後虛擬幣時代交易亂象難禁 倒爺回購代幣日賺百萬
2017/10/12 15:10 | 來源 / 新京報

  (原標題:後虛擬幣時代交易亂象難禁 “倒爺”回購代幣日賺百萬)

  後虛擬幣時代交易亂象難禁 “倒爺”回購代幣日賺百萬

  後虛擬幣時代:

  ICO“出海”、比特幣交易亂象難禁

  玩家稱帳戶被盜損失近2000萬;ICO轉至海外“變身”私募,“倒爺”回購代幣賺差價

  繼中國之後,俄羅斯也將整頓比特幣。10月10日,據外媒報導,俄羅斯央行第一副行長稱,俄羅斯將封禁提供比特幣的網站。消息發佈後,比特幣小幅下挫,一度跌至4800美元下方。

  事實上,中國監管層於9月中旬就對虛擬貨幣交易所出手整治。13日晚間,互金協會發佈關於防範比特幣等所謂“虛擬貨幣”風險的提示,稱各類“幣”的交易平台在我國並無合法設立的依據。同時,監管層約談部分比特幣交易平台負責人,並限期關停交易。其中,國內首家比特幣交易所“比特幣中國”宣佈於9月30日關停所有交易,宣佈於10月31日前停止所有交易。

  此前的9月4日,央行、網信辦等七部門發佈聯合公告叫停代幣發行(ICO),清理整頓ICO平台並組織清退ICO代幣,ICO隨之遇冷。在此之前,幾乎無門檻的ICO如火如荼,動輒數倍甚至數十倍、上百倍的收益引發廣泛關注。

  在監管層多重封鎖之下,9月份之後,中國市場的ICO和比特幣交易均進入寒冬。

  然而,當監管層為ICO、比特幣交易所關閉一扇“門”時,ICO玩家和比特幣玩家們又自發找到了一扇灰色的“窗”。ICO項目方和平台繼續轉戰海外市場募集資金,或“變身”為私募,並出現一種專門從事回購各類代幣的“倒爺”。而比特幣玩家們在海外市場交易時,不斷被爆出帳號被盜等亂象。

  亂象1 ICO

  波場幣負責人被爆卷款潛逃 回應稱“為謠言”

  近日,有媒體報導稱,國內知名ICO項目波場幣負責人、90後創業者孫宇晨涉嫌卷款跑路,陷入輿論漩渦。

  據報導,在9月4日七部委下發檔之日起,孫宇晨迅速套現離場,將投資人投資的虛擬貨幣在中國比特幣等交易平台高位賣出,將現金及剩餘數位貨幣轉至個人錢包,疑似卷款潛逃,並於九月初開始以考察專案的名義長期滯美不歸,其位於中關村互聯網中心20層的辦公室早已人去樓空,呈現一片蕭條景象。

  對此,孫宇晨對新京報記者表示,此為謠言,目前已經查實,已對相關人員嚴肅處理。他向記者證實目前的確遠在美國,是因為波場現在是全球化專案,(在清退完之後)中國境內沒有任何ICO投資人,相反代幣持有人都在中國境外,這也決定了管理團隊與基金會未來的中心也在中國境外,這也是由大環境決定的。同時,目前公司已經恢復正常辦公。

  據介紹,今年8月波場幣行將ICO進行私募之時,適逢ICO火爆之際。HCASH基金會透露投資意向,雙方約定見面。雙方商定,互換代幣。最後孫宇晨所在的基金會與HCASH基金會雙方達成了私募換幣協定,雙方互換2%代幣,無任何附加條款。

  孫宇晨表示,雙方合作事宜自8月22日流出到8月25日大範圍媒體宣傳,HCASH價格從8月22日89.99元一舉漲到了8月26日292.97元,漲幅高達300%。雙方互換交割完成後,波場幣於9月2日完成ICO。但是,9月4日七部委發文叫停ICO,次日,波場幣發佈公告稱進行清退。

  孫宇晨稱,波場ICO募集的代幣全部都沒有動過,區塊鏈可以完全查實,並且在9月20日就已經完全清退完畢,在中國境內不存在任何ICO投資人,因此,在中國境內也不存在任何公開募資責任了。

  “我們完全沒有在高位套現”,孫宇晨說,9月下旬HCASH基金會希望撕毀此前互換代幣協議,但並不要求他退回代幣HCASH,而是按照HCASH每個成交價格212元來計算人民幣,要求孫宇晨方於9月26日將2968萬元人民幣打回HCASH基金會帳戶。由於未按指定時間退還金額,HCASH基金會找人造謠他卷款跑路的傳聞。

