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秘:中緬聯合勘界警衛作戰
2017/05/20 10:05 | 來源 / 人民網

  英國侵占緬甸後,利用歷史上中緬關係融洽,疆界不明的狀況,藉機侵占中國領土,製造了中緬邊界矛盾

  1955年11月初的一天,在中緬邊境尚未定界的黃果園附近,大霧瀰漫,中國邊防軍與緬甸邊防軍在大霧中發生誤會,雙方都開了槍。這就是“黃果園事件”。開槍誤會發生後,中緬兩國政府都感到解決邊界問題已迫在眉睫。

  新中國成立初期,周恩來就明確指出:“我們社會主義國家當然不擴張,但人家不信。一些亞洲國家很擔心,認為大國必然擴張。所以要用實際行動使他們慢慢相信,爭取和平共處,在10年內要努力解決同鄰國的邊界問題,先從緬甸開始,陸續解決,解決後他們就放心了。”

  “黃果園事件”發生後,周恩來感慨地說:“解決中緬邊界問題應該加快步伐了。”

  中緬邊界究竟存在什麼問題需要解決,而且還發生了開槍的誤會呢?

  中國和緬甸歷史上關係十分友好,兩國沒有十分明確的疆界。1885年英國侵占緬甸後,利用這種疆界不很明確的狀況,藉機瘋狂侵占中國領土,擴大殖民領地。緬甸獨立後,西方勢力又利用中緬邊界問題,挑撥中緬兩國人民的感情,企圖製造緊張局勢。

  中國與緬甸的邊境線長達2000多公里,英國殖民主義者當年在三個地段製造了邊境矛盾。

  第一段未定邊界是佧佤山區的一段。英國與清政府在1894年和1897年簽訂的兩個關於中緬邊界的條約中,有關條文自相矛盾,這一段邊界長期沒有劃定。英國殖民者想造成既成事實,便於1934年派兵進攻班洪、班老地區,遭到當地佧佤族人民的抵抗,未能得逞。

  1941年,英國乘中國正處在抗日戰爭最困難的時期之機,以關閉滇緬公路相威脅,同國民黨政府於1941年6月18日用換文方式在佧佤山區劃定了一條對英方有利的邊界,將班洪和班老轄區的一塊土地劃入英國殖民地。這就是所謂“1941年線”。同年12月,太平洋戰爭爆發,這一界線並沒有豎立界樁。緬甸獨立後,繼承了這個協定,班洪和班老在“1941年線”以西地區的土地,被劃入緬甸的撣邦。

  1950年,人民解放軍解放雲南,國民黨軍將領李彌率第八軍殘部逃往緬甸撣邦,在台灣當局的直接指揮和控制下,利用中老、中緬、中泰邊境各國控制薄弱的特點,盤踞下來,儼然成為一個獨立王國,並對中國境內進行破壞和騷擾。1952年中國人民解放軍追剿國民黨軍殘部時,進入了南段“1941年線”以西地區,並在那裡駐紮下來。當時緬甸政府內戰尚未結束,也沒有對這一事件表態。

  第二段未定邊界是在南畹河和瑞麗江匯合處的勐卯三角地區,又名南畹三角地,面積約250平方公里。這一地區的邊界問題又稱“南坎問題”。這個地區是中國的領土,過去英國在條約中也明文承認了這一點。但是,在1894年中英兩國簽訂有關中緬邊界條約以前,英國不經中國的同意,強行通過這個地區修建了由八莫到南坎的公路。

  到1897年,中英兩國再一次簽訂有關中緬邊界條約的時候,英國又以“永租”的名義取得了對中國這塊領土的管轄權。緬甸獨立後繼承了對此地區的“永租”關係。

  第三段未定邊界是尖高山以北的一段。這段邊界過去始終沒有劃定,英國在這個地區不斷地製造糾紛,企圖擴大殖民地,其中1911年初英國武裝侵占片馬地區,製造了“片馬事件”,引起中國強烈抗議。

  片馬自古就是中國的神聖領土。從唐朝到清朝覆滅前夕,片馬一直為中國政府管轄。但是,英國侵略者早就對這片美麗富饒的土地垂涎三尺。

  1910年底,英軍趁高黎貢山冰雪封山、片馬與內地交通暫時阻斷之機,派兵2000多人,武裝強佔了片馬,但遭到片馬廣大人民的強烈反抗。北京、上海、昆明等地的學生、工人和市民也紛紛走上街頭,聲討英帝國主義的侵略行徑,聲援片馬人民的正義鬥爭。這就是歷史上著名的“片馬事件”。

