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曾培養出多名游泳世界冠軍 卻栽在名表和鑽戒上
2017/07/17 10:07 | 來源 / 中國青年報

 

  張雄

  作為國家游泳隊前教練組組長,張雄從未想過會在看守所裡看巴西里約奧運會的游泳比賽。落馬前,他的另一個身份是南京體育學院院長,一名正廳級幹部。

  2015年,因涉嫌貪腐,張雄被辦案機關帶走。當年10月,案件移送江蘇省檢察院,2016年1月,案件偵查終結,經江蘇省人民檢察院指定管轄,鹽城市人民檢察院依法對張雄以貪污罪提起公訴。

  當時,正值巴西裡約奧運會舉辦期間。該案公訴人、鹽城市檢察院公訴處檢察官李霞回憶,張雄最愛說的就是與游泳有關的事情,對各國選手的情況侃侃而談。中國游泳隊取得1金2銀3銅後,有媒體評價為“收穫寥寥”。張雄對此也是痛心疾首,“如果這次是我帶隊,成績絕不會這麼差”。

  今年4月20日,張雄案一審判決下達。他因貪污罪被判處有期徒刑5年6個月,並處罰金人民幣30萬元。接到判決書後,張雄表示認罪服法,沒有提起上訴。

  金牌游泳教練培養多名世界冠軍

  張雄的家鄉南通海門是個“靠長江、靠大海”的地方,張雄的命運似乎與“水”有關。

  從小喜歡游泳的他,15歲就成為國家隊游泳運動員。1978年考入北京體育學院,1981年畢業後,26歲的張雄來到了南京體育學院做教練。1983年,他成為江蘇省游泳隊總教練,1987年成為國家游泳隊教練,1991年,張雄成為國家游泳隊副總教練。

  張雄的成名是在1992年。那一年在西班牙巴賽隆納舉辦的奧運會上,林莉成為第一個奪得游泳奧運金牌同時打破世界紀錄的中國選手。而林莉是張雄的徒弟。

  此後,張雄培養出多名世界級游泳運動員,比如王曉紅、陳豔等游泳名將。被譽為“金牌教練”的張雄幾乎伴隨著中國游泳走向輝煌。

  熟悉張雄的人對他評價都很高:業務精湛、博學多才、通曉英文。

  1998年,張雄擔任南京體育學院副院長,同時升任國家游泳隊教練組組長,相當於此前的總教練。2009年,張雄被任命為南京體育學院院長,為正廳級幹部。

  2014年,在南京體育學院迎新典禮上,院長張雄寄語新生:“真正需要的應該是好身體,有了健康,每天都是新的;有了健康,陽光才燦爛;有了健康,黑夜不再漫長。”

  從1992年開始,張雄就擔任南京體育學院訓練部游泳班總教練。多年來,儘管經常會在北京帶隊培訓,但他對南京體育學院作出的貢獻是學校師生有目共睹的。

  自1956年成立以來,南京體育學院產生了15位奧運冠軍,大部分都在張雄到南京體育學院任職後產生。

  在該校評師網上,有多名學生對張雄評價:“對學生倒是很親切”“有學者風範”“講課有深度,授課內容豐富”“帶給我很多幫助”。

  用公款購買勞力士手錶

  今年4月,張雄再次進入公眾視野是在法院的被告席上。此時的他,比網上流傳的照片偏瘦,但依舊精神,頭髮整齊,腰板挺直。

  在庭審上首先被關注的是購物卡。檢方起訴稱,2005年至2014年,南京體育學院先後在南京一些商場購買了價值364萬餘元的購物卡,名義是購買營養品、運動用品。這些卡都是張雄安排南京體育學院的老師去購買的。

  案件承辦人說,其實就是給張雄跑腿。買回來的卡統統交給張雄,有時候購物卡買得太多,商場會贈送積分卡和一些小額購物卡,也都要統統交給張雄。

  作為院長,張雄十分強勢。對於這些購物卡,張雄交代,有部分作為“公關費”送了出去,有一些發放給了成績好的運動員。對於剩下的,偵查初期,張雄始終沉默。

  然而,一直由他保管的購物卡不翼而飛,總要有個說法。

  最後張雄供述,他曾用購物卡給自己購買和田玉把件1枚、鑽戒1枚、勞力士手錶兩塊、寶格麗手錶1塊,合計價值27萬元,其他的卡連同這些貴重物品,他已經轉移到了海門老家。

  然而,就在這個時候,被他轉移的卡和物品被盜了。直到後來盜竊案告破,證實這些物品價值54萬元。

  “我們只有張雄的供述,無法證明他到底轉移了多少,變賣之前的價款我們也沒有證據證明。最後,只能就變賣數額認定。”李霞解釋說。

  最後,檢察機關指控,張雄貪污81萬元。

  張雄的辯護人認為,張雄作為院長代表學校對購物卡及用購物卡購買的物品持有,不管是放在辦公室、家裡,還是轉移到老家海門,都是履行安全保管的義務,沒有占為己有的用意。

  李霞指出,張雄自己承認,“用購物卡買個人物品是貪污,拿回家的卡也是貪污。”同時,張雄本人也表示,“實際的購買行為並不具有針對性,而是大量購買後待用。”

  李霞說,張雄用購物卡購買的眾多貴重物品中,他只能說出一條琥珀手鏈是準備送人的,其他物品都是憑著自己喜好。

  法院最後採用了檢察機關的指控意見。

  用贊助費私設“小金庫”