  據孫宇晨介紹,2968萬元僅是HCASH基金會所要求的人民幣退還金額。目前基於最初的投資互換協定,波場仍持有70萬HCASH。

  不過,截至記者發稿時,仍未聯繫到HCASH基金會相關負責人。

  ICO變身私募 “倒爺”回購代幣日賺百萬

  國內市場取締ICO之後,部分ICO未果的專案團隊考慮轉至海外市場繼續作戰。

  一家曾公開ICO的團隊隨著9月4日ICO被叫停進行了清退,近日,該團隊正式發佈一份全新的ICO白皮書。白皮書顯示,將於11月份在英國、俄羅斯、加拿大、韓國、日本等海外ICO平台進行“私募”,相較8月份ICO的募集5000個比特幣的數量,本次增加至1.2萬個比特幣,代幣價格也基本保持不變。

  記者了解到,原本只針對機構投資者進行私募的該專案,目前放寬至合格投資人,會針對上述自然人投資者進行一番審查。同時,該團隊已經聘請海外募集地律師團隊進行合規審查。

  不過,多位投資者表示,“目前代幣成本偏高,比之前向機構投資者私募的價格略高。自己雖然是該項目的老粉絲,但依然看不出此次擴容的原因所在”。一位投資者直言,擔心自己被當韭菜割掉,那就是“把粉絲當韭菜了”。

  按照央行等7部門以及監管要求,上述ICO代幣進行了清退,將代幣和所募集虛擬貨幣退還給投資者。

  “這又催生了一門產業——職業炒幣的‘倒爺’,利用資訊不對稱向海外搬磚賺錢”。昨日,多位業內人士向新京報記者透露。

  記者所在多個ICO專案群,打著“高價回收各類ICO代幣”旗號的“倒爺”不斷在冷清的群內活躍著。

  EOS維權群裏的一位元“倒爺”告訴記者,他放棄了維權,因為李笑來的項目暫時維權無門,但是,他選擇做起了一門新生意,搬磚倒賣各類ICO代幣。比如,你手中的量子鏈,目前一枚價格100元左右,相對應地即時對應價格大約16美元,他按照8.5折或8折回收,也就是13美元或14美元回收,再利用自己或團隊對海外市場的熟悉賺差價。

  一位不願具名的“倒爺”表示,這些國內投資者手中的代幣在國內無法交易,同時,他們對海外市場交易流程不熟悉,也不願意在海外市場交易脫手,因此,我們就瞄準這部分人群回收代幣,“搬磚”至海外賺差價。

  “海外市場進行實名審查,流程繁瑣,很多代幣持有者不願去海外交易,只好賣給回收的倒爺。有的倒爺一天能在海外市場賺上百萬元”,多位“倒爺”人士透露,其中還有人表示,“北京地區上門收。我們帶著錢,你從電子錢包轉賬至我的帳戶,我們就交錢。如果你的朋友手中有ICO代幣,都可以賣給我”。

  據媒體統計,目前,已經在國外交易平台上線的有NEO(小蟻區塊鏈)、BTM(比原鏈)、GXS(共用股)等。其中,NEO是國內市場上最大的ICO項目,2015年正式成為國內首條原創公有鏈。今年9月7日其公佈退幣方案,幾日後便在Bitfinex上線。

  業內人士表示,在國外上市的ICO,也是要經過平台方嚴格核查的。國內那些欺騙性高、甚至是傳銷幣的ICO代幣是無法通過審查的,因此,目前能夠轉戰海外市場的國內ICO團隊在國際市場上也有一定的影響力。但是,仍然不能排除有人蒙混過關。

  中國科技金融法律研究會理事肖颯對新京報記者表示,ICO發行方轉戰海外私募市場,單純從“國際私法”的角度講,在涉事國不屬於違法犯罪的行為,我國法律不予追究。但是,如果這些發行方還是將原生代幣或其衍生品賣給中國老百姓,欺詐甚至詐騙中國金融消費者,那麼,中國法律將遵從“長臂原則”對於損害中國公民合法利益的行為予以打擊,並不惜動用刑法。