  迫於壓力,英國政府不得不在1911年4月10日給中國政府的照會中,正式承認片馬、崗房、古浪屬於中國,但卻毫無道理地繼續侵占這個地區。

  由於中緬邊界問題由來已久,問題本身也很複雜,因此,新中國政府著手處理中緬邊界問題時,採取了審慎從事的態度,有準備、有步驟地尋求這個問題的解決。

  1954年6月28日到29日,應緬甸總理吳努的邀請,周恩來對緬甸進行首次訪問。兩國總理舉行了會談並發表聯合聲明,同意以和平共處五項原則指導處理兩國之間的關係。在這次訪問中,周恩來首次談到了中緬邊界問題。

  1954年12月,吳努應邀訪華,中緬兩國領導人首次就邊界問題全面而深入地交換意見。

  1956年10月25日至11月4日,周恩來同前來北京訪問的吳努進行4次會談,發表了聯合公報,宣布中緬兩國政府取得諒解,從1956年11月底起,中國軍隊撤出“1941年線”以西地區,緬甸軍隊撤出片馬、崗房、古浪地區。1956年底以前,中緬兩國政府分別完成了撤軍工作,為解決中緬邊界問題提供了緩和的氣氛和良好的開端。

  此後,中國政府為妥善解決中緬邊界問題,又做了大量工作。1960年1月28日,中緬兩國政府簽訂了《中緬友好和互不侵犯條約》和《中緬關於兩國邊界問題的協定》,並發表聯合公報。

  1960年10月1日,中緬兩國終於正式締結了《中緬邊界條約》,使中緬邊界問題得到了合理解決。

  但是,中緬雙方政府都擔心中緬邊境勘界問題能否順利進行。

  周恩來是最早關注這一問題的。1960年4月末,周恩來結束對緬甸訪問後,考慮到《中緬邊界條約》簽訂後,將進行勘界和立界標、界樁,於是,在昆明短暫停留期間,他與陳毅一起,召見了昆明軍區副司令員魯瑞林等,了解逃入緬甸的國民黨殘軍情況。

  周恩來的擔心不無道理,國民黨殘軍在緬甸侵占了相當於幾個台灣省的領地了。

  蔣介石插手,緬甸遭殃,國際社會紛紛譴責

  中緬聯合勘界,為什麼還要警衛作戰呢?這是因為國民黨殘軍霸占緬甸邊境領土引起的。

  1950年3月9日,在人民解放軍的窮追猛打下,國民黨軍800餘人,從雲南西盟阿佤山與西雙版納傣族居住區之間的小壩子逃出了國境線。至此,國民黨的最後一支部隊被趕出了中國大陸,殘兵敗將逃入了緬甸“金三角”地區。

  這批殘軍原屬國民黨軍第八軍二三七師七○九團,團長為李國輝。

  4月20日,國民黨殘軍來到緬甸東部大其力市的一個村子——小孟棒。在這裡,他們遇到了國民黨軍第二十六軍九十三師二七八團的600餘人。二七八團副團長是譚忠,團長羅伯剛已逃到台灣去了。

  李國輝和譚忠兩人謀劃,不去台灣了,立足“金三角”求發展。

  “金三角”地處緬甸、泰國、老撾三國交界地帶。這里山高林密、人煙稀少,地域範圍要比台灣省面積大幾倍。在軍事上,進可攻,退可守,大規模圍剿施展不開,特別利於游擊戰。緬甸當地的散兵在李國輝和譚忠他們看來不足一懼。

  李國輝和譚忠拉起了隊伍,名曰“復興部隊”,又稱“復興軍”。他們要求士兵同當地民眾搞好關係,並約法三章,不得強搶民眾東西,不得強姦婦女,不得騷擾百姓,違者重懲。雖然在夾縫中求生,他們的隊伍卻壯大了,原來1500人的隊伍增至3000多人。1950年6月至7月,緬政府軍曾對他們展開攻擊,但以失敗告終。

