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人被蔣介石看做當世韓信 他死後蔣且喜且憐
2017/04/21 11:04 | 來源 / 人民網

  核心提示:出殯時,蔣介石早上7點50分就到了,白先勇指著他在葬禮上的照片說:“照片臉上的悲哀是真的,那時候感受是真的。”白先勇在書中用漢高祖對韓信的態度作比,描述蔣介石對白崇禧的心態:“韓信打天下功高震主,呂後設計把他給殺了。《史記》裡說,高祖知道了,是‘且喜且憐之’。一方面心腹之患被除掉了,他高興,另一方面他為自己打過天下,這是將才。”

 

  蔣介石 資料圖

  1966年白崇禧心臟病發過世,關於他的死因民間有多種說法,傳言他被毒死,面色發綠,床頭有半瓶酒,床單有撕裂的痕跡,又稱醫生賴少魂在他的藥酒中下毒,更誇張的說法是有一個護士對他用了美人計,趁機謀殺。白先勇說這些都是子虛烏有的事情:“我弟弟看到了遺體,很平靜,完全沒有這些跡象。他確實是喝藥酒的,沒喝完的酒杯放在那裡,就傳出來毒藥一說。那個醫生賴少魂,是很有名的‘國醫’,人家大‘國醫’還會這樣下毒嗎?”

  白崇禧的葬禮是“國葬”待遇,在市立殯儀館舉行公祭,“總統”蔣介石以下,黨政軍高級官員及各界人士前往祭悼的達千人。出殯時,蔣介石早上7點50分就到了,白先勇指著他在葬禮上的照片說:“照片臉上的悲哀是真的,那時候感受是真的。”白先勇在書中用漢高祖對韓信的態度作比,描述蔣介石對白崇禧的心態:“韓信打天下功高震主,呂後設計把他給殺了。《史記》裡說,高祖知道了,是‘且喜且憐之’。一方面心腹之患被除掉了,他高興,另一方面他為自己打過天下,這是將才。”

  白崇禧說過:“‘總統’是重用我的,可惜我有些話他沒聽。”白先勇反復提到這句話:“父親北伐是參謀長,抗日是副參謀總長,內戰是國防部長,一直都是蔣介石最高的幕僚長,這是重用他。但是有些戰略上的建議蔣介石沒聽。我父親認為軍事失敗是國共內戰最重要的失誤,軍事上,國民黨在戰略、戰術方面犯了很嚴重的錯誤,一而再再而三的。”

  蔣介石對白崇禧,多有權術上的動作,白先勇說:“到他那個位子,也許非那樣不可,我父親是個軍人,政治權謀他不是不懂,他不屑為之。”

  白崇禧在臺灣十七年,一直稱自己是“待罪之身”。白先勇回憶:“他覺得國家在自己手裡丟掉了,是內心這種的內疚。他會跟我講,再不反攻,從臺灣到大陸的兵都老掉了,反攻的機會就越來越渺小。我們這一輩當然知道這是不可能的,但是他們那一代都是這樣的,有他們的想法,丟掉大陸對他們來講是很大一個心中的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