  亂象2比特幣

  交易異常 用戶代幣被盜損失近2000萬

  9月30日,OKEx在官網發表聲明稱,近日出現幾例OKEx的帳戶被異常登錄,由於OKEx的安全體系,所有提幣嘗試都沒有成功,但是帳戶被胡亂交易,造成一定損失。

  10月10日,新京報記者採訪了解到,因交易異常,有投資者損失了近200個比特幣,另有10余名投資者的損失折合人民幣近2000萬。

  200個比特幣不到一個小時被盜走

  10月9日,曹偉(化名)對記者說起自己的代幣帳戶被盜的經歷時,覺得當中有“蹊蹺”。他質疑平台可能涉嫌參與其中。

  按照曹偉的說法,9月29日早上醒來,曹偉打開自己在虛擬貨幣交易平台OKEx上的帳戶,但隨後看到的數字讓他詫異不已。

  曹偉發現,他的萊特幣帳戶被人開了空單。而更湊巧的是,29日早上7點左右,有人突然把萊特幣的價格暴拉,隨後又迅速回落,造成巨大損失。

  “如果這個IP在其他地方登錄,他們應該有郵件提醒(但是沒有)。”曹偉還指出,當天其他平台並未出現價格暴漲又迅速回落的情況。

  曹偉並非孤例。曹偉向記者介紹,同他一起的維權者目前超過10人,總共損失折算成人民幣近2000萬。另有律師告訴新京報記者,其當事人損失的比特幣接近200個,如果以目前超過2萬元/枚的價格計算,這筆金額達到了數百萬元之巨。

  “我的資金異常是9月25日中午12:30發現的,我發現時帳號內的資金還在被操作,被盜後第一時間聯繫了OKEx的負責人,也第一時間改了密碼,後來他們說資金還在被操作,然後就把我的帳號凍結了,告訴我,被轉移的比特幣以及萊特幣已經都被提走了。”該律師援引其當事人說法稱。

  該當事人指出,通過查看帳號的操作記錄,其帳號是在11:30開始頻繁地在BCC/BTC、ETC/BTC交易市場買賣。該人士認為,理論上OKEx的資金提出都是要人工核驗,然而平台已經出現了大量異常交易的情況下,回饋其近200個BTC已經被轉移走了,而且是在“不到一個小時之內”。

  帳戶緣何被胡亂交易?

  對於帳戶被異常登錄的原因,OKEx平台提出了三點可能出現的原因,包括個人密碼保管不妥善或密碼設置過於簡單,造成洩露;個人電腦感染病毒或在公用電腦上登錄帳戶,導致密碼洩露;以及用戶將OKEx設置的密碼在其他網路平台上使用,可能由於其他平台存在安全問題導致密碼洩露——這被許多人解讀為“平台方不存在大問題”。

  此前,OKEx通過微博也對另一位用戶被盜344個萊特幣發表聲明,指出公司人員第一時間查詢了相關交易記錄,以便及時配合警方調查取證,採取凍結措施。

  不過上述萊特幣損失用戶則認為,提供網路交易平台方應對交易方客戶的帳戶安全提供必要保護,其在不知情的情況下,被別人登錄對敲轉走了344個萊特幣,平台方面理應做出賠償。

  10月10日,記者通過OKCoin方面轉達了採訪提綱,截至發稿尚未收到正式回應。

  是否真的存在比特幣駭客?

  蘇寧金融研究院互聯網金融中心主任薛洪言撰文稱,居心不良的交易平台畢竟是少數,更多的被盜案件源於駭客攻擊。

  那麼,是否真的存在比特幣駭客?記者留意到,確實有人在比特幣玩家群兜售交易所用戶資訊,但截至發稿記者無法驗證其真假。

  “長期出售一手資料,二手老資料。各種已掃未掃,購買送獨家破解軟體。”一個名為“BTC資料出售”的QQ帳號在某群裏兜售比特幣玩家數據。

  記者以購買為名進一步詢問,他介紹,目前其不賣軟體,只出售資料和伺服器。“未掃5000一組,已掃10000一組。高品質20000一組。”

  對方稱,所謂未掃,即老資料,“沒IP跟埠的”,已掃是最新資料,有IP跟埠,高品質則是保證每條都有幣。“未掃跟已掃都是一組100條,高品質是一組20到30條。”他介紹。

  當記者詢問,“能進到錢包?”對方稱:“當然可以,不能盜我賣來幹啥?破譯率在40%以上。”

  對方稱,其擁有國外許多平台的資訊,且給記者展示了比特幣餘額的截圖。

  沒有三方擔保 代幣場外交易安全性被打問號

  公開資料顯示,OKEx隸屬於OKEX Technology Company Limited,公司註冊於伯利茲,運營辦公室設在香港。而OKEx亦並非唯一有風險事件的平台。有媒體報導,一度被認為最大的比特幣交易所Mt.Gox,曾有數十萬個比特幣被盜一空。

  由此誕生的命題是,如果海外平台發生比特幣被盜事件,中國比特幣玩家該如何應對?

