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大戰役期間毛澤東提飲食要求:一周兩次肥肉足矣
2017/07/17 10:07 | 來源 / 人民網

  核心提示:朱德笑道:“老毛啊,斑鳩肉還是要吃些的,這也是銀橋和長林他們的一片心意麼!”毛澤東轉臉對李銀橋說:“你也告訴閻長林,你們不要為我吃東西費心費力,一個星期給我吃兩次肥肉足矣!”

 

  毛澤東資料圖

  這時,東北戰場上,由於錦州被解放和國民黨東北“剿總”副總司令鄭洞國的率部投誠,固守在長春的國民黨第6軍軍長曾澤生在解放軍強大的軍事和政治攻勢面前,考慮再三後率部起義,投向了人民解放軍的陣營。

  1948年10月19日,在人民解放軍攻克錦州、東北敵軍全部動搖的形勢下,長春的國民黨最高指揮官“剿總”副總司令鄭洞國,率領所部第1兵團直屬機關部隊和新7軍的全部官兵,在解放軍面前放下了武器。

  10月22日,中原戰場上,河南鄭州解放。

  同日,毛澤東電勉吳化文將軍起義:

  中國共產黨站在人民立場上,對於任何國民黨軍隊的官兵們,不問其過去行為如何,只要他們能夠在人民解放戰爭的緊要關頭,加入人民解放軍陣營,堅決反對美國帝國主義及其走狗國民黨反動派,即表示熱烈歡迎。

  10月26日,東北野戰軍在攻克錦州後,立即向東北方向回師,從黑山、大虎山南北兩翼包圍了國民黨第9兵團。

  同一天,毛澤東在西柏坡為經過中共中央修改過的張聞天寫的《關於東北經濟構成及經濟建設基本方針的提綱》一文,以書面形式致函劉少奇,著重講了“引導私人資本納入‘國計民生’的軌道之上”的意見。

  10月27日,毛澤東代表中共中央給曾澤生的通電起義複電:

  貴軍在長春起義,加入人民解放軍,使長春獲得有秩序的解放,深感欣慰。貴軍長等此次行動,應當為東北與全國一切願意覺悟的國民黨軍隊官兵所效法。

  同一天,毛澤東還為新華社寫了兩篇文章:

  一篇題為《東北我軍全線進攻,遼西蔣軍5個軍被我包圍擊潰》,另一篇題為《華北各首長號召保石沿線人民準備迎擊蔣傅軍進擾》。

  10月28日,毛澤東又為中央軍委寫了引證不良戰例以為鑒戒的通知:

  關於作戰在以迅速動作將敵分割包圍之後,不要慌忙攻擊,要待準備好了之後,然後舉行攻擊一項問題,請你們加以注意。……請你們在全軍幹部中進行教育,引證不良戰例以為鑒戒。

  同一天,毛澤東和周恩來等人接到電報,得知蔣介石已電令國民黨華北“剿總”總司令傅作義率包括騎兵在內的大軍從北平、保定出發南下,意欲奪回早已被解放軍解放了的石家莊,還企圖偷襲中共中央和解放軍總部的所在地西柏坡。

  也是在10月28日,毛澤東還接到東北野戰軍發來的電報,稱圍殲國民黨第9兵團的戰鬥在黑山、大虎山、新民地區取得全線勝利,全殲該敵10余萬人,並俘獲了其兵團司令廖耀湘、軍長李濤、白鳳武和鄭庭笈。

  對於西柏坡來說,時下最大的威脅是襲來的傅作義的敵軍。從北平到保定、到石家莊,解放軍從來沒有部署過主力部隊,傅作義的騎兵在華北平原上又很有些名聲,行動迅速;這樣一來,西柏坡的形勢頓時變得險峻了。

  周恩來審時度勢,即刻派了汪東興和中央警衛團的幹部,帶著兩個步兵連和一個騎兵排,奔赴西柏坡東北方向的行唐一帶警戒,命令他們遇到敵人進攻要堅決抵抗,以掩護毛澤東和黨中央安全轉移;同時,周恩來開始安排中央各機關的工作人員準備緊急疏散的具體事宜。

  這時毛澤東的主要精力,已經轉向了淮海戰場,而對於傅作義的聚重兵來襲,似乎根本沒有放在心上。

  敵情愈來愈緊,周恩來和朱德、劉少奇、任弼時一連幾天守在毛澤東的辦公室裡,共同商討對付傅作義的辦法。

  10月30日,毛澤東平心靜氣而又出人意料地給曾任晉綏邊區臨時參議會副議長的劉少白寫了一封信,因其在土改中被錯誤批鬥,不久被中央發現並糾正後曾給毛澤東寫來一信,毛澤東偏偏在這個時候認真地給他回信了:

  我們的工作是有錯誤的。好在現已一般地糾正,並正在繼續糾正中,正如你在五事中第二項所說那樣。情形既已明白,則事情好辦,你也就可以安心了。大函已轉付彭真同志,黨籍一事,請與彭真同志商酌。

  這時節,工作在毛澤東身邊的人們都在著急地想:這都什麼時候了?傅作義的部隊早已從保定出發了,毛澤東怎麼還這樣沉得住氣呢?

