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加坡印度達成海軍合作協議 中國南海軍演展維權實力
2017/12/06 19:12 | 來源 / 澳亞網

  美擬簡化重啟核試手續 提高威懾朝鮮力量 

 

  美國針對朝鮮核危機,計劃修改地下核試重啟制度。換句話說,未來美國總統判斷有必要的時候,最快半年可以進行核試驗。另外,美國為了將海上封鎖戰的效果發揮最大,也計劃要進行所謂的美日韓聯合作戰,即實行劃片兒管理。但韓國青瓦台已經正式回應稱,沒有這個計劃。

  美國從1992年冷戰結束後,就沒有進行核試驗。過去的奧巴馬政府,一直主張說如果要重啟核試驗,那必須是由總統判斷後,再過2、3年才可真的進行核試驗。

  但特朗普對朝鮮核危機大作文章,美國計劃要修改地下核試驗重啟制度。但像馬紹爾群島共和國的總統希爾達·凱茜·海涅稱,對擁核國反對禁止核武器條約感到失望。

  為什麼馬紹爾群島會這麼反對?因為在1946年到1958年期間,美國在馬紹爾群島進行了67次的核武器試驗。而1954年,比基尼環礁致命一擊的核試,當量是廣島原子彈的一千倍,以致現在無人居住。

  小貼士——比基尼環礁核試驗基地

  比基尼環礁核試驗基地(圖/互聯網)

  第二次世界大戰後,歷史進入了以冷戰為標誌的新一頁,在此背景下,美國決定在位於太平洋馬紹爾群島的比基尼環礁恢復核試驗。他們疏散了居民,並在1946年至1958年間,在此進行了67次核武器爆炸試驗,其中還包括第一枚氫彈(1952年)的爆炸。

  在潟湖中還沉睡著1946年試驗時被擊沉的艦隊,環礁中還能看到巨大的“布拉沃”彈坑,它們都是核武器爆炸最直接的證據。這裡爆炸的總當量達到了廣島原子彈爆炸當量的7000倍,對比基尼環礁的地質、自然環境和遭輻射人群的健康造成嚴重的影響。出於這一歷史原因,比基尼環礁成為原子時代到來的象徵,儘管環礁的和平美麗如天堂般的風景與這一象徵大相徑庭,這是馬紹爾群島首個被列入《世界遺產名錄》的遺址。

  

 

  11月29日,朝鮮試射火星-15型洲際導彈,這令特朗普非常生氣。朝鮮半島的局勢愈來愈緊繃,包括美韓舉行大規模軍演,出動戰機230架,所謂的精銳戰機,全部都在演習的範圍之內。很明顯,這次軍演主要針對於朝鮮火星15型導彈的實驗,所進行的一場反制性的表演。彼此之間的軍事姿態做足,同時在言語上相互的叫囂,令整個的朝鮮半島,雖然現已是冬季,但那個熱度卻不斷地在升溫。

  美國考慮了簡化重啟核試爆,這個動作對許多人來講,乍看之下不明就裡,核試爆就核試爆,什麼叫做簡化。簡化,其實是為了避免核試爆。在2008年後,美國進到了一個非常特別的政治進程。奧巴馬的政府帶領著美國成為全球反核的急先鋒,雖然美國是全世界擁有核武器,核彈頭數量最多的國家,也是發展核武器最先進的國家。但奧巴馬要以一個現任總統的身份,得到了諾貝爾和平獎,這在過去是沒有過的。

  奧巴馬才剛上任還沒來得及“動作”,他就得到了諾貝爾和平獎,相當於是諾貝爾獎委員會以和平獎的名義,套在美國總統身上的一個韁繩,就是奧巴馬要兌現對於非核的一個承諾。奧巴馬並沒有背離這個承諾,在他八年任期之內,在國際政治上面來講,他著力如何推動國際的非核化。

  奧巴馬推動反核會議,至少他喚起了國際社會對於非核的問題的關注,但這個議題到現在,當特朗普上台了之後,特朗普的調子,跟奧巴馬完全相反的人。

  

 

  新印達成海軍合作協議互用港口 印度軍力東移 

 

  印度一直想在南亞稱霸,而且處處針對中國。新加坡與印度達成海軍合作的協議,讓印度欣喜若狂。新加坡的防長黃永宏表示,歡迎印度海軍到樟宜海軍基地。而印度論壇報稱,這是印度與馬六甲海峽以東國家所簽訂的首個軍事後勤協議,表明印度海軍正在向東轉移。印度海軍的參謀長稱,印度也正在建造6艘攻擊型的核潛艇,試圖在印太地區要扮演更強勢的角色。

 

  如果印度真的能夠掌控馬六甲海峽,它不只牽制中國,全世界在整個太平洋、印度洋之間活動進出的所有的船隻都會受到牽制。新加坡防長黃永宏在訪問印度時,對印度示好,歡迎印度海軍,在新加坡的樟宜海軍基簽訂協議,而協議的內容包括海上安全互助,聯合海上演習提供短暫的港口停靠,以及海上補給。

  新加坡並不是只對印度這樣做,新加坡了解在地緣戰略上的重要性。新加坡望有更多的力量可進新加坡,雖然新加坡在軍事合作主要是依靠美國。但是新加坡有一個心裡罩門,新加坡是一個華人佔了將近80%的國家,所以新加坡對中國關係特別的敏感,新加坡不能夠讓人抓到個小辮子。

  東盟十國在和中國建交的過程中,新加坡說它是不會和中國建交,不是新加坡和中國的關係不好,李光耀是從毛澤東時代,歷任的中國領導人都會見過,李光耀跟中國的關係很好,但為了避免其他的東盟國家覺得新加坡除了是馬六甲海峽的控制國之外,新加坡是個華人國家,跟中國走得太近,會讓其他國家的不安全感,會讓別人覺得新加坡聯合中國來提高其在東盟的一個發言的分量。這是新加坡不敢去承受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