史上背鍋第一人 為國家背了幾千年的“黑鍋”
2017/01/09 10:01 | 來源 / 搜狐歷史

  今天,咱們來談談我國歷史上最早、規模最大圍殲戰——長平之戰,順便提一下我國的實力背鍋擔當——趙括。

  兩強相爭,大戰將起

  秦國自秦孝公任用商鞅實行變法以來,富國強兵,國勢如日中天;旌旗麾指,所到之處無不臣服。

  這不,秦國又看韓國不爽了,一頓胖揍,韓國不想挨揍,乖乖交出上黨郡,可韓國的上黨太守馮亭是個不安分的人,(城會玩)他不願獻地入秦,而是禍水東引,獻上黨之地於趙。

  本著不佔便宜是王八的原則,趙王接受平原君趙勝的建議,欣然受地,派趙勝前往接受上黨,將上黨郡併入自己的版圖。這樣秦國就不高興了,小伙子皮癢癢了,二話不說,直接開打。趙國也不怕,來就來,誰怕誰。

  表面上看自趙武靈王胡服騎射以來,趙國軍事實力迅速崛起,是戰國唯一能跟秦國正面抗衡的國家。可自家事,自家人知曉,真跟秦國打趙國還是虛。

  所以秦趙對抗中,趙國一開始就沒打算打,自然而然處於下風,雖然趙國先得了上黨,但卻沒有很好的利用,反倒被秦國算計。

  秦國的戰略一直很清晰:“遠交近攻”,早都想對趙國動手了,此戰就是要重創甚至攻滅趙國,而趙國的戰略目標卻是搖擺不定,一方面,趙王深知秦強趙弱,只能聯合各國不可一力抗秦,而另一方面,自閼與之戰趙奢大破秦軍之後,趙人便以“首勝強秦”自詡,心中懷有和秦國一爭天下的豪情壯志。

  此次佔據上黨俯瞰河內,已經佔據先機,未嘗不可一戰。其實就是給自己壯膽,(裝13)秦軍打自己也不一定能打過,也許秦軍不會大舉進攻,可這只是趙國一廂情願而已。

  高層博弈,未戰先敗

  在戰役前期,戰爭不利,老將廉頗只能秉持這個戰略,抱著僥倖心理,不和秦軍硬拼,只是盡量拖延,打消耗戰,利用有利地形消耗秦軍,迫使長途跋涉的秦軍退軍,秦軍是來要東西的要不到怎麼肯回去,(龜孫子躲什麼躲有種出來打,有種你進來跟我打啊)兩支軍隊就這麼耗著,誰也不打誰,可惜廉頗錯判了形勢,也低估了秦軍的決心,秦軍是吃了秤砣鐵了心,一干就是14個月,雙方就大眼瞪小眼的對峙著,廉頗老眼昏花瞪不過白起,趙國就派個年輕人來對付白起。

  秦趙兩軍對壘使得這場突發戰爭,慢慢變成一場大決戰,秦國高層最先發現這點,他們開始謀劃一個驚天計劃,這個計劃決定了中國未來的歷史走向,秦軍糧草船載以進,不耗人力牛馬,大量向前線輸送糧草,準備發動一場決戰。

  反觀趙國高層並沒有決戰的想法,卻屯重兵與秦軍對峙,這是什麼想法?裝13嗎?要守只需十萬大軍固守要塞即可,要打應主動出擊,發揮優勢,趙軍胡服騎射名動天下,且坐騎多塞外良馬。若主動出擊也許能與秦軍一戰,而秦軍秦軍更以強弩硬弓著稱,特別適合山巒隘口之地的壁壘攻防戰,以己之短,攻敵所長,焉能不敗。

  眾所周知,趙國的戰爭潛力遠遠要低於秦國,(看看戰國地圖)秦國自商鞅變法以來數代積蓄的大勢,坐擁關中八百里秦川,收自韓魏的河東河內兩郡,取楚國的南郡,綜合實力冠絕各國,而趙國祇是趙武靈王胡服騎射使軍事上勉強能與秦國對等,好比冷戰時的蘇聯和美國,可趙國卻放棄僅有的優勢,不速戰速決,反而與秦國比拼綜合實力,打消耗戰,即使路途遙遠,可瘦死的駱駝比馬大,(大家見過駱駝沒),輕鬆耗死他,可趙國卻仍保持著彆扭的對峙長達14個月,由戰役演變為戰略決戰時趙國就已經輸了。

  趙國自知決策失誤,可如今已是進退兩難,龐大的軍隊需要消耗的糧草、物資趙國再也供應不起,後方也因大量勞動力參軍而陷入生產停滯。

  趙國開始向各國借糧,因為秦國遠交近攻的戰略,附近的韓、魏兩國不敢借趙國糧草,燕國國力微弱有心無力,楚國鞭長莫及,齊國卻又與秦國交好,不肯借糧,趙國祇得尋求戰機,速戰速決。老將廉頗知道先機已失,山隘攻防戰趙國根本不是秦國的對手,交戰必敗所以不肯出戰。

