潘功勝:中國外匯管理不會再走到資本管制的牢里
2017/03/20 13:03 | 來源 / 第一財經日報

  3月20日中國人民銀行副行長、國家外匯管理局局長潘功勝在中國發展高層論壇上進行了題為“跨境資本流動:挑戰與應對”的發言。

  對於市場關注的外匯管理政策問題,潘功勝再次強調,中國的外匯管理不會走回頭路,不會再走回資本管制中去。

  不過,他也指出,任何形式的改革,任何國家的改革,不能僅僅只有目標,應該有達成目標的策略,不能僅僅有決心,而且需要改革的謀略。推動資本項目的開放,不同時期的重點、時機和節奏是不一樣的。

  今年年初,潘功勝在接受第一財經記者專訪中指出,外匯管理政策“打開的窗戶不會再關上”。在週一的早餐會上,他再次提及這個比喻。潘功勝稱,“這個比喻未必合適,但是態度非常清晰,就是中國的外匯管理不會走回頭路,不會再走到資本管制的牢裡來”。

  目前,外匯局在外匯管理政策的制定和執行方面會考慮兩個基本因素。首先,是堅持外匯開放,支持和推動中國金融市場的開放,提升跨境貿易可投資的便利化程度;第二是防範跨境資本流動的風險,防範跨境資本的無序流動對宏觀經濟和金融穩定帶來的衝擊,維護外匯市場穩定,為改革開放創造良好的市場環境。

  基於這兩項基本的因素,潘功勝介紹了我國現行的外匯管理政策取向的四項基本內涵。首先,回顧中國外匯管理政策改革的路徑,潘功勝指出,上世紀末,我國實現了經常項目的完全可兌換;本世紀初以來,我們逐步實現了直接投資項下的基本可兌換;在證券投資項下可兌換的程度在逐步提高。但是證券投資項下是通過開放通道的形式來實現的,比如QFII、RQFII、QDII、RQDII、滬港通、深港通,包括我們現在正在考慮的債券市場開放的債券通和股票市場的滬倫通。

  “中國已經實現的這樣一些政策不會再推翻和拿回來。”潘功勝強調。

  此外,中國外匯管理政策改革還有另外一層深意。“我們要繼續推動中國金融市場的雙向開放,其中一個重要任務,是推動中國資本市場的開放。”潘功勝稱,回顧2016年,我們在推動中國資本項目開放方面還是有很多亮點。比如,企業可以按照全口徑跨境融資的政策,來決定跨境融資的額度、形式、方式、時間。開放了中國的債券市場和外匯市場。深化了QFII、RQFII制度的改革,弱化了QFII的額度的限制,開放式基金贖回的時間限制以及QFII基金鎖定期的時間的約束等。優化了滬港通,啟動了深港通等。

  “資本項目的開放,應該與一個國家經濟發展的階段、金融市場的情況,以及金融的穩定性有很大的關係。所以,不同的時期,推動的重點、節奏、時機,應該和一個國家的金融市場的情況以及國際市場的情況時相關的。”潘功勝指出。

  第三個措施是構建跨境資本流動的宏觀審慎管理與微觀市場監管體系。宏觀審慎的管理方面要完善跨境資本流動的預警和回應機制,豐富跨境資本流動的宏觀審慎的工具箱。

  潘功勝稱,過去兩年中,外匯局所採取的宏觀審慎管理的工具有很多,其中包括在遠期購匯徵收了20%的準備金。企業的跨境融資實施全口徑的跨境融資管理。同時,在外匯市場微觀市場的監管方面,在國家法律法規和現行外匯管理政策的框架下,開展市場監管和執法,維護國家法律法規和外匯管理政策的嚴肅性,維護一個良性、健康和穩定的外匯市場的秩序。

  “雖然其中的一些政策在未來是面臨改革的,但是現在的政策框架是這樣的,作為政策的執行部門,我目前按照現在的政策框架來執行的。”潘功勝指出。

  第四項就是完善匯率的形成機制,增強匯率的彈性。他說,我們一直按照市場化的改革方向,完善匯率的形成機制,不斷提高匯率政策的規則性、透明性和市場化的程度。保持人民幣匯率在合理均衡水準下的基本穩定,維護市場預期的穩定,尤其是對一籃子貨幣的穩定;同時會根據國際外匯市場和市場供求關係的變化,增強匯率的彈性,保持匯率在調節國際收支之中的功能。過去一段時間,我們也看到人民幣匯率在雙向波動中保持基本穩定,其中人民幣對一籃子貨幣是小幅波動,人民幣對美元的雙邊匯率也是呈現有升有貶的雙邊的波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