京新高速建設幕後:工人兩月不洗澡 出汗只能等曬乾
2017/07/17 10:07 | 來源 / 中國交通報

  在建設者看來,進度和品質之間的關係十分微妙。業主和監理互相配合共同指導和監督施工企業實現品質和進度的目標。施工企業通過優化施工組織方案,增加人員和設備的投入,在品質達標的前提下,儘量縮短施工時間。

  京新高速公路。章軻 攝

  在新聞報導中,我們有意識地避免“項目提前完工”“為了趕工期,專案部……”等內容,防止社會公眾對因“趕進度”造成“低品質”的懷疑和猜測。而在京新高速公路建設過程中,“趕進度”和“京新速度”值得成為宣傳和推廣的亮點。

  在額濟納旗,以胡楊和居延文化為代表的旅遊業是縣城經濟的重要支柱,但無法改變水資源匱乏的狀況,城市居民都習慣了飲用水渾濁、鹼性超標,甚至夾雜著沙子。

  由中國交建承建的臨白三標共358公里,其中200多公里分佈在無人區,無水、無電、無信號、無人煙。建設者在中國最美沙漠巴丹吉林沙漠穿行,卻無暇留意沙漠的美。

 

  京新高速公路無人區提醒。章軻 攝

  確實,巴丹吉林的美屬於阿拉善,建設者什麼都沒有。

  額濟納旗常住人口1.8萬,總人口約3萬人,但參與中交京新高速臨白段(阿拉善盟段)三標建設的工人高峰期將近1萬人。大量的資源消耗,給物資補給帶來巨大壓力。

  “專案管理人員和施工人員沒日沒夜進行施工作業,沒有什麼閒置時間。我們無奈式給他們安排滿工作,就是怕他們閑下來想得多,留不下。” 中交京新高速臨白段(阿拉善盟境內)3標專案總承包部總經理劉永明說。

 

  建設者們的簡易午餐。馮毅 攝

  乍一聽,專案管理者慘無人道,不體諒建設者疾苦,實際不然。

  冬天上路施工,隨身攜帶的瓶裝水很快變成冰疙瘩;夏天撒出去一瓢水,沙地上幾乎留不下痕跡;每年會遇到100多場沙塵暴,風沙過後,滿目瘡痍;兩個月不洗澡,出了汗,只能等著曬乾……

 

  風沙大,建設者們幹勁更大。黃朝華 攝

  項目上很多建設者都是剛畢業的“小年輕”,沒有吃過這樣的苦。“分項工程一完工,馬上結帳,讓施工隊趕快回家。”劉永明介紹說。

  “趕快回家”可能是每一名建設者心中的執念,工作不能停。

 

  風沙大,建設者們幹勁更大。黃朝華 攝

  春季蒸發量小,用水少,是填方施工的黃金期。臨白三標一開春就組織開展填挖方作業,加大人員和設備的投入,僅用兩個多月就完成了4200萬填方,1200萬挖方,路基基本成型。

  為了避免“火上澆油”,在高溫環境下進行油面作業,臨白三標倒排工期,將瀝青攤鋪集中在5—6月進行。高強度的施工作業,建設者根本停不下來。停下來,就意味著自己將在7—9月,42攝氏度高溫下,與100攝氏度瀝青為伴。

  ……

  2016年7月22日,中國交建臨白三標項目實現了全線第一個全標段貫通,比計畫工期提前60多天,意味著建設者可以在風沙和高溫中少煎熬60多天。

 

  京新高速公路提示水源點位置。章軻 攝

  在京新高速暨國高網建設成就主題宣傳採訪活動座談會上,劉永明向記者講述身邊的感動:“項目快建成的時候,我到最遠的標段,看到項目上的一個小姑娘。”說到這裡,這位元幹了一輩子工程、即將退休的老公路人潸然淚下。他曾三次試圖講完這個故事,但都因情到深處幾度哽咽,無法繼續。不知是受劉永明感染,還是同樣觸碰到內心中最柔軟的部位,中國中鐵總承包部總經理孫玉國也抽出紙巾,抹掉落下的淚。

 

  劉永明在講述過程中潸然淚下。

  全場安靜得只能聽到劉永明的抽泣,所有人的目光都聚焦在他身上,希望能知道故事的結尾。他穩定了情緒說:“這幫年輕人不容易。”隨後,全場掌聲雷動。

  座談會後,沒有人再去詢問故事的結尾,但都在猜測。我腦海中浮現出一個曬得黝黑,蓬頭垢面的年輕姑娘,嘴唇乾得翹了皮,咧著嘴笑。

 

  通車現場的施工企業代表。章軻 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