  消息傳到台灣,蔣介石異常驚喜,中緬邊境居然還有如此能打的國軍,便立即召見李彌,命他赴“金三角”統率舊部。

  李彌曾是李國輝的頂頭上司,國民黨第八軍軍長,黃埔軍校第四期學員。

  “復興軍”指揮部副官鄧克保原為李彌貼身秘書,他帶領一營的兵力將李彌從泰緬邊境接至“復興軍”所在地大其力市。

  李彌按照台灣的指令,命令“復興軍”按緬方要求撤出大其力,選定50公里外的孟撒為總部。

  1951年2月,台灣來電,宣布正式接納“復興軍”,由李彌統率。

  李彌帶去了一些部屬,使該地區殘軍漸漸擴充到近萬人,佔據了比台灣省面積大得多的地盤。

  此時,正值朝鮮戰爭期間,美國已註意到國民黨軍在東南亞的活動,並開始向國民黨殘軍提供軍事援助。

  1951年5月,國民黨軍殘部由李彌坐鎮指揮,分路侵入雲南思茅臨洛邊防地區。一路由九十三師師長李國輝率領2500餘人,5月間佔領西盟、滄源、岩帥等地,並向耿馬進犯;另一路由二十六軍軍長呂國銘率領2000餘人佔領臘福、孟馬、孟連等地。並有游擊大隊、特務大隊500餘人竄入孟遮以東地區。

  解放軍雲南省軍區在完成“放敵入境”的戰略意圖之後,發布了剿滅李彌殘軍的命令,以5個步兵團,分4路追剿。殘軍稍作抵抗,立即潰逃,於5月下旬全部逃入緬甸。

  李彌第一次竄擾雲南慘敗後,重返故土的夢想雖然破滅,然而在緬北山區,他仍以“雲南省政府主席”、“雲南人民反共救國軍總指揮”的名義發號施令,繼續指揮國民黨殘軍進行反共活動。

  李彌與解放軍對抗不是對手,打緬軍卻得心應手。李彌所部迅速佔領了緬北薩爾溫江以北,中國雲南邊境外以南的緬甸的科康、佤邦、懸棟3個省的地區,控制了該地區的貿易和鴉片種植,並收納賦稅,收繳公糧,儼然是緬甸的當地政府。

  1952年1月,孟撒機場建成。台灣C-47運輸機每週兩次往返,運來M-1步槍、五○口徑輕機槍、反坦克炮等武器,裝備了近萬名國民黨軍新兵。

  1952年2月,台灣又派800名軍官及情報人員到緬北充實李彌部隊。到1953年1月,李彌部隊已擴充到1.85萬餘人,編制為1個總部,1個指揮部,4個軍區,3個師,12個縱隊。活動範圍北到緬甸若懂,南至耶縣,西至孟蘇,東至老撾,活動區域進一步擴大。

  1953年春,緬甸政府組織克欽族軍隊和印度兵對“金三角”地區的國民黨殘軍發起新一輪清剿,但事與願違,國民黨殘軍經過血戰、苦戰,又一次轉敗為勝。

  緬甸無奈,只好向聯合國控訴“中華民國”及美國的罪行。緬甸政府向世界提供了大量的數據、照片、實物及戰爭狀況。東南亞各國聯合在聯合國安理會提出抗議,紛紛譴責台灣當局和美國粗暴侵犯緬甸主權的行徑,要求維護緬甸主權,因為這些國家都感到了國民黨殘軍存在的威脅。

  美國政府迫於壓力,不得不於1953年5月22日在曼谷召開美、泰、緬及台灣當局四方軍事會談。國民黨駐緬甸殘軍副總指揮李則芬出席了會議。

  美國政府和台灣當局迫於各國壓力,最終達成的協議是:國民黨駐緬甸的殘軍全部撤往台灣。

  1953年11月18日,緬甸國民黨殘軍開始乘美國民航飛機撤往台灣。整個撤離工作一直延續到1954年3月,但仍然有一部分國民黨殘軍潛伏下來。

  兩年後,蔣介石再次想到利用中緬邊境一帶的國民黨殘軍,從雲南進犯大陸,委派曾擔任過自己衛隊副隊長的原第八軍副軍長柳元麟,潛入緬北,搜羅殘部。柳苦心經營了兩年,殘軍又擴充到3000餘人。

  1959年,蔣介石召柳元麟到台灣,命他設法策應云南、西藏等地匪特暴亂,並告以將增加對殘軍經費和補給的供應,使之鞏固和擴充實力。

  柳元麟返緬後積極招兵買馬,聲稱:“不僅緬敵找上門來要打,而且要打進云南,以擊引暴,以暴致亂。”他還制訂了襲擾雲南的“突擊計劃”。1960年春,台灣當局向緬北殘軍駐地空投了400人的“特種部隊”,柳元麟也加緊了竄擾雲南的準備,培訓了2000多名竄擾骨幹。

