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稅負大比拼:20多國稅負超50% 減稅成趨勢
2017/12/07 09:12 | 來源 / 第一財經網

  稅負多少,與各國的競爭力密切相關。

  每一年,世界經濟論壇(WEF)都會發布《全球競爭力指數報告》,通過教育質量、通脹率、稅負等覆蓋各個領域的數據,量化各國的競爭力情況。今年9月,世界經濟論壇發布了《2017-2018全球競爭力指數報告》,從多個維度對137個經濟體的競爭力做出評估。

  為了衡量一國稅收情況,世界經濟論壇使用了世界銀行的總稅率數據。所謂“總稅率”是將“稅收減免”納入考慮後的5種不同稅收的總和,包括企業所得稅、個人所得稅、財產稅、營業稅和其他小稅種。

  在這場全球稅負的比拼中,依據世界銀行“總稅率”排名,總稅率超過50%的國家有20多個,總體稅率最低的國家多數在中東地區。而在最新的競爭力排行榜上,前50位的國家有26個是歐美國家。

  發達國家稅負不一

  根據《2017-2018全球競爭力指數報告》,總體稅率最低的國家多數在中東地區。比如,卡塔爾(11.3%)、科威特(13%)、巴林(13.5%)、沙特阿拉伯(15.7%)和阿聯酋(15.9%)等中東國家的總體稅率均在16%以下。

  一些中東歐國家的總體稅率同樣處於較低水平,比如克羅地亞(20.9%)、黑山(22.2%)、波黑(22.6%)和保加利亞(27%)等國。

  在傳統意義上認為較為富庶的西歐地區,既包括稅率較低的盧森堡(20.8%)、丹麥(25%)、愛爾蘭(26%)、瑞士(28.8%)、冰島(30.1%)和英國(30.9 %),也包括實際稅率較高的芬蘭(38.1%)、挪威(39.5%)、葡萄牙(39.8%)和荷蘭(40.4%)。

  德國(48.9%)、西班牙(49%)和瑞典(49.1%)的總體稅率均接近50%,超過50%的有捷克(50%)、希臘(50.7%)、奧地利(51.6%)和比利時( 58.7%),意大利和法國竟高達62%和62.8%。

  在發達經濟體中,總體稅率最低的是新加坡(19.1%)和加拿大(21%)。

  從該報告所得出的全球競爭力指數上看,綜合競爭力指數和總體稅率並不一定存在直接關係。最明顯的兩個例子是,德國和瑞典的總體稅率均接近50%的高水平,但憑藉令人難以企及的強大創新力和技術優勢,兩國的綜合競爭力指數依舊高居第5和第7 。亞洲的例子是日本,其總體稅率為48.9%,但競爭力排名全球第9。

  也有不少國家既是低稅負國家,同時也是高競爭力經濟體,比如新加坡和瑞士,它們的全球競爭力排名分別為第3和第1位,但稅負都處於較低水平。

  更多的情況是,一些經濟體即便總體稅率較高,但由於其他方面的優勢,其競爭力同樣保持世界較高水平,比如北歐三國芬蘭、丹麥和挪威,比利時、奧地利、法國和愛爾蘭等歐洲國家,以及阿聯酋和卡塔爾等中東國家。

  另外,根據經合組織數據,比起上述總體稅率,一些國家的名義企業所得稅率顯然較低,比如德國,其名義企業所得稅率僅為15.83%,瑞典也僅為22%,但他們的總體稅率都比較高。

  在經合組織成員國中,名義企業所得稅率最高的國家是美國(35%),其次為法國(34.43%)、比利時(33%)、澳大利亞(30%)等國,最低的則是瑞士( 8.5%),匈牙利(9%)和愛爾蘭(12.5%)。

  20多個國家稅負超50%

  根據上述報告,全球總稅率超過50%的國家有20多個。其中,墨西哥的總稅率為52%,而科特迪瓦是8個總稅率超過50%的非洲國家之一;在歐洲,只有4個國家總稅率超過50%,烏克蘭就是其中之一。