  肖颯認為,關於比特幣海外盜號問題,目前國內金融消費者的維權手段有限,只能授權當地律師或有資質的機構代為向警方報案,還需提供身份證明、證明自己擁有比特幣數量和當時價位的證據,一般需要涉事國駐華大使館相應部門的公證或見證。至於維權成功幾率,要看當地警方偵查技術和手段以及相應的司法環境等因素。

  此外,在國內交易所被禁後,場外交易糾紛也時有發生。

  “今天我接到一個單子,50美元的比特幣換itunes禮品卡,他只給了我25美元的itunes禮品卡,然後人就不見了,交易自動取消了,後來他上線找到我,讓我把比特幣轉到他的錢包位址,然後我轉錯了,多轉了2000RMB,能追回嗎?或者凍結他帳戶。”一位元場外交易者在LocalBitcoins.com(一個場外交易網站)發帖稱。

  並且,還有許多投資者投訴稱,有人利用假轉賬截圖等各種手段欺騙匯款——在沒有平台三方擔保的情況下,場外交易的安全性被打上了一個問號。

  監管

  境外炒幣存在的風險比較大

  國內監管重拳整治虛擬貨幣市場可回溯至今年年初。1月5日,比特幣盤中報價最高接近9000元人民幣,後迅速跳水跌至7100元上下,跌幅近20%。一天之後,央行上海總部、營業管理部(北京)約談國內三大比特幣交易所主要負責人,讓其針對近期異常情況開展自查,並進行相應清理整頓。隨後,央行對三家比特幣平台開展現場檢查。

  1月18日,央行上海總部對外表示,“比特幣中國”交易平台存在超範圍經營、違規開展配資業務等問題;北京營管部則稱,“幣行”“火幣網”違規開展融資融幣業務,也未按規定建立相關反洗錢內控制度,此後三家平台陸續公告已暫停融資融幣業務,並開始徵收交易費。

  9月份則掀起最嚴監管高潮,9月4日,在首次代幣發行(ICO)融資及各種亂象層出不窮的情況下,監管層明確叫停了ICO融資。

  9月13日晚間,中國互聯網金融協會(下稱“中國互金協會”)發佈風險提示稱,各類所謂“幣”的交易平台在我國並無合法設立的依據。同時其表示,比特幣等所謂“虛擬貨幣”日益成為洗錢、販毒、走私、非法集資等違法犯罪活動的工具,投資者應保持警惕,發現違法犯罪活動線索應立即報案。

  此後,比特幣中國、火幣網、OKCoin幣行等平台紛紛宣佈將逐步停止所有數位資產兌人民幣的交易業務,停止所有虛擬貨幣交易業務。

  如今,國內虛擬貨幣市場在監管之下得到了有效整治,但境外炒幣存在的風險正逐步凸顯。

  蘇寧金融研究院互聯網金融中心主任薛洪言撰文分析,除了個別國家以發放牌照的方式將虛擬貨幣交易所納入監管框架之內,多數國家和地區的虛擬貨幣交易所都沒有監管背書,也沒有上線諸如資金存管、虛擬貨幣存管等防範措施。

  金融分析師肖磊指出,境外炒幣存在的風險比較大。首先是資金安全沒有保障,存在很大的資金風險;其次是為了繞開外匯管制,肯定需要做很多虛構的資金名目,這個存在一定的法律風險;第三是一旦出現問題,訴訟等都存在非常大的難度。

  肖磊稱,場外市場的監管,目前是一個空白,這種私下交易的方式,本身難以有效監管,不過目前有一些非常集中的場外市場平台,可能也會受到監管層的關注,除了從資金流動的監控,場外市場可以考慮對比特幣錢包提供者以及各種形式的擔保服務,做一些監督,但效果也可能不會特別明顯。

  9月4日

  央行、網信辦等七部門發佈聯合公告叫停代幣發行(ICO),清理整頓ICO平台並組織清退ICO代幣。

  9月14日

  比特幣中國宣佈停止比特幣等交易業務, 該平台14日起停止新用戶註冊,9月30日將停止所有數位資產交易業務。

  9月15日

  北京監管機構宣佈關停比特幣等虛擬貨幣交易所,並要求於15日晚間24時前發佈公告,明確停止虛擬貨幣交易的最終時間,並立即宣佈停止新用戶註冊。

  9月16日

  火幣網、OKCoin幣行均修改公告稱,下一步將停止所有關於虛擬貨幣的交易業務。

  9月27日

  比特幣中國早間發佈公告稱,於當天中午12:00關閉數位資產和人民幣充值功能;9月30日中午12:00關閉所有交易功能。

  9月30日

  OKEx在官網發表聲明稱,近日出現幾例OKEx的帳戶被異常登錄,帳戶被胡亂交易,造成一定損失。(記者 金彧 宓迪)

  (實習編輯 韓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