哪位開國上將一生“五上五下”甘當“補缺官”
2017/03/18 10:03 | 來源 / 人民網 | 點擊數:

   核心提示:賀炳炎是著名的獨臂將軍,一生充滿傳奇色彩。1933年5月到1935年6月這兩年時間裡,他蒙冤被捕,五下五上,歷經坎坷,但他忍辱負重,對革命忠貞不貳,只要黨一聲召喚,他就挺身而出,甘當“補缺官”,哪裡困難就沖向哪裡。

 

  賀炳炎 資料圖

  賀炳炎是著名的獨臂將軍,一生充滿傳奇色彩。1933年5月到1935年6月這兩年時間裡,他蒙冤被捕,五下五上,歷經坎坷,但他忍辱負重,對革命忠貞不貳,只要黨一聲召喚,他就挺身而出,甘當“補缺官”,哪裡困難就沖向哪裡。

  補缺十九團團長

  1933年春,執行“左”傾路線的中央代表,在湘鄂西大搞“肅反”擴大化,一批批黨員、幹部被當作“改組派”“肅”掉了。所謂“改組派”即“中國國民黨改組同志會”,是國民黨內汪精衛派系向蔣介石爭權奪利的一個小團體,已於1931年解散。

  時任紅3軍7師19團團長的賀炳炎,儘管連“改組派”是哪三個字都弄不清楚,也被當作“改組派”給抓了起來。他生性倔強,不管受到怎樣的刑訊逼供,始終據理抗爭,毫不屈服。部隊不停地轉移,賀炳炎被押進了由所謂的“改組派分子”組成的“改組派連”。正走著,前方忽然槍聲大作,紅軍前沿部隊與國民黨軍隊發生激戰。前沿部隊中的19團因指揮員被捕,群龍無首,一開戰就陷入被動局面。紅7師師長盧冬生急得直罵娘,趕忙派通訊員到“改組派連”“借”賀炳炎當團長指揮作戰。賀炳炎二話沒說,抓起通訊員給他的駁殼槍,箭一般地沖向戰場,組織19團進行反攻,迅速扭轉了不利的戰局。

  戰鬥勝利了。賀炳炎下意識地把駁殼槍往腰間插,卻被跟在他身後的“肅反”隊員下掉了,隨即一副鋥亮的手銬又銬住賀炳炎的雙手。

  補缺“特科”大隊長

  賀炳炎被押回了“改組派連”。他性子剛烈,別人用一根繩子捆,對他則用幾根繩子,行軍時把沉重的米袋、大捆的草鞋架在他肩上。在被關押的第29天,賀龍無意中發現了蓬頭垢面的賀炳炎,在他的據理力爭下,賀炳炎被放出來了,但有關方面只允許他做管理員之類的工作,還給他留下一個“改組派自首分子”的“政治尾巴”。

  賀龍把賀炳炎安排到軍部做管理員,好隨時調用。8月,中央代表帶領紅7師留守湘鄂邊根據地,賀龍和政委關向應帶領軍部和紅9師到宣恩、咸豐、利川開闢新區。9月23日,軍部和紅9師抵駐“神兵窩”——咸豐縣黑洞鎮,收編了以庹萬鵬為首領的“神兵”700餘人,改編為特科大隊。

  賀龍很重視被收編“神兵”的改造,點名讓賀炳炎去當大隊長。“神兵”是帶有封建迷信色彩的土著武裝,士兵絕大多數是窮苦農民出身,作戰勇敢,但他們迷信吞朱砂之後“打不進、殺不進”。賀炳炎因勢利導,啟發他們的階級覺悟,破除迷信,到戰火中鍛煉意志,使特科大隊很快成為一支能打硬仗的隊伍,人們都稱它“鐵殼大隊”。

  補缺十八團團長

  1933年12月,紅3軍7、9兩師在石灰窯會合,特科大隊被編進紅7師。賀炳炎沒有隊長當了,又因“自首分子”的“政治尾巴”,不能回部隊任職。他心裡很憋屈,但還是聽從安排回軍部繼續當管理員。