  除此之外,哥斯達黎加是少數幾個總稅率超過50%的中美洲國家之一。稅率較高的原因是,近幾年該國掀起了稅收激進主義。

  印度的總稅率更高,超過了60%。印度財長賈特利計劃用4年時間,將該國的企業稅下調5個百分點至25%。

  追求高稅率模式的委內瑞拉,其總稅率也超過60%。該國在前總統查韋斯的領導下,大幅增加了對外國石油公司的徵稅。

  除此之外,突尼斯、岡比亞、乍得、尼加拉瓜、幾內亞、巴西等國家的總稅率都超過了60%。

  毛里塔尼亞的總稅率甚至超過70%,這個依賴農業的國家按15%的比例徵收預扣稅,以防止人們將收入轉移給非居民。

  各國競相調整企業稅

  二十國集團(G20)曾在一份報告中指出,由於大多數發展中國家稅基課稅標準低於發達經濟體,企業所得稅佔稅收總收入的比重遠高於發達國家。而企業所得稅高企,會降低投資回報率,造成投資減少;再伴隨過重的消費稅和增值稅,民眾的消費意願往往被抑制,因此在綜合因素的作用下,發展中國家的經濟發展難有顯著起色。

  根據Trading Ecomonics的數據,截至2016年12月,各國企業所得稅排行中,阿聯酋位居榜首,為55%。緊隨其後的是波多黎各(39%)、蘇里南(36%)以及阿根廷(35%)。位於30%之上的除了一眾非洲國家外,還包括巴西、委內瑞拉等。發達國家中,美國、比利時、法國的企業所得稅也都在30%之上。

  在美國國會即將通過大規模減稅計劃之時,各國都繃緊了神經。

  法國呼籲歐盟各國財長共同討論美國稅改對歐洲和全球金融穩定性的影響。其中,盧森堡和愛爾蘭都是反對嚴苛稅制的歐洲國家,認為高稅率將影響歐洲的競爭力和經濟增長。

  主管稅務的歐盟經濟事務專員皮埃爾·莫斯科維奇5日表示,歐盟將密切監控美國稅改的溢出效應,“有必要對此進行深入分析”。

  德國智庫伊弗經濟研究所所長克萊門斯?菲斯特此前就曾表示,美國稅改短期內促進歐洲對美出口,令歐洲受益,但也將使歐洲面臨更大的減稅壓力。

  在法國,10月底的國民議會通過了政府2018年預算案中有關稅收的系列措施,其中最引人注目的是馬克龍競選時承諾的逐步取消80%的家庭的居住稅,預計到2020年完全取消時能減稅101億歐元,另外還有對資本利得徵收30%的固定稅。

  意大利政府也在今年年初批准了一項計劃,在2017年將減少企業所得稅;荷蘭政府一再強調必須認真考慮企業減稅,打算推行廢除特別稅計劃吸引大量跨國公司。

  雖然英國政府拒絕將企業所得稅稅率直接降至15%以下的想法,但是它將繼續實行階段性減稅,計劃在2020年將企業所得稅稅率降至17%;澳大利亞政府同樣熱衷於削減當前30%的企業所得稅稅率;日本也加入了減稅的行列,打算2017年進一步降低企業所得稅稅率;最激進的當數匈牙利,2016年11月該國政府宣布,將在2017年把企業所得稅稅率降至9% ,成為歐洲最低和全球稅率最具競爭力的國家之一。

  在南美洲,有意競選下屆墨西哥總統的新萊昂州州長羅格里格(Jaime Rodriguez)也表示,如果成功勝選,同樣將實施減稅。

  明年即將進行總統大選的阿根廷也在近期宣布了減稅計劃。其中,企業所得稅計劃從35%降至25%;電子產品減少17個百分點的稅收比例;遊艇、船隻、高檔汽車、摩托車的購買稅比例從10%提高到20%等。

  (責任編輯 祝妙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