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遞漲價經濟學:價格槓桿下的行業變形記
2017/10/13 17:10 | 來源 / 騰訊財經

 

圖說:“三通一達”的快遞員平均月收入大多五六千元

  “雙十一”電商購物狂歡節的到來還有一個月,王建這兩天卻異常焦慮和忙碌。

  “快遞公司這次的漲價搞得我們有點措手不及”。王建向騰訊財經抱怨稱。他是一家家居電商的負責人,在2016年“雙十一”節,該電商平台錄得上億元銷售額。

  “我們現在兩手準備,一邊與快遞公司洽談下一步的合作價格,一邊研究快遞費上漲部分的分攤機制,關鍵是不能影響消費者的購買體驗。”

  近三天,中通快遞、韻達快遞、圓通快遞先後發布漲價通知。10月12日中午,儘管圓通對外否認漲價,但公開報導稱,該公司內部宣布上調快遞費,指導價為1kg(含)以內上調0.3元/票,超過1kg(公斤)部分上調0.3元/ kg。

  另外,順豐明確暫不漲價,申通暫未表態。

  此次快遞費集體調價發生在“雙十一”電商購物狂歡節之前,同時輔以“三通一達”(申通、圓通、中通、韻達)與順豐分別於2016年登陸資本市場之背景,此次漲價是價格理性的回歸還是資本的推動?

  誰對快遞費漲價最敏感

  此次調價的效果尚未完全發散。10月12日中午,騰訊財經自該韻達官網上查詢得知,將每公斤普通物品,從北京市寄到河南省的快件運費參考指導價依舊是12元,並未相較此前提價。與此同時,中通自北京發往河南的運費指導價一如此前。

  一位北京區域的韻達網點加盟商10月11日對騰訊財經表示,韻達的漲價公告對加盟商來說,僅具備指導意義,並非強制性要求,“我們當然希望漲價,但漲價的話,可能生意又會受到影響。”他還不清楚消費者對漲價的接受程度。畢竟,在這個同質化低價競爭的行業,消費者與“三通一達”之間大多不存在所謂的忠誠度。

  10月12日,上述韻達網點加盟商在看到圓通跟進漲價傳聞後,心理預期轉變,“現在是集體漲價,我們(在跟客戶提價時的)底氣足了一點。”其他受訪的兩位中通北京網點加盟商,同樣準備漲價。

  相對普通消費者,淘寶上的那些商家,才是對此次漲價最敏感的群體。這源於長久以來賣家“包郵”已是網購的常態。

  2016年“雙十一”當天,阿里巴巴聯營物流數據公司菜鳥處理包裹量達6.57萬個,2015年的包括量則是4.67億個。申通當天運送3050萬件包裹排至榜首,圓通以2532萬件的成績名列第二,中通、韻達則分別以2420萬件、2058萬件的結果排在第三和第四。

  愈發火爆的“雙十一”在給淘寶商家帶來上千億元銷售額,也給快遞行業帶來數十億元的運費收入。“此次如全面調價,淘寶商家雙十一期間可能多支出數億元的運費。這筆錢依舊由誰承擔,或者以何種方式承擔?”一位資深快遞從業者反問。

  跑馬圈地後的理性回歸

  按照中通、韻達、圓通的漲價通知顯示,人力、物流、物料等成本的不斷上升,促使快遞費上漲。

  “目前快遞行業用工缺口非常明顯,一些公司的個別網點,甚至招不到快遞員。”上述快遞行業資深從業者表示,該行業人力成本每年都在上漲,用工缺口在雙十一期間尤其明顯, “就一線城市而言,如果每個快遞員11月的收入不能達到1萬元,的確會影響配送服務質量。”

  快遞一直是吸納城市外來勞動力的主要行業。隨著外賣行業的崛起並輔以相對較高的收入水平,快遞行業勞動力流失明顯。一位北京某外賣公司的送餐員對騰訊財經表示,除順豐的快遞員收入較高,“三通一達”的快遞員平均月收入大多五六千元,“我改送外賣之後,每個月能拿到七八千元。”

  韻達2016年業績報告顯示,該公司全年勞務外包支出的報酬總額是5.68億元,工時總數3406萬小時。這意味著,臨時快遞員的平均時薪約16.7元,如計算月收入的話,5000元幾乎是上限。

