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島風雲|朝鮮放話不“乞求”中朝友好中朝血盟崩解在即?
2017/05/14 10:05 | 來源 / 澳亞網

  中國渤海試射導彈劍指THAAD反導?

  習近平對韓遞橄欖枝直擊問題先談分歧

  渤海其實是中國的內海。中國過去極少在這個地方做類似導彈試射,因此這次在渤海舉行的導彈試射演習,在時間點上非常有針對性。

  5月9日是韓國大選的日子。文在寅沒有懸念獲得勝選,結束將近10年保守派執政。習近平主席發的賀電,幾乎可以說是文在寅當選後所收到的第一封大國賀電。這封賀電顯然在跟時間賽跑,讓你知道中國非常有誠意,非常關注文在寅當選這件事情。所以與渤海射彈這個動作擺在一起看時,對韓國未必是不友善動作。

  渤海射彈對於朝鮮來講也一定會有感覺,是一石二鳥:一方面讓美國可以感受到,中國對於THAAD反導這件事情在乎程度是超乎想像,並且一定會有對應措施;同時也讓文在寅了解,THAAD反導這件事,即使韓國回不了頭,煞不了車,但是對於接下去對應的措施,中國讓你直接的感受到。文在寅從射彈、賀電這裡面接收到的訊息,是中國高度重視中韓關係,希望共同維護得來不易的成果,也希望用一切努力妥善處理分歧。

  中韓之間的矛盾就是THAAD反導而已。雖說文在寅可能對THAAD反導已退無可退,因為這涉及到美韓的軍事承諾。但是在有THAAD反導的情況下,韓國要如何去修補和中國之間的關係,這是文在寅就任之後除了朝核問題之外,最迫切的課題。

  朝鮮耍任性點名不“乞求”中.朝友好

  中國邀朝出席”一帶一路”論壇展大國風範

  中朝之間的矛盾,歷史上面的帳已經算不清了。但是朝鮮官媒回頭去算歷史舊帳,純粹要讓中國感覺到,中朝之間開始算老帳就是準備吵架。現在中國官媒和朝鮮官媒之間相互放話,已經變成一種常態。雖說還沒有到直接點名對方政府的地步,但是官媒間相互開罵,會讓彼此關係更難修補。

  5 月3日,朝鮮官媒朝中社談到,即使中國是堅定盟友,但朝鮮絕不懇求維持中朝友好。這個話講重了、難聽了,這是中國官媒之所以憤怒的原因:中朝友好同盟協議,當初不是中國腆著臉去求朝鮮籤的。當年中國犧牲了數十萬條人命,為朝鮮把美國力量給擋住,才有今天朝鮮的續命。全球都知道朝鮮今天還能夠在亞洲有一席之地,是朝鮮狐假虎威。不看僧面看佛面,看的就是說你朝鮮背後的中國。如若不是中國在朝鮮背後,朝鮮早完了。

  但是今天朝鮮擺出一副有核武器了,已不再需要依賴中國的態度,就有過河拆橋的味道。這種話來自朝鮮的官媒,對中朝的關係一定會有傷害。但值得注意的是,當朝中社這些言語出來之後,習近平主席的領導班子到目前為止,對於朝鮮還是採取一個比較理性溫和的對應態度。

  當習近平主席上台之後,第一次中國領導人進到朝鮮半島,沒去平壤而到首爾,是中國和朝鮮半島關係的歷史性大事。尤其當朴槿惠在93閱兵站上天安門城頭,而不是金正恩的時候,也是中朝關係的歷史性大事。這就告訴朝鮮,中朝關係在那個時刻就已經出問題了。朝鮮不斷想透過言語來貶抑中國,這對於中國這樣一個大國不算什麼。重點在於,朝中社這種發文愈來愈頻繁,措辭愈來愈激烈,幾乎到了不遮掩地步。如果持續下去的話,中朝全面翻臉是有可能的。

  張德江大贊澳門總結4成功經驗

  “三點希望”勵學子做”一國兩制”建設者

  從去年李克強總理視察澳門,到今年張德江對澳門的視察。連續兩年中央大員都到澳門,絕對透露出不尋常的政治訊息。

  澳門過去以博弈產業為發展主力。但這幾年在中央的支持下,澳門發展勢頭非常好。在經濟發展勢頭上面來講,香港澳門不只是愈來愈一致。澳門的民眾所得大爆發,甚至已經超過香港。香港過去在殖民時代嘲笑澳門的底氣突然間被抽乾了。今年張德江的到訪,談到從如何在“一國兩制”基本法基礎上,去落實中央全面的管制權,以及特區行政主導體制的雙軌落實。最後甚至還談到教育,談到所謂的愛國愛澳。張德江談這些問題,會覺得今天中央對澳門的任何特別著墨、特別的關注,都包含“對港示範”。讓香港看今天所謂“一國兩制”的安排,不是只是在香港實施,澳門亦然。

  所以把澳門照顧得愈好,對香港而言就是一個最好示範。澳門基本上沒有太複雜的政治問題。澳門唯一安身立命基礎,就是讓澳門維持穩定,維持繁榮、維持發展。對於香港來講,澳門今天是一個很好的櫥窗。當香港內部不斷陷入對抗撕裂之後回頭去看看澳門,可能就會看到香港未來的出路。

  中.美角力風雲人物

  中國外交僵局破局者錢其琛逝世

  今天講中國的大國崛起,醞釀期從1978年鄧小平改革開放之後,到80年代、90年代其實已累積相當能量。當時的中國,正面臨到以外交為核心的戰略調整期。而錢其琛就是在這個過程當中的關鍵人物。

  因為在90年代的時候,兩件事情大大影響中國外交的彈性。當時西方國家對中國採取一連串的製裁抵制動作。美國的克林頓總統特別給了李登輝許可,以回母校康奈爾大學參訪演講為由,讓李登輝以現任台灣領導人身份踏上美國土地,同時到了美國的重心紐約;此外,台灣除了在所謂台灣關係法架構下的美國對台軍售外,又開啟了法國軍售的後門。這兩個事件表面上對於中國而言都帶來巨大傷害。

  但錢其琛在這個傷害的基礎上面做出非常強烈反應,迫使美國在內的這些西方國家結束對中國的抵制,讓中美關係、中歐關係重新回到正軌。這種操作方式叫置之死地而後生:在一件對我最不利的事情上面,乾脆押重註,逼著你非跟我攤牌不可。從此之後,中國的對外關係重新回到主流位置,重新回到了一個正常的位置上面。

  雖然今天中國的國際面貌,跟錢其琛擔任外長時代已經非常不同。但今天回頭去看動盪飄搖的時代,如何讓中國能夠內外都穩定下來,讓中國重新回到軌跡上面,掌控事態發展,錢其琛是一個非常成功的外交破局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