尋訪駐村扶貧幹部足跡 脫貧成績單浸潤這些人的心血
2017/05/20 09:05 | 來源 / 新華社

  新華社北京5月19日電脫貧攻堅涉及千家萬戶,經過努力,2013年至2016年,全國每年農村貧困人口減少超過1000萬人。成績單後面,浸潤著扶貧一線駐村幹部的心血。近日,記者尋訪河北、黑龍江、甘肅、安徽、新疆5地扶貧幹部的足跡,展現他們的工作片段。雖是點滴記錄,但可窺見紮根全國12.8萬個貧困村里,扶貧幹部的熱血與奮鬥。

  河北駐村工作組:幫扶到群眾心坎上

  大森店村4戶五保戶、17戶低保戶,誰家有病人、收入來源有哪些、最渴盼什麼……精準脫貧駐村工作組把這些信息熟記在心。

  河北省秦皇島市青龍滿族自治縣隔河頭鎮大森店村,位於兩條山溝裡,通過易地搬遷、建合作社等措施,2015年已整村脫貧。

  2016年2月14日,大年初七。秦皇島市科協的侯芳、佟計強、鄭紅山組成3人工作組進駐大森店,著重進行脫貧之後的鞏固提升工作。

  怕村民因病返貧,工作組聯繫醫院來義診;村民種果樹缺技術,他們創辦科普學校,邀專家來上課;五保戶、低保戶條件差,他們多次走訪想對策……

  記者近日跟隨工作組見到70歲的五保戶鮑萬勝,耳聾且腿疼,他甚至沒有自己的房子,和叔伯兄弟一起住。他佈滿繭子的雙手,因類風濕而導致骨節凸起,幾乎喪失勞動能力。

  “他們如同我們的父兄,看著他們的境況,心中揪疼。”侯芳說。工作組希望幫村里做強合作社、發展農家休閒遊壯大集體經濟,讓村里有實力給五保戶、低保戶更多生活上的照顧,讓他們感到更有依靠、更有溫暖。

  侯芳作為組長,扶貧期限是2年,滿1年就能“撤”的佟計強、鄭紅山自願留下來。工作組的日常工作包羅萬象:調解糾紛、爭取項目、巡山防火。

  “只要看到山上冒煙,撒開腿就往那邊跑,山上栽滿果樹,一把大火可能燒掉村民致富的希望。”佟計強說,防火這根弦一年四季都緊繃著。

  安徽駐村第一書記:作村民脫貧的主心骨

  “剛才向你反映的修路問題,如果沒有眉目,你就別再來了!”安徽省石台縣河口村駐村“第一書記”李朝陽入戶走訪剛開始,就被當地村民“將了一軍”。

  2014年,安徽省民委選派李朝陽來到河口村。這已是他任職的第二個貧困村。此前,他在淮南市楊鎮回族村擔任了兩年“第一書記”。

  剛來的時候,河口村432戶,其中貧困戶141戶。村民如此“將他的軍”,李朝陽認為,“群眾這麼說,說明他們苦怕了。”

  經過努力,李朝陽帶領村里爭取到了安徽省民委機耕路項目,真把路給修通了,村民們服氣了。

  他獲悉安徽省出台了關於實施光伏扶貧項目指導意見,立即為村民申請。有的老百姓根本不信:太陽光也能掙錢了?老百姓還能把電賣給國家?後來事實證明,申請到光伏項目的貧困戶,每戶每年有3000元收入。

  短短兩年,在他的幫助下,河口村先後成立了食用菌種植合作社、生態富硒茶種植合作社、生態黃牛養​​殖合作社。

  61歲的馬宏喜自從成為食用菌種植合作社第一批社員,“好像有了主心骨,感覺生活有了奔頭”。他說:“最重要的是讓我明白了該發展什麼,朝什麼路子奔。”

  “幾年的駐村扶貧經歷,雖然也吃了一些苦,但很充實。”李朝陽在村里的任期將在2017年10月結束。他感到還有許多事情沒做完,已主動向組織遞交了再乾一任、徹底打贏脫貧攻堅戰的《請戰書》。

