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征時紅軍班長陷沼澤拒戰友援救:傻瓜 一個還不夠
2017/04/21 10:04 | 來源 / 中國軍網

  核心提示:泥濘的草地是個吃人的惡魔,我們警衛連一名17歲的班長,不小心陷入沼澤,戰友伸過援救之手,他嚴厲喝道:“不許靠近我,傻瓜!一個還不夠嗎!”說完便閉上了眼睛。我痛哭失聲,就這一天的時間裡,我們直屬隊就有好幾個同志被無情的泥潭吞噬了。

 

  長征 資料圖

  我們警衛連一名17歲的班長,不小心陷入沼澤,戰友伸過援救之手,他嚴厲喝道:“不許靠近我,傻瓜!一個還不夠嗎!”

  1934年10月,第五次反“圍剿”失敗了,紅軍不得不倉促進行長征,我們離開中央蘇區根據地,以慘重的代價突破了四道國民黨設防的封鎖線,經過10個月的長途跋涉,我們已經走過了9個省,18000裡路,6月中旬,在川西北的懋功又與紅四方面軍勝利會師,而後繼續北上,準備到川陝甘邊界創建新的抗日反蔣革命根據地。

  我當時由紅一軍團一師三團團政委調到軍團直屬隊任總支書記。7月30日,我們已經走進了杳無人煙的草地,這條路好難走呀,天氣變化無常,剛才還是晴空萬里,忽然變成風雪交加。泥濘的草地是個吃人的惡魔,我們警衛連一名17歲的班長,不小心陷入沼澤,戰友伸過援救之手,他嚴厲喝道:“不許靠近我,傻瓜!一個還不夠嗎!”說完便閉上了眼睛。我痛哭失聲,就這一天的時間裡,我們直屬隊就有好幾個同志被無情的泥潭吞噬了。

  這天,我們突然接到軍團司令部的命令:停止過草地,返回毛兒蓋。我們帶著滿肚子的狐疑,改變了行進方向。不走草地這條路,炊事班長黃皆富最高興,在草地上尋找可供食用的野菜、蘑菇以供大家充饑,是一件十分傷腦筋的差事。

  在返回的路上,直屬隊的幹部、戰士議論紛紛。神炮手趙章成營長說:依我看草地不好過,還不如經松潘、黃勝關、武平、毛牛山到甘南武都天水方向去開闢根據地,這一帶地形我熟,我是甘肅人嘛。其警衛員反駁說:這個主意不好,還在川西北時,為了等張國濤的四方面軍,使得蔣介石有了時間,令劉湘、魯班昌軍閥在這一帶部署了幾十萬軍隊,構築了層層溝壕、碉堡堵截我們,咱們千萬別自投羅網呀!警衛連長尹國赤說:我們選擇草地這條路,是經過詳細偵察瞭解的,那裡國民黨兵力部署薄弱,草地雖然難走,但不是絕路,只要我們糧食準備充足一點,還是可以闖過去的。身經百戰的偵察連連長劉雲彪說:草地難走,但敵人兵力部署單薄,總比我們硬往敵人子彈上碰強得多,趁著我們肚子裡還有點兒油水,五六天不就闖過去了嗎?!為什麼又要把我們拉回毛兒蓋,耽誤這寶貴的時間。軍團司令部曾明指導員聽後解釋說:要過草地就得兩個方面軍上下一致,不能上下不一致鬧不團結,不團結就沒有力量,就會讓敵人鑽了空子。

  衛生部野戰醫院的王奇才政委補充說:停止北進只是暫時的,我們還得過草地北上,目前南方沒有日本鬼子,東北、華北才有日本鬼子。

  返回毛兒蓋的路上小休時,我走到軍團政治部隊伍中,聽到政治部佐政指說:長征以來,我們闖過了9個省,渡過了石達開渡不過的大渡河,爬過了神仙都上不去的大雪山,如果走過草地後,就會到達川陝甘邊抗日前線,現在停止過草地,一定是有它的道理,說不定毛主席又有什麼新點子呢!

  8月1日下午兩三點鐘,我們返回了毛兒蓋,記得昨天離開時,我們把這裡打掃得乾乾淨淨,現在卻成了髒兮兮的,牛糞滿街都是。部隊回到駐地,就趕緊忙著打掃衛生,派出小分隊四處找糧。我和管理科長陳士榘一起收集各連黨支部幹部、戰士們的思想反映。正好軍團朱瑞主任來到,我們向他反映了幾天來部隊的政治思想情況,特別是存在的一些疑問。朱主任說:自從毛主席宣佈8月1日為紅軍誕生紀念日,到今年已經是第七年了。停頓了會兒,他面向我,似自言自語計算著:我們軍團參加南昌起義的還有45人,其中聶榮臻政委還是南昌起義的領導人之一……我們一致同意,在這特殊的時間、特殊的地點召開軍團直屬全體軍人大會,紀念這個偉大的日子。

  晚飯大家喝了頓青稞麥稀飯,外加野菜燉野蘑菇。19時整,五六百指戰員列隊來到毛兒蓋南面的一塊較平坦的草地上,主席臺上放了幾塊石頭,權當座椅,林彪軍團長、聶政委、左權參謀長、朱瑞主任、羅榮桓副主任都提前到了會場。

  朱主任操著洪亮的蘇北普通話解釋了返回毛兒蓋的原因,而後又針對部隊中普遍存在的不願走草地的思想顧慮,認真解釋道:國民黨胡宗南、劉湘、魯大昌軍閥部署了幾十萬圍堵大軍,在松潘、黃勝關、毛牛嶺,以及甘南的武都、天水一帶,重兵把守,層層封鎖。為了減少不必要的犧牲,要北上,只有走草地,這裡敵人兵力部署薄弱。接著他指示部隊,在毛兒蓋的黑水地域等地修整、籌糧,準備等待紅四方面軍一起過草地。最後,朱主任號召一方面軍利用這段時間,進行統一思想、整頓紀律的教育,用實際行動來紀念建軍節。

  是啊,的確該“突擊”一下軍容和紀律了,我們穿的灰布軍裝,還是在中央蘇區的兵站發的。這十個月裡,衣服被汗水浸、戰火熏,已經看不出原來的模樣了,有的破得衣不遮體了,草鞋也磨透了兩個洞。趙通訊員風趣地說:我的草鞋可以當“眼鏡”用!大家的頭髮長得可以梳小辮子了。再有,這裡是藏族同胞聚居的地方,喇嘛寺是不能隨便出入的,藏民把它看得非常神聖,我們有的戰士是不是未經允許,硬闖寺廟找糧?有沒有人拿了藏民的青稞沒給錢?凡此種種,都需要作一番清理、整頓和檢查。

  黑水流域的婆羅子小溪流,變成了洗臉盆、洗衣盆,戰士們在那裡洗呀,涮呀,光著身子泡在水裡戲耍,好不熱鬧!經過這麼一“突擊”,大家煥然一新。特別是那八角帽上的紅五星,顯得那麼紅、那麼豔,那麼閃爍。我們紅一軍團,絕不是“叫花子”軍隊,不!我們是一支拖不垮、打不爛的人民軍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