  此時,周恩來、陳毅出訪緬甸後逗留雲南,讓昆明軍區介紹在緬甸境內的國民黨殘軍情況。顯然,國民黨殘軍的存在,不僅緬甸感到芒刺在背,中國也感到是個必予割除的隱患。

  中緬都感到消滅國民黨殘軍勢在必行,在緬甸政府的請求下,中緬兩軍利用聯合勘界的機會,攜手圍剿殘敵

  1960年10月,中緬邊界問題最終和平解決,中緬開始聯合勘界。此時,緬甸政府向中國政府提出聯合圍剿國民黨殘軍的請求。一場人民解放軍從未經歷過的山地叢林戰,悄悄地在中緬邊境拉開序幕。

  其實,緬甸政府早在圍剿國民黨殘軍受挫後,就想請中國邊防軍幫忙。

  從1957年開始,緬甸邊防軍就幾次明求或暗示,希望中國邊防部隊,在緬軍對盤踞在緬甸境內“金三角”一帶的國民黨殘軍攻擊時,進入緬甸境內給予協助。

  中國政府對盤踞在緬甸的國民黨殘軍也並非無動於衷。

  早在1959年5月4日,毛澤東將一份“關於蔣介石接見在緬國民黨殘軍總指揮,令其準備竄擾雲南”的情報批示給中央軍委委員兼解放軍總參謀長黃克誠:“引起警惕,準備應付可能的變亂”;“軍委亦應派員去雲南佈置對策”。毛澤東批示後,中共中央和中央軍委便對盤踞緬甸“金三角”地區的國民黨殘軍高度警惕,並製定了應急方案。

  1960年4月,周恩來在昆明聽取昆明軍區副司令員魯瑞林匯報逃入緬甸的國民黨殘軍情況時指出:“緬甸國會批准了剛剛簽訂的《中緬友好和互不侵犯條約》、《中緬關於兩國邊界問題的協定》,依此協定兩國將共同勘定邊界,而勘界過程中可能會遭到國民黨殘軍騷擾,你們要早有準備。”

  1960年6月27日至7月5日,根據《中緬關於兩國邊界問題的協定》成立的中緬邊界聯合委員會,在緬甸仰光舉行第一次會議,就對邊界進行必要的勘察、豎立新界樁、修訂和改立舊界樁等事宜,商討具體細節,確定日程安排。委員會中的中方首席代表是中國駐緬甸前任大使姚仲明。代表中還有總參作戰部邊防處處長成學俞,他是總參作戰部部長王尚榮委派的。

  在談到勘界警衛問題時,姚仲明根據周恩來的授意指出:雲南解放之際,國民黨殘部千餘人竄逃緬甸,盤踞撣邦地區,聲稱等待第三次世界大戰“反攻大陸”。他們不時騷擾中國邊境,對緬甸人民更是胡作非為,還可能在帝國主義的唆使下破壞中緬勘界。為了保護勘界人員的安全,必須給他們必要的打擊。

  緬方代表聽了姚仲明的話,非常感動,說周總理把問題看透了,他們也對國民黨殘軍干擾破壞勘界深感憂慮。此刻,中緬對攜手打擊緬方境內的國民黨殘軍,可謂心有靈犀一點通。

  王尚榮在得到軍委和總參領導的指示後,立即召集作戰部連續開了幾次緊急軍事會議,並親自執筆,以總參作戰部的名義,擬寫了《中緬邊界勘界警衛作戰的報告》。

  11月初,王尚榮派成學俞前往昆明,與雲南省軍區副司令員丁榮昌一起,同緬軍代表舉行中緬邊界聯合委員會警衛問題專門小組會議。4日,他們聯合簽署了勘界警衛問題的協議。

  協議規定:對盤踞在第四勘察隊工作地段,對勘察、豎樁工作有威脅的國民黨殘軍,由中緬雙方部隊共同負責加以捕殲清除。中國人民解放軍駐滇部隊負責捕殲清除舊30號界樁(孟遮以西)至62號界樁(南臘河與瀾滄江交匯點)地段附近的國民黨殘軍。中方部隊為執行警衛作戰任務,根據需要可進入緬甸境內20公里。清除殘軍的行動,雙方應同一時間進行,暫定於1960年11月20日左右。