  新疆“訪惠聚”工作隊:相親相愛一家人

  “雖然我們沒有血緣關係,但只要常走動,一定會比親戚還親。”新疆維吾爾自治區策勒縣恰哈鄉恰哈村的村民亞森·加馬力對駐村“訪惠聚”工作隊如此說。

  今年,策勒縣有130個“訪惠聚”工作隊共598人,進駐全縣130個村(社區)。

  3月初,9名來自新疆新聞出版廣電局駐恰哈村的工作隊隊員全部到位。一上崗,他們就開始入戶走訪,結對子、認親戚。

  駐村隊員與大家同學習、同勞動、同吃一鍋飯,詢問他們的生產生活情況,了解致貧原因,定期開展幫扶活動。“每次見面,雙方都感覺很親切,親戚越走越親。”村民喀伊木·克熱木說。

  在入戶走訪過程中,工作隊發現村里大部分“80後”“90後”不會講漢語,外出務工受限,就組織開辦雙語夜校。“還有夫妻倆抱著3歲孩子一起來聽課的。”工作隊隊長熱甫卡迪江·黑力力說。

  除了日常課程,夜校還講述最新出台的法規和惠民政策。通過學習,很多青年學生自我發展、自我造血能力逐步增強,有的還開始報名參加外出務工招考。

  在這裡,工作隊沒有周六日。恰哈村海拔2000多米,隊長熱甫卡迪江時有呼吸不暢,最終從鼻竇炎演變成哮喘,醫生一再建議其住院,但他仍舊堅守崗位。

  “工作隊有時加班到早上7點,一夜未閉眼,白天繼續幹活。”隊員原琦說,看到村民們日子過得一天比一天好,再苦再累都值。

  黑龍江駐村第一書記:讓村集體帶動貧困戶

  在黑龍江省財政廳工作的馬國澤,2015年被派到貧困村黑龍江省蘭西縣蘭西鎮林盛村做第一書記。

  到村里後,他換上迷彩服和膠鞋,挨家挨戶走訪。“剛來時大家都不相信他,認為他一個書呆子來農村幹啥,還不是拿穀子當韭菜。”林盛村70多歲的老黨員龔萬福說。

  在馬國澤的帶領下,村里黨員會開得多了,黨的組織生活過起來了,凝聚力戰鬥力明顯增強,去年還發展了1名新黨員。村民們逐漸改變了對他的看法。

  馬國澤不但為村里拓寬了道路、裝上路燈、修建大棚,還帶來新的思想,帶領老百姓調整種植結構。

  林盛村目前有貧困戶27戶,基本上都是沒有勞動能力的。他意識到要想讓他們脫貧得依靠產業,就帶領村民成立了呼蘭河右岸穀物專業種植合作社,服務涵蓋果蔬、禽蛋、雜糧等。

  由於合作社種植的蔬菜是高端產品,不適合貧困戶參與進來。他把村集體經濟與貧困戶打包,對合作社銷售利潤的10%提成,成立林盛村扶貧基金,專門用於貧困戶脫貧。

  在馬國澤的帶領下,林盛村成立千畝雜糧示範田,把貧困戶的地收上來,採用地租加分紅的模式,讓貧困戶帶地入社享受扶貧基金,每個貧困戶每畝增收1500元。

  甘肅扶貧站站長:對接政策惠及每個貧困戶

  踏著羊和人共同踩出的山間小路,記者跟隨甘肅省定西市臨洮縣太石鎮扶貧站站長孫斌,入貧困戶家走訪。

  “上樑村和下樑村,是臨洮縣最貧困的地區,貧困發生率接近40%。”孫斌邊說邊走進上樑村低保戶張國禮家。

  79歲的張國禮拄著拐杖,兒媳婦因病去世後,兒子遠赴青海打工,他帶著9歲的小孫子和輟學的大孫女住在危房裡。“上次去醫院,有人建議我把壽衣先穿在裡面,不知道哪一天人就沒了。”老人說著眼裡泛出淚光。

  “這樣的低保戶,上樑村還有不少。他們或是因為疾病,或是因為老邁而喪失勞動能力。”孫斌說。

  他扶貧的秘訣是:首先要精準識別,確定哪些人需要扶。其次是了解每家每戶的致貧原因。“貧困有共性原因,但肯定也有特殊原因,找准問題才能找對幫扶路子。”

  確定幫扶措施後要嚴格執行。“我們做的工作主要是幫助貧困戶對接享受國家、省級、市級的扶貧政策,爭取不遺漏一個貧困戶。然後利用政策發展產業帶動貧困戶脫貧。”

  孫斌表示,精準脫貧的推進要步步為營,穩紮穩打,確保貧困戶脫貧不返貧,而這就要完善貧困地區基礎設施建設,帶動發展適宜富民產業,給當地村民提供獲得穩定收入的機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