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名紅通人員”公佈兩周年:已有40人歸案 超六成系自首
2017/04/21 11:04 | 來源 / 中紀委監察部網站

  2016年11月16日,在中央反腐敗協調小組國際追逃追贓工作辦公室的統籌協調下,經中央有關部門和浙江省追逃辦密切協作,潛逃海外13年之久的“百名紅通人員”頭號嫌犯楊秀珠回國投案自首。來源:中紀委監察部網站

  距離中國官方首次曝光“百名紅通人員”名單已過去整兩年。

  2015年4月22日,國際刑警組織中國國家中心局集中公佈針對100名涉嫌犯罪的外逃國家工作人員、重要腐敗案件涉案人等人員的紅色通緝令,加大全球追緝力度。

  兩年來,名單上已有40人陸續成功歸案,超6成為經勸返回國投案自首。這些人外逃前均牽涉經濟問題,其中有19人涉嫌貪汙,7人涉嫌受賄。公開報導顯示,他們中已有人在國內接受司法審判。

  兩年來,“海外不是法外”的反腐敗態勢已經形成。今年在開展“天網2017”行動的同時,將抓緊構建不敢逃、不能逃的機制,“讓已經潛逃的無處藏身,讓企圖外逃的丟掉幻想”。

  40人已成功歸案 超6成經勸返投案自首

  本月17日,“百名紅通人員”第75號、原寧波遠望技工貿公司副總經理李世喬從加拿大回國投案自首。至此,“百名紅通人員”名單上已經有40人成功歸案。

  天網恢恢,雖久必追。在這些人中,外逃時間最久的原深圳玉威實業公司總經理朱海平,至2016年7月投案自首時已藏匿美國18年。楊秀珠、黃玉榮、閆永明、朱振宇、張麗萍、王誠建、楊進軍、戴學民、王佳哲等人的外逃時間也超過了10年。

  美國、加拿大是這40人外逃的主要目的地。亞洲國家泰國、新加坡、馬來西亞、韓國等國也是一些外逃人員的藏身之地。也有人選擇逃往幾內亞比索、迦納等較為“冷門”的非洲國家,甚至還有加勒比海島國聖文森特和格林納丁斯群島這樣的尚未建交國。

  “我們是偷渡去的‘聖格’,即使這樣仍沒能逃脫,當地政府還派出警力全力配合中國抓捕,祖國力量的強大使我深受震撼。”正如“百名紅通人員”第41號張清曌在懺悔錄中所言,時至今日,天涯海角都不再是外逃者的“避罪天堂”。

  記者梳理發現,有25人經勸返回國投案自首,超過40名到案“百名紅通人員”的6成。此外,楊秀珠胞弟、原溫州市明和集團公司法人代表兼總經理楊進軍等7人被強制遣返;廣東省廣州市花都區原政協主席王雁威等6人被緝捕;另有2人死亡。

  從涉嫌罪名上看,這40人外逃前均牽涉經濟問題。有19人涉嫌貪汙,7人涉嫌受賄,4人涉嫌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4人涉嫌詐騙,3人涉嫌職務侵佔,另各有1人涉嫌洗錢、挪用公款以及行賄。

  公開報導顯示,已有“百名紅通人員”在國內接受司法審判。2016年7月26日,北京市首個歸案的“百名紅通人員”孫新以挪用公款罪和貪汙罪被判處有期徒刑14年半。2017年1月23日,經江西上饒市中級人民法院公開審理,“百名紅通人員”第2號、江西省鄱陽縣財政局經濟建設股原股長李華波被判處無期徒刑。

  中央追逃辦負責人表示,外逃人員主動回國投案自首的將依法予以從寬處理,對外逃不歸、逃避處罰的將一追到底並依法從嚴懲處。

  除這40人外,其他“百名紅通人員”也有跡可尋。王清偉、賀儉、賀業軍、胡玉興、虞泰年、李文革、楊希利、陳興銘等人就曾被媒體提及近況。他們有的在華人超市當過銷售員,有的在經營一家農場,有的被曝在當地擁有價值65萬澳元的住宅。

  今年4月,據美國多家媒體報導,“百名紅通人員”湖北省武漢市原發改委主任徐進和其妻、中國人保湖北分公司原副處長劉芳,捲入一起EB-5投資移民詐騙案,兩人通過詐騙項目獲得了綠卡。有律師表示,因為涉嫌簽證欺詐,二人並沒有資格申請移民美國,等待他們的將是被遣返回國。

  國際合作亮點頻現 楊秀珠等個案取得突破

  “中國正在全力反對腐敗,希望美方在追逃追贓方面給予中方更多配合。”當地時間4月7日,在同美國總統特朗普舉行正式會晤時,習近平主席明確表明態度。特朗普表示,美方支持中方追逃追贓方面的努力。

  中美兩國間反腐敗合作,正通過既有機制不斷發揮作用。“百名紅通人員”頭號人物、浙江省建設廳原副廳長楊秀珠的成功歸案,就得益於中美執法合作聯合聯絡小組(JLG)的正常運行。

  在向法國等國申請“避難”失敗後,2014年5月,已竄逃多國10餘年的楊秀珠把最後希望寄託在了美國。然而在用偽造的荷蘭護照抵美後不久,美方就將其逮捕並羈押。年底,中美雙方在北京舉辦JLG第12次會議,楊秀珠案被列為中美頭號追逃案件進行集中突破。