  協議簽訂後,昆明軍區立即擬訂了警衛作戰方案,以3個戰群22個突擊隊,奔襲國民黨殘軍的16個據點。然後將此方案送中央軍委、總參審議。

  雖說這次只是對國民黨幾千殘軍的作戰,但畢竟是出境與鄰國軍隊協同作戰,而且是從未經歷過的山地叢林戰。毛澤東、周恩來對此高度關注,幾位老帥、總參謀長羅瑞卿先後參加了作戰方案的審議。

  毛澤東、周恩來關注的重點,是出境作戰在國際上的政治影響:會不會在東南亞其他國家引起驚恐和不安?會不會以為中國藉口打擊國民黨殘軍,炫耀武力?會不會給予國際上的反華勢力詆毀中國留下口實?因此力求將衝擊強度壓低,把20公里的出擊範圍用紅線標出,發給突擊隊。毛澤東的話分量相當重:誰越過紅線就殺誰的頭!

  時任國防部部長的林彪,反復強調他的作戰原則:“斷退路,包圍住,先圍而後殲。”

  在作戰方案審議過程中,中央軍委和總參確定了國民黨殘軍設在孟瓦、陣馬、孟育、踏板賣的據點為重點打擊對象;還擬定了重點捕殲的6名敵軍、師級軍官的名單。

  王尚榮將中共中央和中央軍委領導的指示,用電話通知了昆明軍區司令員秦基偉。毛澤東看了昆明軍區報送的情報,發現紅線南側的緬軍兵力過於單薄,難以履行堵截配合作戰的任務,要秦基偉趕快同負責與緬軍聯絡勘界保衛的丁榮昌聯繫商議,以妥善的方式,把我方的關注轉告緬方。昆明軍區馬上將這一信息傳達給緬軍,緬方對中方的提醒表示感謝。

  中緬聯合勘界警衛作戰的兩個階段

  中緬聯合勘界警衛作戰後來形成了兩個階段:第一階段是中國人民解放軍在紅線內作戰,第二階段是越過紅線為緬甸國防軍解圍。

  1960年11月21日21點30分,第一階段的戰鬥打響了。人民解放軍22支突擊隊迅速向國民黨殘軍的16個據點移動。據偵察,總參要求重點捕殲的敵軍、師級軍官,有5名在紅線附近。當時周恩來開玩笑說:“誰活捉柳元麟誰就可以當將軍!”但敵首柳元麟,卻不在紅線區域內。

  按預定計劃,戰鬥應該在22日凌晨6點30分打響。然而,這場對解放軍來說十分陌生的山地叢林戰卻沒能完全按計劃行事。撲擊的16個據點,最早的4點50分就接火了,最晚的7點50分才交火。由於解放軍的撲擊行動出其不意,16個撲擊點,只有兩個撲空。

  最早打響的踏板賣據點,戰績最佳,全殲守敵,“雲南人民反共志願軍”第一軍第二師師長蒙寶業被擊斃;5點40分打響的曼俄乃據點,雖然撲空,但在追擊中,擊斃了敵第四軍第五師師長李泰。

  殘軍不敢與解放軍戀戰,稍一接觸就向密林深處潰逃,很快都退到紅線區域以外。解放軍由於在紅線內作戰的命令很死,只好在紅線處停止追擊。秦基偉得到戰報後,一面命令突擊隊在紅線內清剿殘軍,一面向總參請求與緬方協商,同意解放軍越過紅線追擊敵第四軍主力。但中央的決定依然如故,攻擊不得不在紅線處終止。

  1961年初,緬甸軍開始實施打擊國民黨殘軍的“湄公河戰役”。緬軍調集了約1萬人,沿湄公河以西,由西南向東北推進。號稱“叢林游擊戰專家”的柳元麟,先佯裝節節敗退,決意以“引蛇出洞,將緬軍誘入王南昆狹窄低窪地帶伏擊”的戰法,瓦解緬軍的攻勢。

  1961年1月2日至9日,周恩來、陳毅、羅瑞卿等率領400人的龐大代表團,在仰光參加緬甸聯邦獨立13週年慶典時,聽到的還是捷報頻傳。可是沒過幾天,緬軍就落入柳元麟的圈套,被國民黨殘軍擠壓在王南昆至芒林的狹長山道間。遠程大砲難施威力,飛機的戰術動作受到限制,緬軍陷入孤立無援境地。