  10月31日,這又是雨後的一個深夜。一封封告急的敵情通報,接連不斷地送到了毛澤東的辦公桌上。

  毛澤東先讓李銀橋收起了鋪在桌上的徐州、淮北、宿州、蚌埠和淮南一線的地圖,又告訴他準備好紙和筆、墨。

  “看來傅作義還真要學司馬懿呢!”毛澤東拿起筆,只說了這麼兩句話,“給他點顏色看看。”

  這時,雨又下了起來。毛澤東在雨夜裡,在周恩來、朱德、劉少奇和任弼時的注視下,為新華社寫了一篇題為《評蔣傅軍夢想偷襲石家莊》的述評,寫好後命令電臺全文廣播,而且馬上就播。

  毛澤東在述評裡用尖銳辛辣的語氣譏諷敵人:

  這裡發生一個問題,究竟他們要不要北平?現在北平是這樣的空虛,只有一個青年軍208師在那裡。通州也空了,平綏東段也只稀稀拉拉的幾個兵了。總之,整個蔣介石的北方戰線,整個傅作義系統,大概只有幾個月就要完蛋,他們卻還在那裡做石家莊的夢!

  述評廣播以後,嚇得傅作義的部隊一槍未放便驚懼萬狀地撤回了北平;不久,連駐守在保定的敵軍也向北平退縮了。

  毛澤東一紙嚇退了傅作義的10萬大軍!

  這是令許多人沒有料想到的事情,但這是事實,很有些《三國演義》中諸葛亮設“空城計”智退司馬懿的意境;也許是吧,難怪毛澤東在得到傅作義急速撤兵的消息後,也情不自禁地放開他那濃重的湖南鄉音,又唱了一嗓子京劇《空城計》裡諸葛亮的唱段:

  我正在城樓觀山景,

  耳聽得城外亂紛紛;

  旌旗招展空翻影,

  原來是司馬發來的兵;

  我也曾差人去打聽,

  打聽得司馬領兵就往西行

  ……

  爾到此就該把城進,

  為什麼猶豫不定、

  進退兩難、

  這是為的何情?

  我左右琴童人兩個,

  我是又無有埋伏又無有兵!

  ……

  毛澤東唱到這裡,對侍衛在身邊的李銀橋和閻長林笑了笑,又繼續唱下去:

  你就來來來,

  請上城來聽我撫琴,

  我諸葛亮缺少個知音的人!

  ……

  唱罷一段,毛澤東似乎意猶未盡,又加唱了一段也是《空城計》中諸葛亮的唱段:

  我本是臥龍崗散淡的人,

  論陰陽如反掌博古通今;

  先帝爺下南陽御駕三請,

  算就了漢家業鼎足三分;

  官封到武鄉侯執掌帥印,

  南北征東西剿保定乾坤。

  ……

  傅作義的敵軍被毛澤東的一篇述評嚇退了,接下來的盡是各戰略區發來的告捷電報。

  1948年11月1日,毛澤東接到粟裕和譚震林於10月31日發來的電報,鑒於即將舉行的淮海戰役規模很大,建議請陳毅、鄧小平統一指揮。

  毛澤東立即回電,同意了粟裕和譚震林的建議,決定“整個戰役受陳、鄧指揮”,並指示華東、中原兩野戰軍組成以鄧小平為書記、劉伯承、陳毅、粟裕、譚震林為委員的總前委統一指揮作戰。

  11月2日,東北野戰軍解放瀋陽,再殲敵14.9萬餘人。

  至此,毛澤東親自部署和指揮的遼沈戰役勝利結束。整個戰役進行中,毛澤東先後發了70多封指示電報,保證了戰役的順利進行,東北全境解放。

  整個遼沈戰役,總計殲敵47萬餘人。

  當天晚上,毛澤東、周恩來、朱德、劉少奇和任弼時聚在一起,叫來各自的廚師在一處共同做了一頓豐盛的晚餐。

  毛澤東是老習慣了,就是要吃碗紅燒肉,還指明了要肥些的,說是吃了好補補腦子。

  那天晚上,飯桌上還擺上了米粉肉和酸菜炒肉絲,有滹沱河裡的魚,有機關事務處養的雞,還有李銀橋和閻長林他們再次打來的斑鳩。

  毛澤東抓起筷子,先講了一句:“東北告捷,蔣介石完蛋的日子就不遠了!”

  站在一旁的李銀橋見毛澤東開始吃飯了,便用手指了指桌上的酒瓶,提醒毛澤東等人喝點酒慶祝勝利。

  毛澤東問周恩來:“喝口酒麼?”

  周恩來擺了擺手,表示不喝。

  吃飯中,周恩來和劉少奇勸毛澤東多吃一些別的菜,可毛澤東卻說:“我幾十年的農民生活習慣了,你們不要強迫我麼……”

  朱德笑道:“老毛啊,斑鳩肉還是要吃些的,這也是銀橋和長林他們的一片心意麼!”

