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誰提議荷蘭人武力侵台以實現對華貿易的?
2017/01/11 10:01 | 來源 / 澎湃新聞

  荷印公司的中國顧問

  那時韋麻郎以荷印公司第一艦隊海軍上將的身份被派往亞洲,他肩負的任務包括與中國建立貿易聯繫。這一任務並不簡單,因為當時的中國事實上是一個對歐洲人關閉國門的國家。只有中國皇帝在東南亞的海外藩屬國才能幾年一次,帶著貢品前往珠江邊上的港口城市廣州。儘管有這些嚴格的規定,葡萄牙人還是成功地進駐珠江口的澳門半島,他們在此地違法的居留得到批准。這對葡萄牙人是好消息,而對荷蘭商人而言卻是壞消息。因為在國王菲利普二世統治下的葡萄牙遭到低地國家的反抗,導致荷印公司在澳門得不到任何東西。來自阿姆斯特丹老公司的海軍上將範·納克(Jacob van Neck)曾於1601年試圖侵犯澳門,但被葡萄牙人轟走。他派上岸的斡旋者被葡萄牙人收押,隨後被毫不寬貸地絞死。

  韋麻郎明白他必須改換方式處理對華事務。那時他來到馬來半島東岸的港口城市北大年(泰國西南部的港口城市,北大年府首府——譯者註),想諮詢在此定居的一些中國商人,恩浦的出現讓他大喜過望。恩浦於1602年5月26日跟隨一艘澤蘭商船來到北大年後,便留下來為澤蘭人處理各種類型的事務。此時恩浦聽說澤蘭公司併入聯合東印度公司,他再次為其服務,提出了一個必定能開啟對華貿易的大膽計劃。

  恩浦指出,繼續將注意力集中在澳門沒什麼意義。他提議與往北不遠的沿海省份福建直接締結貿易聯繫,事實上北大年的所有中國商人均來自該省。他粗略地描繪了中國海外貿易的組織狀況。雖然傳統上廣州是鄰近各朝貢國的接收港,但每年都有幾十艘中國帆船從福建省的廈門灣前往位於東南亞的各個海外目的地。公司非常樂意與之貿易的那些滿載的船隻正來自那裡。

  恩浦的方案很簡單。他向韋麻郎自薦,要帶著兩艘船前往福建海岸附近的澎湖列島,在那裡與中國地方政府進行談判。恩浦這邊會在北大年秘密準備一封致駐福建的皇家稅使高寀的信件。他認為這個男人——他實際上是個宦官(即閹人)——已經準備好答應荷蘭人的要求,也就是說,以一筆數額龐大的賄賂作為交換。

  說到做到,韋麻郎於1605年夏天帶著兩艘船駛向中國海岸。船上有恩浦和他的四位朋友,分別是一名引水員、一名書記還有兩名幫手,他們必須確保荷蘭船隻平安抵達目的地。但荷蘭人請求通商的消息在中國不脛而走,對來自北京的宦官恨之入骨的福建省當局採取了行動。他們一得知韋麻郎抵達澎湖,便派出一支由50艘船組成的艦隊追擊“紅毛夷”,這是中國人對荷蘭人的稱謂。經過幾次無果的斡旋,韋麻郎不得不屈服,並於1605年12月空著手回到北大年。

  恩浦為何成了荷蘭人侵華的幫兇

  荷印公司的第一次中國冒險就此終結,但誰料到作為公司助手和顧問的恩浦卻因此誤入歧途,成為幫兇。在接下來的幾年裡,他一直是荷印公司重要的支持者和庇護者,因為韋麻郎認為他“在貿易中精明能幹,值得信賴”。恩浦還提供自己的帆船公司而戰,1606年也曾一度在瑪得力夫(Cornelis Matelieff)攻打葡萄牙人據有的馬六甲時為其艦隊提供補給。荷蘭商人將恩浦視為“自己人”,因為他到過澤蘭,本身也成為歸正教會的一員。假如他被冒犯了,公司會維護他的權利。

  那時荷印公司逐漸將其活動範圍從北大年推進到南洋群島的其他港口,恩浦本人也在安汶島上住下。在一封致十七紳士的信中,他提到這樣做完全是迫不得已,因為北大年地方當局想敲詐他和其他華人。1614年,恩浦在安汶島上去世。他的妻子和兒子繼承了一筆6000多里爾的遺產,不料卻橫生枝節。荷印公司的揚·彼得生·庫恩(Jan Pietersz. Coen)寫信給公司的決策機構十七紳士抱怨說,公司從北大年當局,即馬來貴族的魔爪下保全了恩浦的妻子、兒子和全部財產後,一位名為赫斯特·傑克遜(Hester Jackson)的英國人卻追求起那位遺孀來。小兒子處於荷蘭人的監護下,他有權繼承三分之一的遺產,但傑克遜和他的新婚妻子卻帶著所有的錢財逃之夭夭。

  但這並不是恩浦留下的唯一遺囑。在致庫恩的一封信中,北大年商館的大班亨德里克·揚生(Hendrick Jansz)提到,為了打開對華貿易,他們的老朋友恩浦為他獻上了和平和武力兩個方案。他曾向韋麻郎獻上第一個方案,但後者以此計“不可行”為由拒絕採納。

  這個和平的方案是:公司需贏得兩名能講流利官話的中國通事的支持,官話不同於在北大年居住的恩浦及其夥伴們的閩南語,是北京政府的官方語言。公司派遣一名荷蘭使節乘坐一艘船,帶著這兩位先生,攜帶一封由毛里斯親王簽發的致中國皇帝的信件,上溯長江到南京城郊。在那里通事們必須絕口不提中荷貿易關係之事,並向地方官員呈遞信件,聲稱船上有一名荷蘭使節,希望向北京的皇帝致敬。恩浦毫不懷疑通過這種方式荷蘭將被視為齎貢來朝的藩屬國。在使節離開南京前往位於北方的首都時,船員可在當地不受干擾地向中國人購買綢緞、黃金和其他商品。

  武力方案則非常大膽,以“敬酒不吃吃罰酒”(zo niet goedschiks dan maar kwaadschiks)為格言。恩浦認為公司可用武力強迫中國開展貿易,方法是在中國沿海劫掠一兩年時間,阻斷中國的所有航運。這將使中國政府懊惱不已,因為當沿海生民不能自由出洋時,中國將爆發一場聲勢浩大的“反叛、騷動和屠殺,這在一些國家將聞所未聞,前所未見”。換句話說,貿易必須以武裝強制進行。這個方案成為1622年揚·彼得生·庫恩向中國沿海派出遠征軍的藍圖。這是一個殘忍的策略,它導致台灣被侵占以及主要城鎮熱蘭遮要塞的修築,並在折損了中荷雙方許多將士的生命後,最終打開了對華貿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