  此時,周恩來、羅瑞卿等已經離開緬甸,只有陳毅還在繼續訪問。緬方向陳毅提出:請中國人民解放軍越過紅線,南下百餘公里,協助緬軍作戰。19日,緬方得到周恩來的回复:我們願意參加這一聯合作戰的討論。

  與此同時,中央軍委開始商討在緬甸的作戰問題。軍委副主席賀龍、聶榮臻等聚集一堂。賀龍認為:我軍在緬甸作戰展開得過寬,兵力分散。聶榮臻認為:入緬作戰的力量,從整體上看,顯得單薄了些。羅榮桓提議:作戰力量應當加強。然而在短期內,在中緬邊界地區集結更多的兵力,是相當困難的。

  軍委作戰會議後,昆明軍區很快傳達了周恩來的指示:下一步作戰問題比較大,必須把敵情、友軍力量、我軍力量、作戰方針、作戰方法、作戰時間等問題研究透徹再說。然而,緬軍的求援之聲越來越急迫。

  1月21日下午,緬軍方代表飛抵設在孟育的中國突擊隊指揮部,請中國人民解放軍越過紅線,攻擊國民黨殘軍的孟百了、江拉重要據點,打掉殘軍的第三、五兩軍,以解救王南昆、芒林被困的緬軍。

  緬方的要求迅速傳往北京,總參隨即就此進行研究。總參謀長羅瑞卿說:“我們在緬甸訪問期間,緬甸向我們介紹的都是勝利的情況,現在幾次三番催促我們參戰,可見他們現在處境困難。我以為要去就快去,送人情要早送。如果緬方吃大虧,受蔣殘軍重創,就會對我方有意見。在國際上,緬甸方面不怕,我們怕什麼?馬上通知前邊部隊抓緊準備。”

  在羅瑞卿的意見報中央定奪的同時,昆明軍區接到了羅瑞卿的部署:“按照緬方提供的情況準備,敵約4000(人),我們使用8個營、2個便衣隊。孟百了2個營2個便衣隊,孟百了以西2個營,索永2個營,重點是孟百了。”

  22日凌晨3點,昆明軍區接到作戰部轉達的羅瑞卿的指示:“已經原則上同意配合緬軍作戰,但需要時間準備一下,我軍盡量迅速出動。請緬軍在芒林、王南昆咬住敵人,以待我軍南下配合殲滅之。”

  22日下午,周恩來批准了中國部隊越過紅線解救緬軍的作戰計劃。15點,羅瑞卿要作戰部通知昆明軍區。他還指示:孟百了以西2個營不去了,以免口張得過大。爭取25日打響。

  王尚榮在打電話的同時,再次重申了作戰紀律:一切行動一定要按雙方協議的範圍實施;力求不傷害居民;一定不要到老撾邊境作戰;槍、砲彈不能過湄公河,湄公河的汽艇不能打,靠岸的確係蔣殘軍的可以打。

  自25日開始的第二階段作戰,不如第一次順利。因為縱深地段的地形不熟,容易迷失方位,原始山林阻滯了奔襲的速度,而國民黨殘軍具有叢林戰的經驗,地形又熟,佔了一些便宜,解放軍的傷亡人數比第一階段要多一些。

  經受了解放軍第一次打擊的殘軍,在逃出紅線時,便制定了遇解放軍攻擊即逃,在逃中頑抗,以頑抗掩護逃脫,如解放軍窮追不捨,就退入老撾境內暫避的“保山計劃”。因此,當國民黨殘軍獲悉解放軍繼續南下進擊的情報後,便主動放棄了對王南昆緬軍的圍困,渡過湄公河,向老撾境內逃竄,被困的緬甸國防軍轉危為安。

  在兩個階段的作戰中,解放軍共殲國民黨軍740人,擊斃國民黨軍師長2名,活捉副師長1名,搗毀國民黨殘軍經營了10多年的巢穴,協助緬甸政府解放了擁有30多萬人口、3萬多平方公里的土地,保障了勘界工作的順利進行。

  國民黨殘軍柳元麟的總部,在此後被迫遷往台灣。剩下的少數國民黨軍殘餘分子,基本上散佈到民間,對緬甸政府已經形不成大的威脅。

  中緬邊境勘界任務完成後,近百年未能解決的中緬邊界問題得到了圓滿解決。國民黨殘軍遭到毀滅性打擊後,中緬邊境地區出現了和平、安寧的景象,兩國人民迎來了和睦相處、友好往來的新時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