  環環相扣,不得不戰

  戰爭一開始,誰都沒有決戰的想法,秦國祇是奉行著遠交近攻的戰略不斷削弱諸國,可趙國貪心上黨,秦國什麼時候吃過這虧,自然而然派軍進攻,果然秦軍連勝數戰,可上黨城堅易守難攻,強攻肯定損失慘重,白起怎麼可能幹這種傻事。

  白起並沒有攻城而是請求秦王增援,秦國高層立刻心領神會,不斷增兵,面對秦國源源不斷的援軍,趙軍士氣大跌,(本來就打不過別人,現在他人還比我們多),趙國高層不想上黨有失,也不願被秦軍壓著打,也增派了大量援軍,向秦國證明他們堅守的決心,希望路途遙遠的秦軍知難而退,可他們沒有想到自己已經中了秦軍的計。

  他們低估了秦軍的戰爭潛力,最先撐不住的是他們,可是他們無路可退,秦國這計策環環相扣,他們兵臨城下,你退我進,你不退我耗死你,這是赤裸裸的陽謀,可是趙國君臣沒有辦法。

  40萬趙軍不能退,也沒法退,那隻留下一部分軍隊固守要塞行不行?也不行,大軍一走士氣必跌,沒有人傻谁愿意留在這送死。而且也守不住,這就是一步死棋,進也不是,退也不是,就像象棋裡被困住的子,明知必死還不如拉個墊背的。

  非戰之罪,英雄喋血

  趙國高層開始謀劃,決定啟用血氣方剛,主張進攻的趙括來代替老將廉頗。

  諸位請看當時的趙國,其正處於上升期,趙王身邊還有一群精英謀臣,當聽信讒言的趙孝成王準備撤換廉頗,竟然得到了決策層的一致通過。唯一提出不同意見的藺相如並非支持廉頗,只是不看好趙括。

  其實在趙國高層心中已經為趙國精銳部隊的覆滅做好最壞的打算。丟卒保車,他們只是想讓這些軍隊能重創秦國,使其短時間內無力東進,其實他們也算完成了這個目標。

  是趙國必敗才用的趙括,並非民間廣為流傳的趙王用趙括導致長平之戰失敗。

  趙括聽從趙王命令準備主動出擊,可是他的對手是白起,而趙軍一開始就犯下了最大的戰略性錯誤,一直被秦軍牽著鼻子走。白起幾年前就料到趙軍會主動進攻,在與趙軍對峙的過程中逐漸找到了對付趙軍的騎兵的方法後,即步步為營,以壕溝、弩兵封鎖的戰術,限制騎兵的機動性,和衝擊力,趙軍已經徹底喪失了戰場中唯一的一點優勢,戰爭結果可想而知。

  趙軍突圍被秦軍包圍,秦國再次爆發了它恐怖的戰爭潛力,秦王得悉趙軍主力長平被圍後,悉數徵召15歲以上的男子組成臨時兵團並親往前線。從趙軍兩翼直插趙軍大本營背後。徹底切斷了趙軍的退路。而趙國祇能眼睜睜的看著40萬趙軍被秦軍消滅。

  趙括意識到情勢之危,將部隊分為四個部分,殊死突圍。此時戰爭已經進入到最慘烈的階段。40萬趙軍被秦軍團團圍住,多次突圍均告失敗。疲憊,飢餓,傷兵等一系列絕望在四處蔓延。絕望中的趙括決定組織最後一次突圍。在秦堅不可摧的軍陣前,萬弩齊發,趙軍一個個倒下。最高統帥趙括也是在最後一次突圍中被射死。絕望的趙軍最終被秦軍徹底摧毀。

  趙國沒有完敗,透支戰爭潛力的秦國也損失慘重,無力控制投降的趙軍全部被坑殺。

  站在秦國的角度白起並沒有錯,此戰就是為了消滅趙國的有生力量,放了戰俘就會功虧一簣,而看押戰俘,全民參戰,戰爭潛力過渡透支的秦國也養不起這幾十萬戰俘。

  可憐趙括,當他接到命令的那一瞬間命運就已註定,母親苦勸趙王不是看不上他的能力,她明白此戰有去無回,他又何嘗不明白,但他是趙奢的兒子,他的父親曾打敗秦軍。他帶領將士們浴血奮戰,雖死猶榮,不墮軍人風采!

  他背了幾千年的鍋,也該放下了,尊重歷史,還歷史一個公正。

  秦趙交鋒,其實一開始勝利的天平就已向秦國傾斜,無論是君王的決斷,高層的謀劃,將領的計謀,以及兩國的綜合實力,秦國都是完胜,秦始皇奮六世之餘烈,一統天下,是偶然也是必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