  1934年6月,紅3軍轉戰到黔東開闢新根據地。紅3軍政委關向應找賀炳炎談話,讓他帶十幾個人到沿河縣發展遊擊隊。賀炳炎是拉遊擊隊的好手,同他一塊下去的十幾個人都被誣為“改組派”的紅軍骨幹,現在他們有了幹革命的機會,熱情都很高,發動群眾,組織武裝,很快拉起8支遊擊大隊,在這個基礎上成立了沿河獨立團,賀炳炎任團長。不久,沿河獨立團與由“神兵”武裝改編的黔東縱隊合編為黔東獨立師,賀炳炎任師長。

  10月24日,紅3軍與6軍團勝利會師。會師後,紅3軍恢復紅2軍團番號,賀炳炎的獨立師被編入紅2軍團,原9師27團改稱6師18團,賀炳炎補了18團團長的缺。

  補缺“火頭軍司令”

  賀炳炎擔任18團團長不久又被撤職。1934年11月10日,紅2、紅6軍團在永順天主堂召開會議,當時“左”傾路線的影響還沒肅清,在批評湘鄂西“肅反”擴大化錯誤的同時,又作出一個決議,凡是過去的“改組派自首分子”都不能當主官,已經當了的都要撤下來。這樣,正在指揮18團參加十萬坪戰鬥的賀炳炎被撤銷了18團團長職務,幸得賀龍、關向應保護,賀炳炎才當上總指揮部的管理科長。這是他第4次遭到不公平待遇。

  1935年3月,國民黨軍幾個縱隊“圍剿”湘鄂川黔根據地,紅軍在澧水河邊的後坪與敵反復爭奪。一路敵軍突然沖到紅軍總指揮部幾十米的地方,部隊都不在,只剩下炊事員、司號員、飼養員、運輸員這些“火頭軍”,情況十分危急。恰在這時,賀炳炎帶兩名挑夫從大庸挑鹽返回指揮部。賀龍眼前一亮,大喊一聲:“賀炳炎,你當‘火頭軍司令’,上!”

  賀炳炎扔下挑子,扯開嗓門叫喊:“同志們,跟我沖!”他抱著一捆手榴彈,衝鋒在前,手榴彈一顆接一顆地投向敵陣。“火頭軍”跟在他身後,呐喊著沖到立足未穩的敵陣中,很快扼制住了敵人的進攻,為部隊主力趕來增援贏得了寶貴的時間。總指揮部終於保住了,賀龍、關向應等首長脫險了,賀炳炎在戰鬥中腰部負傷。

  在擔架前,賀龍握著賀炳炎的手說:“這一仗你這個‘火頭軍司令’立了大功!”關照他好好養傷,他淡淡一笑,說:“敵人的子彈沒勁,打到身上軟塌塌的,沒什麼了不起,很快就會好的。”

  再度補缺十八團團長

  賀炳炎傷好後仍回管理科,喂軍馬、送給養,一聲不吭地埋頭苦幹。

  1935年6月,紅2、紅6軍團轉戰鄂西,在咸豐縣忠堡包圍了敵縱隊司令兼41師師長張振漢的部隊,戰鬥打得異常激烈。紅18團傷亡很大,團長高利國、政委朱紹田相繼負傷,全團營以上幹部僅剩下1營長曾慶雲和團總支書記余秋裡兩人。

  賀炳炎奉命跑步到指揮所。賀龍當時正在生病發高燒,任弼時政委代替他下達命令:賀炳炎立刻去18團當團長,余秋裡任政委。

  賀炳炎直奔火線,代表總指揮部向余秋裡傳達提升他為團政治委員的命令。6月14日淩晨,賀炳炎與餘秋裡一起率領18團和兄弟部隊一起,從四面向敵人據守的構皮嶺陣地發起總攻擊。賀炳炎揮舞大刀,帶領戰士們勇猛拼殺。此戰消滅了敵41師師部和121旅,活捉了張振漢。

  忠堡戰鬥是賀炳炎的人生轉捩點,在餘秋裡的幫助下,他恢復了黨籍,從此甩掉了“自首分子”的包袱,輕裝上陣。此後,他南征北戰,出生入死,立下了赫赫戰功。

  後來任中央政治局委員、國務院副總理的余秋裡這樣評價:“賀炳炎同志被打成‘改組派’,在他被懷疑、被冤枉的時候,革命信念仍然毫不動搖,在戰場上出生入死,奮勇拼殺。只有真正的共產黨人才能做到這一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