  毛澤東轉臉對李銀橋說:“你也告訴閻長林,你們不要為我吃東西費心費力,一個星期給我吃兩次肥肉足矣!”

  李銀橋回答:“這事我們早都記著呢!”

  在座的人們聽了,都爽朗地笑起來……

  飯後,五大書記叫來作戰部的有關同志,又連夜開會、研究淮海戰役了。

  李銀橋想:怪不得周恩來不喝酒呢!

  1948年11月5日,河南南陽解放。毛澤東向中原野戰軍的劉伯承、陳毅和鄧小平拍發了賀電。

  同一天,毛澤東又向史達林拍發了電報,慶賀十月革命節。

  11月6日,震驚中外的淮海戰役打響了!

  此時,國民黨集結在徐州一帶的軍隊有徐州的“剿總”司令官劉峙、副司令官杜聿明指揮下的4個兵團和3個綏靖區部隊,連同從華中趕來增援的敵軍黃維兵團,共5個兵團和3個綏靖區部隊,總計國民黨的精銳部隊22個軍、56個師,合計55.5萬餘眾。人民解放軍參戰的部隊有華東野戰軍的16個縱隊,中原野戰軍的7個縱隊和華東、中原軍區、華北軍區所屬冀魯豫軍區的地方武裝,共計60余萬人。

  此時此刻,敵我雙方百萬大軍雲集華中,方圓百里的地面上煙塵蔽日。毛澤東和周恩來等人在西柏坡運籌帷幄,談笑風生;粟裕、譚震林和劉伯承、陳毅、鄧小平等將領指揮若定,對對峙敵軍持之以智以勇……

  對於淮海戰役的取勝把握,毛澤東是在深思熟慮後進行了周密部署的,對華東、中原兩野戰軍前委指揮員的臨戰指揮,是完全放了心的。

  11月8日,毛澤東對華北局的工作指示說:

  蔣介石的國都在南京,他的基礎是江浙資本家。我們要把國都建在北平,我們也要在北平找到我們的基礎,這就是工人階級和廣大的勞動群眾。

  同一天,毛澤東又以書面形式,給劉少奇等人寫了一份工作函件:

  北平、天津、唐山、張家口解放在即,即須準備接管幹部及黨政機構的配備,務於一個月至多一個半月內準備完畢。平、津、張三城當然要華北局負責準備,是否要東北局協助?唐山是否由華北局負責,還是由東北負責?解放後冀東、察北兩區應劃歸華北局管轄,如果決定這一點,應不待平、津解放,該兩區即應重劃隸屬關係,幹部及糧食諸問題方利統籌。事先調查政治、經濟、文化諸種情況,擬定處理方案。

  也是在11月8日,毛澤東又收到了粟裕的來電,告之國民黨第三綏靖區兩位副司令長官何基灃、張克俠率一個軍部和三個師、一個團共兩萬余人,于徐州東北賈汪地區起義,投向了解放軍;同時建議在殲滅黃伯韜兵團後立即向徐州、蚌埠線進攻,將國民黨軍主力殲滅在長江以北。

  11月9日,毛澤東代表中央軍委複電粟裕:

  應極力爭取在徐州附近殲滅敵人主力,勿使南竄。

  11月11日,毛澤東致電各中央局、各野戰軍前委,指出原先政治局會議所作的用五年左右的時間從根本上打倒國民黨蔣介石的估計及任務,因九十兩個月的偉大勝利,已顯得是落後了。指出:

  我全軍九十兩月的勝利,特別是東北及濟南的勝利,業已從根本上改變了敵我形勢。……根本上打倒國民黨……大概只需再有一年左右的時間即可達到了。我軍大約再以一年左右的時間,再殲其一百個師左右即可能達成這一目的。但要全部解決國民黨並佔領全國,則尚需要更多的時間。我黨我軍仍須穩步前進,不驕不躁,以求全勝。

  11月13日,毛澤東接淮海戰區來電,報告了國民黨第一綏靖區副司令長官兼第107軍軍長孫良誠率該軍軍部和一個師共5800人,在江蘇睢甯西北地方向解放軍投誠。

  11月14日,毛澤東為新華社寫了一篇題為《中國軍事形勢的重大變化》的評論文章。

  在這篇評論裡,毛澤東指出,人民解放軍不但在品質上早已佔有優勢,而且在數量上現在也已經佔有優勢。這是中國革命的成功和中國和平的實現已經迫近的標誌。

  毛澤東在文章中說:

  “現在看來,只需從現時起,再有一年左右的時間,就可能將國民黨反動政府從根本上打倒了。”

  文章最後說:“敵人是正在迅速崩潰中,但尚需共產黨人、人民解放軍和全國各界人民團結一致,加緊努力,才能最後地完全地消滅反動勢力,在全國範圍內建立統一的民主的人民共和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