航太專家:航太不是放炮仗 最終要體現民用
2017/04/21 13:04 | 來源 / 錢江晚報

  2017年4月20日,海南文昌,天舟一號貨運飛船在夜幕中冉冉升空。東方IC 圖

  “天舟一號裡的專案都是精挑細選的最前沿的技術,去太空進行驗證。”載人航太空間應用系統副總師、中心系統部主任張濤說,這次天舟的主要任務是和天宮二號對接後,將推進劑送到天宮二號上去。貨運飛船的發展對我們空間站的建設而言是必需的一步,相當於在軌加油機。

  此次發射也是為空間站建先進的實驗平臺做驗證。“一個載荷支持多種類型實驗,更像是一個實驗室。未來很多科學領域,會依靠建立這樣的實驗室長期輪流來支持實驗專案。”

  載人為建站,建站為應用。張濤說,目前建空間站的技術就剩下補給這一項了,其它都驗證過了。天舟一號驗證完成,建空間站的技術就比較完整了。而載人航太層面我們發展很快,但和國際上一些先進國家相比還有差距,我們正加速追趕。

  技術驗證一旦通過,不僅可以讓在太空中的宇航員更好地做實驗,地面上的科學家也可以即時觀察太空裡的實驗,甚至可以直接遙控,“以後在空間站會有遙科學這種概念,科學家在地面做實驗和在太空中是一樣的。”張濤說,因而天舟一號意義很大,無論是對飛行器還是對空間應用任務,有承前啟後的作用,意味著從空間實驗室階段跨到空間站階段。空間站特點就是長期有人照料,可以進行大規模的實驗項目。

  那麼,在給天舟一號打包東西時,是不是也挺頭疼的?畢竟只有這點空間。

  對此,張濤笑稱,確實要比地面複雜。在地面最直觀的是集裝箱配載,散貨裝到一個集裝箱裡就是很複雜的事情。天舟一號更麻煩,要把貨物放進去,不僅要安全上天,還得好取好用,先用的先取,後用的後取,就需要有收納技巧,取用完之後的空間塞垃圾,“要從各個維度考慮。這是很複雜的優化問題,看著是小事,其實需要很多專業方法。”

  這種擺放有何要求?張濤說,地面試驗可以有大實驗室實驗台,放很多儀器鋪開。在太空上空間有限,每設計一個實驗平臺相當於在有限的空間實現一個完整的實驗室。

  目前,國際上一直在提商業航太,國內也在提,但張濤覺得這並不只為了掙錢,主要也還是為了把航太成本降下來。同時把各種應用用於地面。“航太最終還是要體現應用效益,而不是說只是講故事或者放個大炮仗,要體現到民用的。”

  在空間實驗比較複雜,但為了提升技術能力,張濤等科學家也在研究是否可以像AR技術一樣,實物和資料疊加起來的設備。這樣可以讓太空人在執行任務或者訓練時更直觀,就像電影終結者裡一樣,有操作提示,一眼看去就會在眼前出現物體尺寸、溫度、材質等。看到的東西會有操作提示,確保操作精准有效。

  張濤說,未來發射載人飛船和載貨飛船的頻率會比較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