  鹽城市檢察院指控,2006年年初,南京體育學院游泳隊設立“小金庫”,目的是解決裁判的活動經費、部分運動員特殊需要的費用以及給有關專家的費用。2006年至2014年,張雄共侵吞小金庫90余萬元。

  據介紹,小金庫的來源,既有從南京體育學院總帳上套取出來的錢,也有部分市體育局、體校給南京體育學院的慰問金,以及其他單位給的獎金、訓練費和場地費。

  張雄的辯護律師認為,南京體育學院曾發文明確小金庫由領隊管理支配,孔某是領隊,小金庫由游泳隊的領隊管理,支配權並不在張雄手裡。小金庫的錢發放不當,責任在領隊,不在張雄。

  後來,辦案機關曾找孔某瞭解情況。孔某說,她只有權決定幾十塊錢的支出,“其他的要經過張雄同意”。

  孔某還說,她總擔心小金庫會出事,一直想著儘快脫手。有一年,張雄拿了錢還跟孔某說,“你也去拿幾萬塊錢花花。”儼然一副自己錢袋子的口吻。

  張雄供述稱:“錢放在小金庫裡,我想用的時候隨時可以拿。”

  張雄及其辯護人又提出,小金庫設立目的之一,是給教練發放獎金和津貼的。張雄既是院長,也是教練,其他的教練能拿,為什麼張雄不能拿?

  檢察官李霞認為,游泳隊確實有給教練發放獎金和津貼的慣例,每個月金額在800元到1000元不等。作為教練,張雄自定標準是每月1000元。他的工資卡可以清晰地體現這筆錢。

  張雄自己也供述,“獎金、津貼都已通過正規的財務報表發放到工資卡上。”而他從小金庫領取的錢,並沒有合法依據,也沒有通過正規程式。

  張雄的辯護人又提出,小金庫來源很大一部分是其他市體育局、體校給的贊助費,他們就是沖著張雄“金牌教練”的名頭,才把學生送到南京體育學院游泳隊,給的訓練費就是給張雄個人的。

  然而,檢察官詢問了曾送過贊助費的體育局和體校,他們都表示,“贊助費是給南京體校的,並不是沖著某個人。”

  當時接受贊助費的孔某也表示,她是代表南京體育學院去接受贊助費。

  對於小金庫資金的去處,承辦人介紹,基本用在日常消費和購買名表上。2012年,張雄在英國倫敦參加奧運會期間,就讓孔某從小金庫中取錢,後來,孔某給張雄轉了22萬元,張雄用這筆錢購買了一塊勞力士手錶,其他的錢轉到卡裡用於自己消費。

  把學校的錢當成了自己的錢

  辦案人員介紹,2009年,張雄購買的別墅開始裝潢,他安排人以“購買體育器材”名義開出了價值23萬元的發票,其實是為自己購買了鋼琴,以及電視機等家用電器。

  2011年,張雄在南京東郊賓館為女兒舉辦新婚答謝宴,費用合計10萬元。張雄直接安排游泳中心等3個部門的負責人到東郊賓館以“接待”的名義開了3張發票,共計15萬元,剩下的錢張雄為自己辦了一張貴賓消費卡。

  事實上,張雄獎金頗豐,收入不低。早在1992年,他就曾得到30多萬元獎勵。案發後,辦案機關在他家裡搜到了20多塊名表。“確實有用貪污款購買的,但大部分都是花自己的錢。”張雄說。

  從2006年到案發,張雄所有貪腐行為均為指使他人幫他完成,涉及南京體育學院10餘人。正如承辦人所說,這些人均是給張雄跑腿,張雄強勢、霸道,即便他們知道有問題,可是不敢問,也不敢管,更不敢拒絕。張雄自己也可能以為,沒人敢把這些事情捅出來。

  檢察官李霞說,這一切與張雄的居功自大有關。張雄完全把學校當成自己家,把學校的錢當成了自己的錢。

  據瞭解,2015年年初,國家體育總局一起貪腐案件牽出了張雄涉嫌貪污的線索。

  公開報導顯示,2014年7月28日,中央第十一巡視組進駐國家體育總局進行巡視。3個月後,國家體育總局游泳中心花樣游泳部主任俞麗因涉嫌操縱比賽,收受不正當賄賂,被帶走調查。2016年5月一審被判處有期徒刑5年。

  與張雄的經歷相似,俞麗於1970年加入北京游泳隊,1974年退役,曾任北京體育學院游泳教研室教師、國家體育總局(國家体委)游泳部(處)幹部、副處長、國家級裁判等職。從2002年起,為花樣游泳國際級裁判。

  俞麗是第一個被帶走調查的官員,2015年,國家體育總局更是發生“官場地震”。

  除張雄,2015年5月,國家體育總局自行車擊劍運動管理中心副主任沈利紅被帶走調查;3個月後,國家體育總局排球運動管理中心主任潘志琛被組織調查。2015年9月,中紀委對國家體育總局副局長肖天嚴重違紀問題進行立案審查。

  在中國體育界,很多金牌項目的背後,都有一個俞麗式的人物。一方面,他們引領著隊員在國內外賽事上取得了驕人戰績,為競技體育發展作出不可磨滅的貢獻。而另一方面,他們又在各自的圈子內擁有很高的權威和“話語權”,因為缺乏監督,他們掌握著運動員的“生殺”大權,甚至操縱比賽,將各種腐敗行為掩蓋在金牌的光環之下。

  張雄在懺悔書中寫道,“當了領導幹部後,幾乎沒有進行系統的法制教育和法律知識的學習,法制觀念淡薄,行事沒有底線,對自己已經涉法、觸犯法律,完全認識不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