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秘“將軍搖籃”國防大學指揮員班:少了官架子 多了書生氣
2017/03/21 10:03 | 來源 / 中國青年報 | 點擊數:

  早春時節,數百名來自各戰區、各軍兵種和軍委機關的軍師職幹部走進被譽為“將軍搖籃”的國防大學指揮員班,開始了為期一年的學習。這是國防大學第47期指揮員班。

  “這一批指揮員班學員虎虎生威、精神振奮,他們帶著習主席和全軍官兵的囑託而來,帶著新一輪強軍改革的使命召喚而來。”談起第47期指揮員班,國防大學聯合指揮與參謀學院六隊隊長李緒成激動地說。

  李緒成調任聯合指揮與參謀學院工作已有4年,在他看來,今年入學的指揮員班學員,雖然不少已年過半百,但普遍朝氣蓬勃、熱愛學習。

  學員李維國,入學前是解放軍第309醫院院長。309醫院和國防大學是“鄰居”,但李維國除了週末,沒有一次請假回家。學員遊光榮的家也離國防大學很近,上週末他回了一趟家,返校時帶回兩個大箱子,裡面裝的是近百本書。

  筆者正採訪李緒成時,學員王長勤來找隊長請假。他的工作單位是國防大學隔壁的軍事科學院。原來,在入學之前,上級部門就已安排他到駐港部隊作一場報告。如今角色轉變了,他必須重新逐級請假。王長勤準備和對方協調,儘量把講課時間定在週六,“這樣一來週五離校,周日就可以返校,只需佔用一天正課時間”。

  這一樁樁小事讓筆者感慨,和過去真的不一樣了。曾幾何時,一些高中級幹部來校進修,疏於學習卻熱衷於聯絡,其中還不乏帶車住校、找人代筆等現象。如今,這裡少了官架子,多了書生氣,用學員的話說就是:“應酬沒了,事務減了,內心靜了,思考多了,鑽研打仗、刻苦學習真正成為大家的價值追求和生活常態。”

  高中級幹部作風學風的轉變,得益於黨的十八大以來全軍正風肅紀的顯著成效,也離不開國防大學加強校風學風建設的種種努力。近年來,該校把落實習主席關於作風建設的要求作為校風建設的“生命工程”,突出抓好高中級幹部學員教育管理,連續出臺從嚴治校規範性檔,從嚴治教、從嚴治學、從嚴治考、從嚴治研、從嚴治管,把從嚴治校貫穿辦學育人全程。

  2月28日,入學第一天,該校首先要求這些高中級幹部學員實現“三個轉變”:即從工作到學習的轉變,從部隊生活到學校生活的轉變,從領導幹部到普通學員的轉變,當好“普通黨員、普通學員、普通一兵”。

  這“三個普通”,做起來並不簡單。為了督促大家從入學伊始就以高標準自我要求,該校聯合參謀與指揮學院為每名學員建立了考勤登記本,凡是操課不到位、作業不及時上交等事宜都會被登記在冊,進行量化評分,每半年評選一次“全勤學員”,請假累計兩個教學日以上的將失去評選資格。

  除了考勤登記,讓學員們備感壓力的還有考試。筆者瞭解到,今年7月,學員們就將迎來軍事和政治兩門大考,涉及上半年所學5門統訓課程的全部內容,分理論筆試和口試答辯兩種方式進行。其中理論考試通過電腦進行,70分鐘內要完成110道題,答題結束後系統直接打分。口試答辯中,學員更是要同時面臨5名專家的質詢。

  同時,該校還規定,學員不合格科目數量不設上限、不搞平衡和照顧。對於這些上了一定年齡的高中級幹部學員來說,由此帶來的壓力可想而知。“幾乎不需要動員,大家一入學就上緊了學習的發條。”學員一隊政委赫建甯告訴筆者。

  筆者來到步兵第一師政委、學員陶向明的房間裡,他正在閱讀美國戰略理論家柯林斯的著作《大戰略》,500多頁的大部頭只剩下幾十頁了。

  陶向明非常看重這次的學習機會,入學前他就給自己定了兩個目標:一是系統補一補軍事理論課;二是圍繞自己的工作崗位進行一些課題研究。

  在部隊工作期間,陶向明一直非常關注新兵和新幹部的思想問題。帶著一連串的問題來到國防大學,陶向明想借著難得的上學機會向專家教授們好好請教。上一周,他把上報的年度課題聚焦在基層官兵意識形態問題上。

  陶向明所在的學員班,分屬海軍、陸軍、空軍、火箭軍、戰略支援部隊等5個軍種和部隊,他們在軍委機關、戰區、軍、師、旅5個層級工作,而且是在軍事、政工、後勤和裝備工作等不同崗位擔任領導職務,平日裡大家聊得最多的話題就是聯合作戰。除了課堂裡,更多的交流探討發生在操場、飯堂和宿舍。

  “大家湊在一起,分明就是一場聯合戰役的預先籌畫!”陶向明感慨地說,“分班看似小事,實際上卻體現了軍委機關和國防大學培養聯合戰役指揮員的良苦用心。”

  指揮員班學員進校學習,恰逢新一輪強軍改革正轟轟烈烈地展開。紅山腳下的最高軍事學府內看似平靜,但強軍改革的洶湧浪潮、新軍事變革的八面來風都在這裡彙聚,強烈的危機感與責任感壓在學員們肩頭。

  一堂堂精品大課,一次次研討交流,無不在提醒著這些將校軍官:如何在時代大考中交出優秀答卷?

  “國防大學,‘國’字在前,‘大’字隨後。在這樣一所軍事學府學習深造,我們不能不懷著對國家和民族高度負責的心態,去完成我們新的時代考題。今天在國大學習,為的是明天在沙場亮劍。”天津陸軍預備役高射炮兵師政委、學員白恒昌這樣形容入學以來的學習狀態。筆者採訪時,發現他已寫了1萬多字的讀書筆記。

  海軍驅逐艦某支隊支隊長、學員杜政軍,在過去7年裡,兩次參加亞丁灣護航,平均每年出海時間長達150天。“上一次到院校學習還是2002年,15年來的求知欲此時得到了徹底地激發和釋放。”開學第二天,杜政軍就去學校書店買了《美國海外軍事基地》《強軍策》《從戰爭中走來》3本書。

  結束採訪離開時,夜已深沉,但指揮員班的學員依舊在挑燈夜戰,筆者心生感慨:“一年以後當這數百名學員重回崗位時,他們將帶領多少個軍、師、旅啊。從某種程度上說,他們就是中國軍隊現代化建設的未來。”