  “今年以來,快遞公司僱傭臨時工的話,每天支出在150元-200元之間,這在勞動力市場上的確缺乏競爭力。”快遞物流資訊網首席顧問徐勇對騰訊財經表示,人力成本只是促使快遞費漲價的因素之一,“物料成本、物流成本,都在上漲。”

  徐勇解釋,在環保部門加強環保執法的大背景下,紙箱、面單等基礎材料價格都在漲價,比如快遞面單上的漂白劑,都在因為環保標準的提高而在漲價。“隨著環保部門的執法愈發嚴格,一些不符合環保標準的原料供應商陸續關門,符合環保標準的供應商相對變少,後者面對快遞公司的議價能力自然就強了。”徐勇說。

  物流成本在此次快遞費漲價中的作用同樣不容小覷。

  國家郵政局統計顯示,我國快遞行業區域性明顯,快遞需求和快遞企業集中於東部,中西部地區經濟發展水平相對較低,對於快遞流入的需求大於流出需求,造成中西部地區快遞業務量和業務收入佔比遠小於東部地區。

  “這種流入流出的需求不對稱,在物流成本有直接體現,即中西部與東部地區的運輸對流不平衡,貨車從東部地區過去時滿滿一車廂,卸完貨後,經常從中西部地區空車返回。這就造成運輸物流效率低下,從而推動成本上升。”快遞物流諮詢網首席顧問徐勇說,此次快遞費漲價是物料、人力、物流、房租、水電等一系列因素的集合。

  “我認為這不算漲價,而是價格的理性回歸。”一位快遞公司高管回應,這是快遞行業歷經多年非理性同質化惡性競爭之後,回歸行業理性的表現。

  目前,順豐在高端市場一起絕塵、“三通一達”佔據淘寶快件配送業務的70%左右。行業格局已經穩定,很難再出現與通達系規模相當的闖入者。跑馬圈地的惡性競爭階段趨近結束,集體漲價自然成為集體選擇。

  資本市場的業績鞭策

  “雙十一”正在逼近,爆倉等醜聞依舊是各家快遞公司最擔心的事情之一。

  這種醜聞過去只是激怒消費者,後者無可奈何。2016年,順豐與“三通一達”分別登陸資本市場,從家族企業轉變為公眾公司的同時,它們需要對股價和投資者負責,因此不得不在乎服務質量。

圖說:2016年,順豐與“三通一達”分別登陸資本市場

  “一旦爆倉的話,快遞公司的品牌和股價將直接受損。投資者們也在建議它們調價,通過這種價格槓桿補償服務質量。”一位快遞行業研究者表示,從快遞公司自身角度考慮,即便調價之後,快遞數量稍有下降並無大礙,“雙十一對它們來說都是場硬仗,服務質量遠比服務數量更關鍵。”

  而今這些快遞公司還要接受業績承諾的鞭策。

  圓通承諾2016年、2017年、2018的淨利潤分別不低於11億元、13.3億元、15.5億元;韻達的業績承諾則為11.3億元、13.6億元及15.6億元;申通的承諾業績為11.7億元、14億元和16億元。

  2016年業績報告顯示,它們均兌現其第一年的承諾。

  兌現此後兩年的業績承諾,需要這些快遞公司擴展新的戰場,比如圓通2017年5月公告,擬斥資10.41億港元收購先達國際物流控股有限公司2.56億股股份,後者在全球範圍內主營航空、海運的貨物運輸代理。

  “國內快遞市場這個老戰場依舊是現金流奶牛,大家都在依靠這塊業務保障業績承諾,一刻都不能放鬆。”上述快遞公司高管說。

  漲價究竟是一個臨時措施,還是長期決定?騰訊財經未能從中通、圓通、韻達獲得對此的公開回應。

  國家郵政局統計,第四季度的全行業快遞業務量約佔全年的33%左右,第一季度由於春節假期等原因,業務量約佔全年的19%左右,系行業淡季。

  在這樣一個淡旺季分明的行業,快遞公司或許應該像航空公司那樣,把調價當做一種價格槓桿機制,旺季時漲價提升服務質量,淡季時回歸合理價格。“價格有漲有跌,服務質量穩定,才是一個行業成熟的表現。”徐勇說。

(實習編輯:袁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