  在看到“避難”申請無望,特別是2015年9月18日,其胞弟楊進軍在潛逃美國14年後依然被遣返回國,楊秀珠的心理防線逐漸崩塌。2016年7月,楊秀珠請求美方撤銷“避難”申請,正式提出願意回國自首。8月,美國移民法庭當庭判發遣返令。11月16日,楊秀珠正式歸案,追逃工作圓滿收官。

  目前,包括楊秀珠案在內,JLG主導下中美共同確定的5起重點個案中,3人已歸案,1人被判刑,1人被美方刑事起訴。

  中國與其他西方國家的反腐合作同樣進展明顯。2015年7月17日,中法引渡條約正式生效。一年後,公安部“獵狐行動”首次從法國引渡一名涉嫌非法吸收公眾存款罪逃犯。同年12月13日,中意引渡條約、刑事司法協助條約正式生效。2016年9月,中國與加拿大簽署《關於分享和返還被追繳資產的協定》,為跨境追贓搭建合作機制。中國與紐西蘭在重點個案上開展良好合作,吉林通化金馬藥業有限公司原董事長閆永明在去年回國投案自首即是例證。

  中央紀委監察部網站統計,2016年從美、加、澳、新等西方發達國家追回來的外逃人員,相較於2015年有較大提升,彰顯出雙邊反腐敗合作平臺的管道作用。

  近年來,中國已參與包括聯合國、亞太經合組織、二十國集團和金磚國家在內的15個全球和區域反腐敗多邊機制。

  2014年11月,在擔任亞太經合組織反腐敗工作組主席期間,中國主導通過《北京反腐敗宣言》,成立APEC反腐執法合作網路,包括美國在內的與中國沒有簽署引渡條約的國家簽署了宣言。

  2016年9月初,二十國集團(G20)杭州峰會成功召開。G20各國領導人一致批准通過《二十國集團反腐敗追逃追贓高級原則》、在華設立G20反腐敗追逃追贓研究中心、《二十國集團2017-2018年反腐敗行動計畫》等重要反腐敗成果。11月,我國首個區域反腐敗合作專案中國—東盟反腐敗研討班在雲南開班。

  追逃追贓“戰果”顯著 今年重點追繳涉案資產

  “2014年至2016年,我國先後從90多個國家和地區追回外逃人員2566人,其中黨員和國家工作人員410人,追回贓款86億元人民幣”“1283人主動回國自首或被勸返回國,新增外逃人數從2014年的101人降至2015年的31人,再降至2016年的19人……”

  這是3月下旬從全國追逃追贓工作培訓班上傳來的資訊。十八大以來,作為全面從嚴治黨和反腐敗鬥爭的重要一環,國際追逃追贓工作不斷取得新成效。中央紀委秘書長楊曉超評價,海外“避罪所”坍塌,“海外不是法外”的反腐敗態勢已經形成。

  此輪跨境追逃發力始於3年多以前。2014年1月召開的十八屆中央紀委第三次全會,對追逃追贓工作作出全面部署,要求加大國際追逃追贓力度,決不讓腐敗分子逍遙法外。

  經研究決定,中央反腐敗協調小組負責統籌協調國際追逃追贓工作,下設國際追逃追贓工作辦公室,中央紀委、最高法、最高檢、外交部、公安部、國家安全部、司法部、人民銀行作為辦公室成員,各司其職、共同參與。

  “中央追逃辦成立後,統籌協調各部門資源,形成工作合力,改變了以往‘九龍治水’、單打獨鬥局面,大大提高了追逃效率。”中央紀委國際合作局有關負責人表示。

  公安部“獵狐2014”專項行動率先發威。從當年7月至年底,短短半年時間就從69個國家和地區成功抓獲外逃經濟犯罪人員680名,相當於2013年全年抓獲總數的4.5倍。這其中還包括117名潛逃境外10年以上的外逃犯。

  此外,最高檢從當年9月起開展為期半年的職務犯罪國際追逃追贓專項行動,集中追捕潛逃境外的職務犯罪嫌疑人。央行聯合公安部、最高法、最高檢、國家外匯管理局下發通知,對地下錢莊違法犯罪活動,利用離岸公司帳戶、非居民帳戶等協助貪汙賄賂等上游犯罪向境外轉移犯罪所得及其收益的犯罪活動等進行集中打擊。

  不僅中央層面“給力”,國際追逃追贓在省市一級也在“佈局”。截至2015年4月底,全國31個省區市和新疆生產建設兵團已全部成立省一級追逃辦,部署本地區反腐敗追逃追贓工作,辦理中央交辦的或本地區重大外逃案件。

  今年是反腐敗國際追逃追贓工作全面深化之年。3月7日,中央反腐敗協調小組國際追逃追贓工作辦公室召開會議,宣佈啟動“天網2017”行動。職務犯罪國際追逃追贓專項行動、“獵狐2017”行動、打擊利用離岸公司和地下錢莊向境外轉移贓款專項行動將繼續展開。

  值得關注的是,與往年相比,以追贓促追逃將成為“天網2017”行動亮點。今年1月,最高法、最高檢出臺《關於適用犯罪嫌疑人、被告人逃匿、死亡案件違法所得沒收程式若干問題的規定》,旨在集中時間和力量追繳一批腐敗涉案資產。

  兩年時間過去,懲治腐敗的天羅地網已撒向全球。“讓已經潛逃的無處藏身,讓企圖外逃的丟掉幻想”,習近平在十八屆中央紀委六次全會上的指示,正一步步成為現實。

  在重要國際場合,中國官方不失時機地提出中國立場,給出中國方案,彰顯中國智慧,力促反腐敗國際合作惠及各方,也最大限度壓縮外逃貪官的海外生存空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