有“活該”之類的留言出現,跟帖網友也會以“有沒有同情心”“他是為了國家”等來反擊。

 

  安倍在高爾夫球場沙坑摔倒的幾個片段。

  “忍辱負重”更能獲民眾認同?

  日本媒體人原田:從日本文化角度看是如此

  日本民眾對於安倍尷尬動作的評論,反映出他們並沒有覺得安倍有失國家領導人的威儀及身份,甚至會有“好可愛”之類的評價刷屏。在日本民眾心中,安倍將國家利益放在個人尊嚴之上的表現,值得點贊。

  2015年9月28日,安倍與俄羅斯總統普京在紐約聯合國總部會談。因時間緊張,安倍從門口一路小跑奔向普京。兩人剛坐下,普京突然眉頭一皺,伸手去撣褲子上的什麼東西。看到普京的動作,安倍手上也跟著抓了抓,隨後把頭扭開。捕捉到這一鏡頭的朝日電視臺同樣反復播放。

  今年9月28日,安倍出席中國駐日本大使館舉辦的國慶招待會時,從酒店門口下車後又上演標誌性的“可愛小跑”,向外界傳達他對改善中日關係的殷切姿態。

  這些細節讓人感到安倍身段之柔軟。在萌文化盛行的日本,很多人認為這些小動作“親民”“可愛”“沒架子”。在知識階層,不少人也認為安倍“堪當大任”。

  日本政治學者江川認為,安倍“玩弄”細節和忍辱負重的功夫,正是他重要的政治技巧。他告訴《環球時報》記者,不管外界如何看待,安倍的修憲強軍等核心主張不會發生改變。外在表現上,安倍卻可以根據形勢與場合展現出各種柔軟身段,一些姿態顯得非常謙卑。

  在分析人士看來,安倍如今的表現相比11年前首次出任日本首相時“成熟”多了。那次執政,安倍秉持超強硬的“鷹派”風格,不僅讓世界各國對其高度警惕,也引發日本國內強烈反彈。

  吃一塹長一智。第二次執政後,雖然核心政策主張沒有改變,安倍卻學會了打造“謙恭”形象,甚至對特朗普、普京等大國領導人“低三下四”。而這種為達目的不惜一切的做法,有著家族“遺傳”。

  安倍的外祖父岸信介於1957年接任首相後,先是以所謂“戰爭賠償”打開與東南亞國家的外交關係,然後與時任美國總統艾森豪一起打高爾夫——這是戰後日本領導人首次開展“高爾夫外交”——最終在日美安保條約中加入了美國對日本負有防衛義務的規定。

  日本媒體人原田對《環球時報》記者說,政治家也是人,大家都希望風光出行,處處受尊重。但有些場合兩者並不能統一,有的政治家會認為“損害我的尊嚴就是損害我國的尊嚴”,有的則會把個人尊嚴放一邊。這兩種思考方式並沒有誰對誰錯。

  原田表示,從文化的角度來看,日本民族崇尚忍辱負重,領導人在外交場合將個人尊嚴擺在第二位,更能獲得民眾認同。對安倍來說,與特朗普建立密切的個人關係,讓美國更照顧日本利益,尤其是不放鬆對中國的圍堵,這是他最大的考慮。當斷則斷,一些禮儀可以不顧。 前述那名匿名日本資深記者也對《環球時報》記者說,安倍自認很擅長外交,比起內政在外交上似乎容易得分。

  如今的安倍,雖然深陷森友學園、加計學園等醜聞,但在外交方面得到不少日本人的認可。在處理與中國、美國、俄羅斯等重要雙邊關係時,雖然沒有太多實質性成果,但他表現出“我一直在努力”的模樣。對於重視過程超過結果、習慣把“努力”掛在嘴邊的日本人來說,這正是他們想看到的。

  日本人心儀哪類領導人?

  或力挽狂瀾,或風評較好,或個性鮮明

  日本企業(中國)研究院執行院長陳言對《環球時報》記者說,他跟不少日本人聊過安倍等日本首相,“很多人覺得,安倍比民主黨的各位首相要好很多,如果百分是滿分,民主黨的首相最多能得10分或20分,安倍則在60分上下,他讓日本人覺得現在的政治家還行。”

  日本各大媒體都曾做過誰是最受歡迎首相的調查,結果雖有不同,但排名靠前者通常有幾個特點:任職時間長,留下較多政治遺產;在“歷史關鍵節點”發揮了重要作用;政治風評較好,有政策想法、強硬手腕或出眾的斡旋能力;具有“帶有個人標籤”、令人印象深刻的個性。

  基於此,比較受認可的首相包括伊藤博文(首任日本首相、明治維新代表人物)、吉田茂(戰後日本內外政策的奠基者)、桂太郎(日俄戰爭時的首相)、岸信介(推動日美安保條約修改)、池田勇人(推動日本戰後經濟高速成長)、佐藤榮作(戰後任期最長首相、推動美國向日本“返還”沖繩)。

  有評論稱,日本人對於歷代首相的印象和時代環境密不可分,基於現在的經濟和國際地位,日本民眾更懷念明治維新和二戰後兩個日本崛起的“黃金時代”,以及這些時代的領導者。

  也曾有一些外國領導人頗受日本人欽佩,其中最突出的就是中國的周恩來總理。此外,日本記者村山巨集2012年在日本經濟新聞上撰文提到,2000年前後,他經常聽到日本的企業經營者說“要是日本也擁有類似朱鎔基總理那樣的領導人該有多好啊”。當時日本政局混亂,而朱鎔基果斷推進中國國企改革。

  日本知名評論家、與安倍有私交的田原總一郎最近對外表示,雖然出身政治世家,安倍實際上“就是個普通人”。以前的首相在成為政治家之前都要先有“成為政治家”的覺悟,但由於外祖父(岸信介)、外叔公(佐藤榮作)和父親(安倍晉太郎)的緣故,安倍“一不留神”就成了眾議員。“普通人的缺點他(安倍)都有”,在年輕議員的讀書會上,相比其他同輩,安倍幾乎不怎麼發言,“因為沒有什麼可說的”。

  在日本民眾看來,這樣充滿缺點的首相反而“接地氣”。有民眾表示,“因為知道首相也是普通人,所以想著難免會這樣(犯錯誤),於是就原諒他了”。更有人認為,安倍身上有不拘常理、說幹就幹的“渾勁”,比如去見特朗普“說要去就去了”。“敢於‘賭博’的首相,雖然感到有時不放心,但想想就覺得有個性”。

  安倍也利用這樣的個性,消除民眾對自己“政治富二代”的印象,比如在裡約奧運會閉幕式“東京八分鐘”上,親自出馬扮演“超級馬里奧”。這是他面向國內外宣傳自己“能屈能伸”“願意奉獻”的政治公關。

      (責任編輯:許馨如)

姆南加古瓦今日正式宣誓就任津巴布韋總統
據央視新聞報導,當地時間...
治療犬進駐港大圖書館 考試季助學生減壓
即將踏入12月,是大學生埋...
朝鮮第6次核試 傳學校倒塌致數十人死
《朝鮮日報》報導,由脫北...
七人車自焚 龍翔道來回近獅隧一度全封
黃大仙龍翔道有七人車自焚...
白田天主教小學疑食物中毒 至少十五人不適
石硤尾白田天主教小學懷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